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的宠爱

2018-04-14 08:01麦婉诗
广东第二课堂·小学 2018年3期
关键词:碎念记性草帽

麦婉诗

外婆的记性远不如以前好了,外公不再让她去市场卖鱼了。

以前,她会拿着新辟的几分地里收来的菜、鱼塘里捞上来的鱼去镇上的集市卖。市场离她家很远,要过几个十字路口。

那天她戴着草帽,趿上布鞋蹬着装满活鱼的三轮车吱呀吱呀地赶去市场。顺利将鱼篓里的鱼清空后,又慢吞吞蹬着三轮车回家。经过村口的十字路口时,原本熟记在心的回家路线却一下子全忘了。时值盛夏太阳很毒,炙烤着新铺的柏油路,发出刺鼻的味道。外婆戴着草帽,眯着眼睛,不断徘徊,不断看过往的车辆。交通灯绿了又红,她找不到家的方向,彷徨,不知所措。

直到遇见了一位跟她同村的开着巡逻车的治安队队员,外婆认出了他,向他问了路,她才回到家。

到家时,过了正午。外公饿着没有吃饭一直等外婆。他问外婆,外婆含糊过去。直到那名治安队队员开玩笑似的说起这件事,外公才知晓原来外婆的记性已经差到这种程度,便不再让她到镇上卖菜了。

相濡以沫一辈子,外婆的犟脾气是怎样都改不过来的。知道外公偶尔也会修理挖掘机的铲斗,还将出租屋打理得井井有条,她怎么好懒散在家,巴巴等着外公回来吃饭?况且她从几十年前开始就靠着到集市上卖菜养活了儿女,她已经习惯了打理这么多田地。她怎样都要装作很忙的样子,至少比她的老爷子还忙,就像是年轻时一样。

于是乎,外婆仍旧在菜地里种满菜。待收成时,就算送给儿孙们还是吃不完,外公亲自上阵将那些剩余的蔬菜送到附近的餐馆去,就是不让外婆去卖菜。

外婆只好低声下气跟外公商量说她可以到村口卖菜,总不会走丢的。外公答应了,并私底下跟在村口卖菜的邻居们都说了,他老婆子现在记性不好,要他们多多包涵,如果他老婆子有一天在村里也迷路了,也请他们给她指指路。

其实外公是听说多参加社交活动有利于减缓病情,才让外婆继续在菜场里卖菜的。就算外婆忘记了那些菜的价钱,忘记了怎么算钱,也只管随意收便是,她高兴就好。

外公知道外婆不服老,也知道她对他“专制”有意见,可他宁愿外婆跟他多吵吵架,跟她多说说那些邻居间的小事,因为他觉得这样也比让外婆待在一个角落里,沉默着不说话要好。

外公害怕外婆会走丢。村口的菜场只有短短五百米,他有时候会抽着烟站在马路边,当看到一个矮小的蹬着三轮车的身影时,他就掐灭烟头灰溜溜地进屋子里去,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

外婆病情似乎越来越严重,她煲汤时常常会加好几次盐,炉灶蒸热饭菜却把水都烧干了才知道,卖菜时又跟隔壁的菜贩抢着别人的钱袋说是自己的。外公看在眼里,却什么也不说,但也不会轻易让外婆离开他的视线。按照他的话说,以后跟外婆外出,他会拿一条绳子,一端绑在外婆的腰上,一端绑在自己的腰上,这样就走不掉了。

外婆還会常被外公惹生气了,但我觉得外公是故意的。外婆一生气,嘴上就忍不住碎碎念,一碎碎念就没个尽头。这样一天下来,她念叨的都是外公的名字,还怎能把他给忘了?

外公大抵是希望,就算有一天时光抛弃他们俩了,外婆的记忆都不要抛弃他。

本栏责任编辑 张家瑜

猜你喜欢
碎念记性草帽
一顶花草帽
一共几个人
“碎碎念”(双语加油站)
遥控草帽
草帽歌
好记性
记性不好
编草帽
佳句碎碎念
记性与悟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