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管我们怎么玩

2018-06-12 08:59曹延标
第二课堂(小学版) 2018年3期
关键词:铁环玻璃球纸牌

曹延标

正值滴水成冰的隆冬季节,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生痛生痛的。

课间十分钟,同学们像冬眠的小动物一般,坐在教室里,或者写作业,或者看看书,或者说说话,懒得出去挨冻。

穆书杰哪坐得住那个冷板凳?他对周力说:“咱们出去活动活动吧!”

“有什么好玩的?”周力望望外面的天空说,“跳绳、踢毽子、跳皮筋、扔沙包?我对这些老掉牙的活动没兴趣。”

“玩斗鸡游戏,怎么样?”穆书杰问。

“好啊!”周力说完和穆书杰一起来到走廊上,就用手抓住自己的一只裤脚,把这条腿盘起来,另一条腿立地,像金鸡独立一般。穆书杰也摆好了架势。

游戏开始了,穆书杰全力用自己盘起的腿去顶周力的腿。周力看他来势很猛,便避开穆书杰的进攻。接着穆书杰又采用撞和压的方法进攻,周力还是采用“守”的方法避让。

几个回合下来,穆书杰累得筋疲力尽。周力开始反攻,穆书杰盘起的腿被周力的腿连续压了好几次,穆书杰再也支撑不住了,连连后退。眼看游戏就要分出胜负,课间巡视的校长突然杀气腾腾地走了过来。

“停!” 校长打雷似的声音把他们吓了一跳。

他们见是校长就像斗败的公鸡般放下腿,低下了头。

“这样的游戏能玩吗?要是不小心摔倒,头碰到走廊柱子怎么办?这样的后果你们想过吗?”校长嘴说着话手做着动作。

他们摇摇头。

“在校会上我不是说过吗?课间不能玩危险的游戏。”

“校长,我不知道斗鸡游戏是危险游戏,我错了。”穆书杰挺乖,立即向校长认错,想让校长早点离开,让他们再玩几分钟。

“我也错了。”周力知道校长爱听这样的话。

果然,看他们认错态度较好,校长语气大变,由严厉变得随和,教育他们几句后便离开了。

校长走后,他们再也不敢玩斗鸡游戏了。

“周力,咱们掼纸牌怎么样?”穆书杰此时又想起另外一种游戏。这种游戏玩法很简单,用一张纸牌去掼地上的纸牌,地上的纸牌翻过来就算赢了。

说干就干,穆书杰和周力很快拿出好几张纸牌,开始掼起来。由于穿的衣服多,用力大,他们很快玩得满头大汗。

正在穆书杰手拿纸牌挥起手臂向地面上的纸牌掼去时,校长不知又从哪儿冒了出来,出现在他们面前。

穆书杰一抬头,见是校长,吓了一跳。

“怎么又是你?”校长问穆书杰。

“校长,纸牌也不让掼吗?”周力小心翼翼地问。

“当然了,掼纸牌多么不卫生。你看地面有多少灰尘,灰尘里有多少细菌。纸牌多脏,上面全是细菌。你们掼牌时张着嘴,灰尘全落在你们的手上、嘴里,最容易生病,痢疾就是这样得的。找镜子照照你们的脸,脏兮兮的,就像花猫脸……”

穆书杰和周力手拿纸牌毕恭毕敬地站在校长面前,接受校长的教育。

校长还在婆婆妈妈地说下去,穆书杰打断了他的话:“我们在家天天掼纸牌,胳膊甩得酸痛,也没有得病。”

“是啊,我经常掼纸牌,也没有生病。”周力随声附和。

“生病有个过程,短时间里怎么能看出来呢?细菌在们你的体内慢慢繁殖,等病发作出来的时候,就不得了。”校长瞪大眼睛说,“你们为什么不能像女孩子那样玩些健康的游戏呢?”

“那些老掉牙的活动没劲。” 穆书杰说,“我们是男孩子,为什么要像女孩子那样玩?”

校长说:“人不大,思想却很封建。”

穆书杰看校长嘴角挂着不易察觉的微笑,便大胆地问道:“校长,学校生活这么单调,为什么老师们不组织开展一些活动?”

“跳绳、踢毽子和拔河比赛,我们不是搞过了吗?”

“都是老一套,一点儿也不新鲜。”周力说。

“那你说我们学校应该搞些什么活动?”

“弹玻璃球、打陀螺、滚铁环……”穆书杰一口气说了许多活动。

“在校园里,你们像小狗一样蹲在地上弹玻璃球,个个会脏得像小泥猴。啪啪啪,打陀螺,鞭子脆响,要是不小心鞭子抽到别人的脸上怎么办?滚着铁环满校园跑,要是摔倒了怎么办?”

“难道您让我们像木偶一样老老实实地待在教室里?那我们还叫小学生吗?不真成了书呆子吗?”穆书杰笑眯眯地反问校长。

“我是校长,我要对你们的安全和健康负责。”校长并不生气,就像一位慈祥的老爷爷,“不管怎么说,就是不能开展这些活动。”

校长的话在学校就是圣旨,没有他的允许,有些游戏谁都不敢光明正大地玩。

望着双手倒剪在背后走远的校长,穆书杰鼻子哼了一声:“说得好听,为我们的安全和健康负责,非得人人都像书呆子,您才高兴吧!”

穆书杰很注意策略,他不能跟校长明着干。

第二天放晚学后,穆书杰约了几个小伙伴来到操场上,用小刀挖了几个鸡蛋大的坑,从衣兜里掏出玻璃球,按照他们的游戏规则玩起来。

正在他们撅着屁股玩得尽兴时,校长又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在了他们面前,眼睛瞪得就像玻璃球。他把手伸过去,说:“把玻璃球统统交给我,你们都跟我去办公室。”

在办公室,校长声色俱厉地批评了弹玻璃球的同学,最后留下了穆书杰。

“你知道学校的校规吗?”

穆书杰低着头,没说话。

“你为什么要玩这些不文明的游戏?”

穆书杰还是没有说话。

“怎么啦?哑巴啦?”校长说,“昨天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今天怎么又犯错误了?”

“我在自由活动,没有违反学校纪律。”

“这些活动都是学校禁止的。你为什么要与学校作对?与我作对?”

“我不是与您作对,是您限制了我们的自由,限制了我们的活动。您这也不准玩,那也不许玩,我们都快变得像木头人一样了!”穆书杰不知哪来的勇气,竟然毫不畏惧眼前的“大老虎”。

“接着说。”

奇怪的是校长说話的语气缓和了,而且目光充满了慈爱。

穆书杰也不知校长是什么意思,把自己对学校的不满全倒了出来:“滚铁环、打陀螺,我认为不是什么不健康的活动,学校应该让我们玩……”

“说完了?”

“说完了。”

校长那张苦瓜脸忽然笑了,他说:“你们一而再,再而三,要求开展这些活动,说明这些活动对你们还真是有巨大的诱惑力。其实,我们小时候也爱开展这些活动,那时我是孩子,现在我是校长。这样吧,你的建议我们学校再考虑考虑。”

让穆书杰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建议还真的得到了校长的采纳。

学校不但鼓励学生自创有益健康的活动,还继续保留了一些传统的活动,并开展了一些竞赛活动,如滚铁环比赛,打陀螺比赛……

瞧,穆书杰还在打陀螺的比赛中获得了第一名,得到了一张大奖状呢!

猜你喜欢
铁环玻璃球纸牌
奔跑的铁环
纸牌塔的无限可能
一颦一笑
玻璃球大搜寻
等待
立在纸牌上的水杯
美剧台词秀——House of Cards 纸牌屋
巧放玻璃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