最古老的智人化石

2018-02-08 19:20安·吉本斯晨飞
飞碟探索 2018年1期
关键词:智人尼安德特人

安·吉本斯+晨飞

几十年来,研究人类起源的科学家已经把东非大裂谷找了个遍。现在,他们的追寻征程意外地在摩洛哥西部绕了个道:研究人员将在欧霍德山的山洞里发现的一个一直被忽略的头骨重新定年为30万年,还发掘出了新化石和石器。这个头骨是目前最古老的智人化石,把人类出现的时间又提前了10万年。

这个头骨的面部和现代人类似,比较扁平,但后脑比较瘦长,不像现代人这样像个球形。这些发现还表明,人类最早的进化阶段可能早已在非洲大陆完成。德国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的考古学家迈克尔·佩得拉利亚说:“当时这些人类正处于世界的边缘。”

1961年,在距摩洛哥西海岸75千米的欧霍德山,寻找重晶石矿物质的矿工偶然发现了一个完美的头骨化石。这个头骨虽然很大,但形状是原始人头骨,所以最初考古学家将其认定为非洲的尼安德特人。2007年,研究人员根据一颗牙齿的放射性测年结果,认定这个头骨的主人生活在16万年前,表明这个化石来自一个更古老的物种,也许是海德堡人。海德堡人可能是尼安德特人的祖先。无论如何,该头骨看上去仍然比人们之前认为的最早的智人化石年轻。

那些化石发现于东非,那里一直被认为是人类进化的摇篮。研究人员给发现于埃塞俄比亚赫尔托的智人头骨定年为大约16万年,在更南边的奥莫基比什出土的两个头盖骨被定年为约19.5万年,这是目前得到广泛认可的人类祖先。佩得拉利亚说:“科学界普遍认为,智人生活的年代是大约20万年前。”

一些研究人员认为,我们这个物种可能早就有了。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古人类学家约翰·霍克斯说:“遗传学家把人类和人类最亲近的表亲尼安德特人之间的分界置于50万年前,所以大家都对在非洲发现的20万年前的人类祖先的踪迹抱有很大的期望。”

法国古人类学家让-雅克·胡布兰1981年开始研究欧霍德山发现的颌骨。后来,他到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工作,并得到资助,进入位于摩洛哥马拉喀什以西100千米的山洞(现在已坍塌)发掘。胡布兰的团队于2004年开始新的发掘工作。胡布兰说:“我们非常幸运,不但完成了给一小块完好无损的沉积层定年的工作,而且得到了更多的原始人类化石。”

这个团队新发现了至少5个原始人的化石,有头颅、下颌、牙齿、腿和胳膊骨头,其中有一个小孩和一个青少年,大多数来自同一地层,也有一些石器。在他们详细的化石统计分析中,胡布兰和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的古人类学家菲利普·贡兹发现了一个不完整的新头骨,眉骨很薄,面孔夹在头盖骨下而不是向前突出,类似于欧霍德山出土的那个完整的头骨和现代人的头骨。但是,欧霍德山化石的脑壳很瘦长,牙齿“非常大”,像更古老的人类。

来自摩洛哥欧霍德山的化石表明,人类出现在非洲。这些新的发现可能有助于研究人员梳理这些来自60万年前的化石是如何与现代人类相互关联的。

这些化石表明,在颅骨和大脑进化成赫尔托人和现代人常见的球形之前,脸部已经具备了现代特征。胡布兰说:“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不是某一天这些人突然变成了现代人。”

尼安德特人显示了相同的演进模式:西班牙出土的40万年前的古人类化石(假定的尼安德特人的祖先)头骨瘦长,有尼安德特人的面貌特征。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古人类学家理查德·克莱恩说:“人脸最先演变这个论点貌似合理,但是研究人员还不知道推动这种演变的因素是什么。”

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考古学家丹尼尔·李克特使用一种热释光技术测量了从欧霍德山人使用的火石工具中取出的结晶矿物所处的年代,确认了欧霍德山人头骨所处的年代(这些工具也证实欧霍德山人会用火)。他得到14个时间,平均数为31.4万年,误差从28万年至35万年不等。这与另一个定年结果28.6万年(这是用改进了的放射性测量方法确定的一颗牙齿的时间,误差范围在25.4年至31.8年之間)相当,也与同一层沉积物中的斑马、豹和羚羊的定年相符。澳大利亚卧龙岗大学的地球年代学家伯特·罗伯茨说:“从定年的角度来看,我认为他们干得非常好。”

胡布兰一看到这个定年就说:“我们意识到我们已经抓住了整个物种谱系的根源。”他们的头骨变化如此之大,命名的确成问题。该团队称他们为早期智人,而不是类似奥莫人和赫尔托人的描述——解剖学上的早期现代人。

华盛顿特区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古人类学家艾莉森·布鲁克斯说:“有些人可能仍然认为这些强壮的古人类是高度进化的海德堡人,但我认为他们看上去就和我们是一个人种。”克莱因说:“主头骨看上去就像是智人的血统。”但是他们是“原始现代人,而非现代人”。

这个团队没有提出欧霍德山人是我们所有人的直系祖先的结论。相反,他们认为,这些古代人类是大约33万至30万年前散布在非洲的大型杂交种群的一部分(那时撒哈拉是一片绿洲),后来演变成一个群体向现代人类进化。贡兹说:“智人的进化是以大陆规模发生的。”

胡布兰团队发现的工具支持这个论点,包括数百块反复敲打过的石片以及两块岩芯,这是中石器时代特有的现象。一些研究人员认为,像海德堡人这样的古代人类发明了这些工具。但是新的定年表明,这些在非洲各处发现的工具可能是智人的标志。

这些发现会帮助科学家理解非洲各地发现的一些引人注目的、但定年不准确的头骨,它们都有各自的现代特征和原始特征。例如,新的定年可能会强化一个说法,即南非弗洛里斯巴德出土的一个略显古老的头骨碎片,可能已有260000年历史,可能是早期智人。但是,这个定年也可能会扩大智人与另外一个在同一时期居住在南非的纳莱迪人之间的距离。

布鲁克斯说,这些头骨之间的联系,以及在非洲各地发现的中石器时代的工具“显示了整个非洲大陆的许多交流。这是一种泛非现象,在很长一个时期,人们在非洲大陆上收扩进退。”

猜你喜欢
智人尼安德特人
科技智人
尼安德特人的鹰骨饰物
需要复活尼安德特人吗?
人类简史—智人的进化与革命
人类正从“智人”变成“神人”
智人饲养指南
关于尼安德特人你所不知的20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