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法语专业基础课堂中的汉语母语负迁移现象

2018-12-19 11:17:32 教育界·下旬 2018年9期

和灿欣

【摘要】文章以服务教学为出发点,从收集自课堂的实例出发,分析了一些在法语专业基础课堂中因受母语负迁移影响而出现的常见错误,并提出了在教学中帮助学生克服母语负迁移的思路。

【关键词】法语;汉语母语;负迁移

在二语习得研究领域中,对“语言迁移”的研究比较热门,许多研究者都从不同的角度定义了这个概念。Odlin在多年研究的基础上,于1989年在其《语言迁移》中给出了自己的定义:迁移是指目标语和其他任何已经习得的(或者没有完全习得的)语言之间的共性和差异所造成的影响。据国内语言迁移研究专家俞理明(2004)的说法,此定义简明精确,最能够涵盖语言迁移的实质。据此定义,笔者作为法语教师,在课堂中观察到的“汉语母语影响法语学习”“先习得的英语知识影响法语学习”的现象都可以用“语言迁移”这个概念来概括。本文中,我们将简单探讨在法语学习的母语迁移现象。

从语言迁移结果的角度看,我们也可以以“有益”和“无益”为标准,把它分成正迁移和负迁移。人们的注意力经常在“负迁移”上,其实,无论人生活在哪个地域,都生活在大体相似的物质世界中,有相似的经历,在漫长的历史时期中发展起来的各地语言虽然相异之处,但是同大于异;从认知的视角看,随同母语的学习发展起来的概念系统知识系统以及认知能力,也是后来的外语学习的依靠;出于这些方面的原因,在外语学习中,母语的正迁移还是多于负迁移的。但是,从相对微观的视角来看,汉法两种语言千差万别,其中的差异本身还是给教学带来了不少的负面影响。在此,从解决问题,服务教学的视角出发,本文将主要探索负迁移。

Odlin(1989)指出,语言负迁移可表现为生成错误(production errors)、生成不足(underproduction)、生成过度(over production)、错误理解(misinterpretation)等多种形式。在此,因受语料所限,我们将只分析法语专业基础课堂中因受汉语母语迁移影响而出现的“生成错误”现象。以下例子皆直接来自两所二本院校法语专业大一、大二的学生作业。个别例子逻辑不是十分流畅,但是不影响分析“错误点”,所以笔者未刻意调整。不过,也有个别例子,为了方便分析,在保留“错误点”的前提下,笔者进行了微调。此外,以下各例虽然错误呈现的方式多种多样,但可以说皆因汉法语言差异而起,所以都可以归类到“母语负迁移”中。

例1:

误:Cette question est dune grande facile pour le professeur.

正:Cette question est dune grande facilité pour le professeur.

中文翻译:对于老师来说,这个问题很容易。

分析:此两组例子涉及词性混淆问题。法语中有大量的词汇,可以其为核心派生出相关的动词、名词、形容词、副词等,用来表达同一事件、同一概念的不同方面。比如,围绕例1中的facile(adj.容易的),可以有facilement(adv.轻松地)、facilité(n.容易)、faciliter(v.使方便)等词,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围绕着核心词的各个派生词之间有严格的区别,用起来却要遵循相应的语法规则,混淆不得,但是翻译成中文及其相似,与此同时,中文中相应的语言现象处理起来就简单得多。以例1中的“容易”为例,我们只要用上“的”“地”“使”三个词,就可以和核心词“容易”一起实现形容词、副词和动词的表达功能,而无需花心思分别记忆四个词。这样的地方不够仔细的话,很容易犯错。

例2:

误:Ce livre est écrit pour les personnes aiment lire les contes.

正:Ce livre est écrit pour les personnes qui aiment lire les contes.

中文翻译:这本书为那些喜欢读故事的人而写。

分析:法语是一门“形合”的语言,指用清晰可见的语法手段,如介词、关系词、连词等来实现句子成分之间的连接,表达句子成分之间的逻辑关系;而汉语是一门“意合”的语言,句子成分之间连接松散,句内各成分之间逻辑关系的理解依靠自然逻辑和上下文和意义脉络。此例中,如果没有形合符号,即关系代词qui,aimer的主语就交代不清。各类关系从句一向是教学中重点难点,学生也比较容易犯错,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文中没有关系从句这一法语现象。

例3:

误:Je vais traverser trois avenues pour aller au cinéma et regarde deux films.

正:Je vais traverser trois avenues pour aller au cinéma et regarder deux films.

中文翻译:我要穿过两条街去影院看两场电影。

例4:

误:Je crois que le fran?ais est une belle langue et cette langue nest pas facile.

正:Je crois que le fran?ais est une belle langue et que cette langue nest pas facile.

中文翻译:我觉得法语一门很美丽的语言,而且,它不容易学。

分析:例3中aller和regarder都是pour后的动词,跟介词一起做谓语regarder的状语,逻辑上并列,语法也并列,都需要用动词原形。例4的情况也类似,主句谓语croire有两个宾语从句,两个从句逻辑上并列,語法上也要并列,需要用形合符号que重复引导。这两个例子也可以与例2归为同一类,学生犯错的原因,归根到底还是习惯了汉语松散的语法,对法语“形合”的特点意识不足,没有注意到到逻辑并列的成分,语法上也需要用相应的手段表明其“并列性”,加上例3中并列成分(aller和regarder)中间有其他词,而例4中是两个并列的从句,两个que相隔较远,所以学生犯错也就不奇怪了。

例5:

误:Quand je suis petit, jai aimé observer les fourmis.

正:Quand jétais petit, jaimais observer les fourmis.

中文翻译:我小时候喜欢观察蚂蚁。

分析:法语的时态和语态具有非常强大而又细致微妙的表达功能,汉语中缺乏相应的语法现象,所以这是日常“教”与“学”中的一个难点。此处学生犯错的原因在于粗心,也在于对复合过去时和未完成过去理解不到位而造成选择失误。在学生日常作业中,此类时体问题非常常见,小的如基本的变位错误,稍微难处理一些的如在表达时没有变位错误但没有选择正确的时态。

例6:

误:Il va aider moi.

正:Il va maider.

中文翻译:他会帮助我。

分析:此例中错误一方面是因为未完全掌握法语中的“代词宾语前置”这个知识点,另一方面是受汉语语序的影响才出现。

例7:

误:Largent ne peut pas acheter le bonheur.

正:on ne peut pas acheter le bonheur avec largent.

中文翻译:钱不能买到幸福。

分析:此例也是典型的囿于中文语序的句子。“钱买不到幸福”,其实是说“人们不能用钱买到幸福”,只有“人”才能是“買”的主语。中文的语序比较灵活,作为一种“意合“的语言,没有“形合”的种种严谨严格的语法规范。而学生的法语表达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对一些以中文呈现在脑海的句子的翻译,如果在这个过程中不能够充分对“汉语原句”进行逻辑分析,出现这类错误就在所难免。此类错误涉及的不仅仅是语法和词汇知识,还涉及思维层面,比上述的6个例子更为复杂,也更为棘手;同时,这类问题在学生的写作练习和翻译练习中非常常见;在段落和篇章中,此类错误还可呈现出更为复杂难解的形态。

上文中我们一共举了7个例子,其中例1涉及词汇层面,例5涉及时体层面,例2、例3和例4涉及句子结构问题,而最后两个例子中的错误多受中文语序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可以说,所有这些错误根源都在于汉法语言差异,都是汉语母语负迁移的体现。文中举的例子虽然有一定的代表性,但是远远不能囊括学生在学习法语中的过程中可能因受母语负迁移的影响而犯的错误类型,和可能会遇到的困难类型。笔者在教学中也发现,学生在学习和应用法语时出现的许多问题,在一定程度上都与对法、汉两种语言的差异认知不够有关,换句话说,就是跟母语负迁移有关。基础阶段学生的负迁移大都体现在句法、语法的层面,相对好处理,设法帮助学生克服此类困难还是非常有实际意义的。

那么,作为教师,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呢?

首先,在课堂中适当进行汉法对比分析。现在的外语教学界主张在教学中多用目标语,少用母语,甚至不用母语。但是,母语先入为主,在学习目标语的时候又要依靠在母语学习中建立起来的概念系统,无论是从“教”还是“学”的角度看,母语都避无可避,所以,不如充分挖掘,发挥母语的价值,在必要的时候进行汉法语言的对比分析,强调不同点,帮助学生更好地意识、理解两种语言之间的差异,提高学习效果,这也是老一辈语言学家吕叔湘(1980)、Charles C.Fries(1945)等主张的教学方法。

不过,由于语言现象纷繁复杂,千变万化,对两门语言进行对比分析,尤其是以教学为目的进行合适的对比分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目前在市面上各语种的教材和参考书中,以语言对比为内容的不乏佳作,但是讨论如何将这种对比用于教学的却少儿又少,在此方面,我们仍需付出长期的努力,进行思考和尝试。

其次,多引导学生进行推理和分析。当人们提起外语学习的时候,大多会先想到要能记会背,甚至有些学生也有此误解。记忆和背诵固然非常重要,不过,学习外语,尤其是像法语这种“形合”的、逻辑性强的语言,光靠记忆和背诵并不够;与此同时,笔者在教学中观察到,我们的学生逻辑思维能力并不强,若能够充分挖掘和利用成人的逻辑思维能力,引导鼓励学生在学习中多思考,多推理,训练自己的思维能力,努力将记忆背诵和逻辑思维双管齐下,应会有不错的效果。

再次,激发学生的学习动机。法语作为一门十分严谨的语言,其语法规则复杂纷繁,这的确给学生带来了沉重认知和记忆等方面的负担;再加上法汉两种语言多有差异,学生还要设法尽量克服汉语的干扰,所以法语并不容易学。但是,笔者在教学过程中发现很多学生学习动机不足,投入不够,时间管理能力和自律能力较差。所以,如果学生能够有效激发自己的学习动机,增强自我管理能力,增加学习投入,可能学习中的很多困难也就迎刃而解了。

【参考文献】

[1]Odlin, T.Language transfer[M].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9.

[2]俞理明.语言迁移与二语习得——回顾、反思和研究[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4.

[3]樊丽君.从语言认知理论看母语习得与外语学习[J].西北成人教育学报,2004(03):55-59.

[4]连淑能.英汉对比研究[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0.

[5]吕叔湘.中国人学英语[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