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振宇“得到”了,知识付费焦虑了

2019-02-26 01:32崔传刚
环球人物 2019年2期
关键词:罗振宇骗子争议

崔传刚

崔传刚

被网友戏称为“焦虑贩卖大师”的罗振宇最近也有点焦虑。2018年的最后一天,作为罗辑思维和得到APP的创始人,他照例站到了直播镜头前,给粉丝送上了跨年演讲福利。这次演讲仍是两极化反馈,有人继续为罗振宇应援,也有人讥讽他兜售的是“年轻人版权健”。争议本身就代表热度,不算坏事,但有几个现象足以引发罗振宇的担忧:与往年相比,这次和他唱反调的人明显增多,而且很多人似乎连反调都懒得唱了,已然失去了跟罗老师讨论“知识”的兴趣。

罗振宇一直是个有争议的人物,有人说他是布道者,有人甚至斥之为骗子。过去几年中,推动他不断向前的正是这种争议性。传统的知识精英并不相信一个提供碎片化信息的音频栏目能够改变人生,但这种快餐化的知识服务却以其便利性和低价优势一炮而红。有人说罗振宇抓住了人们的时代焦虑,而我想说,他更抓住了人们的懒惰心理,尤其是那些追求“知识技能速成法”的人。罗振宇未必是真骗子,但的确善于利用人性的弱点。

虽不见得能成就别人,罗振宇却的确成就了自己:得到APP的估值号称80亿元,未来不乏上市可能;他的跨年演讲不但有门票收入,更有大量广告主买单;通过打造薛兆丰等知识网红,得到也变成了一台造富机器。

不过,这种造富的可持续性却有待考察。正如最近的跨年演讲所反映出的,罗振宇的受欢迎程度正在大幅下降。关于这一点,豆瓣网上的评分是最好的佐证:罗振宇2015年的第一次跨年演讲获得了8.3的高分,2018年的分数却掉到了6分区间。大多数用户也似乎对得到课程失去了兴趣。以我自己为例,去年我停留在得到上的时长仅有3个多小时,却已经超过近80%的用户,这足以说明绝大多数用户根本没有听完一门课。另外,得到上的爆款课程和网红明星也明显减少,不少通过得到走红的知识明星都抛弃了罗振宇,转向其他平台或渠道进行变现。更要命的是,罗振宇还陷入了虚假广告争议,有媒体报道他曾经为一家业已倒闭的理财公司背书,导致不少粉絲损失了物质财富,但罗振宇至今对此不发一言。

这些问题不仅是罗振宇个人的事,更是他的知识付费所必然面临的质疑。和共享经济一样,知识付费这种商业模式能否持续,能否实现真正的规模化,一直是个有争议的问题,相关商业数据也未能给这种模式提供有力的支持。一年前,第三方调查数据显示,主流知识付费平台的用户内容复购率还不到一半。对此,像得到这样的平台并无创新解决方案,只能不停推出新课程,甚至期望以新的内容组织形式换回用户忠诚度。但随着竞争的加剧,内容的重复率越来越高,吸引力也大打折扣。

由于嘲讽太多,罗振宇最近忍不住发了一条朋友圈:“我减不了肥,就去骂了卖我健身卡的人。”言外之意,师傅领进门,学艺在个人,成不成与他无关。但罗振宇肯定知道,健身房的倒闭率是非常高的,因为充值的人虽多,坚持打卡的却没几个。已显现疲态的知识付费也大抵如此。有人曾说罗振宇是一个兜售诺亚方舟船票的人,而我想说,如果真有诺亚方舟的话,罗胖子现在应该给自己预留个位置了。

猜你喜欢
罗振宇骗子争议
你要一百万还是一个亿
1分钟决定一生
骗子复工
骗子复工
从罗振宇那学到的三个方法:太聪明的人需要对抗世界
从罗振宇那学到的三个方法:太聪明的人需要对抗世界
“感谢贫穷”是 毒鸡汤吗
陈五:上钩吧,骗子
自媒体首富罗振宇:再也找不到比他更死磕的人了
路遇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