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晓明:不要宏大叙事,要娓娓道来

2019-02-26 01:32王晶晶
环球人物 2019年2期
关键词:新馆陈列环球

王晶晶

段晓明 生于1975年,湖南省博物馆馆长。深耕文博事业近20年,曾牵头完成全省博物馆免费开放工作,并参与多家不同类型、级别的博物馆建设工作,对博物馆的运营、服务和建设有深入研究。

多年前,湖南省博物馆就是业内数一数二的大馆。它的“家底”丰厚:花样百出的青铜器;色彩丰富的长沙窑瓷器;震撼世人的马王堆汉墓……2017年11月,湖南省博物馆重新开放,像是打开了历史的另一扇大门。动画的马王堆帛画、《五星占》中的星空虚拟演示,等等,每件文物似乎都在以全新的方式讲述故事。2018年12月26日,《环球人物》记者采访了湖南省博物馆馆长段晓明,听他讲述湘博自己的故事。

《环球人物》:2017年11月湖南省博物馆新馆正式开放,这一年多来有什么样的成绩?

段晓明:第一,我们完成了飞跃。从新馆开馆到现在,我们接待的观众数量达到了380万人次,是接待观众人数最多的一年。原来老馆最多159万人次,可以说翻了一番。

第二,我们实现了初心。湖南省博物馆一直想做反映湖南地域文明的展览,在新馆里终于做了出来。

第三,我们扩大了影响。我们与中央电视台合作,做了《国家宝藏》《如果国宝会说话》等爆款节目。

《环球人物》:新馆最初设计的接待规模是每年250万到300万人次。按照现在实际380万人次的规模,是否感到压力很大?

段晓明:是啊,开馆第一年国庆就超过了设计的最高接待人次。我记得单日最高接待纪录是2018年黃金周期间——10月5号。当天接待了3.5万人次。这么多人,如何实现好的观展体验,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另外对我们的开放安全,特别是展厅里文物的安全,也造成了一定的压力。

所以我们也很矛盾,一方面想通过限制每天的观众人数来保证良好的参观环境。另一方面,又不忍心把大家尤其是远道而来的参观者拒之门外。现在也在采取一些措施缓解压力,比如适时推出分时段性的预约制,让观众尽可能的错峰参观。

《环球人物》:新馆开馆后,最先与观众见面的是“湖南人——三湘历史文化陈列”和“长沙马王堆汉墓陈列”。这两个陈列为何如此重要?

段晓明:“三湘历史文化陈列”是从上世纪50年代建馆大家就想做的,但因为空间、场地等问题一直没有做出来。而“马王堆”可以说是湖南的一张文化名片了。这次设计新馆之初,我们就把这两个基本陈列纳入规划。

两个陈列展览大大小小运用了6000多件(套)文物,调用了全省各博物馆和考古研究单位的资源。特别是湖南省考古研究所,对湖南人早期文明这部分给予了我们很大的帮助。

展览花了我们很多心思。一般反映区域文明的展览都是通史展,我们一直想创造一种新形式。最后在呈现形式上,以小见大,通过故事从文化学的角度来做展览,不是宏大叙事,而是娓娓道来,诉说湖南这一块热土上发生的事情。第二个想法就是我们坚持不用场景,全部用文物说话。哪怕是明清时期的建筑,也不惜从淹没区完整搬迁过来,花了很大的代价。

《环球人物》:“长沙马王堆汉墓陈列”除了文物本身,还融汇了高科技,让人耳目一新。能不能讲一下这个展览的设计理念?

段晓明:其实马王堆汉墓陈列对湖南省博物馆来说,也是个挑战。因为它从70年代末期与观众见面以来,到现在差不多40年了,已经深入人心、蜚声中外。我记得80年代,很多外国人只要来到长沙,肯定来看马王堆,好多国家领导人也都参观过。

我们第一个想法是把马王堆的出土器物,在保护的基础上尽可能完整地展示出来。第二,采用年轻人喜闻乐见的方式。我们复原了1:1的墓坑,用到了3D-Mapping(三维立体映射)、球幕电影等新技术,运用马王堆棺椁的纹饰等元素,增强了观众视觉震撼力。第三,我们为马王堆做了一个完整的灯光设计。用艺术的方式修饰文物的美丽,让文物真正活起来。

《环球人物》:从十多年前,您就开始牵头全省博物馆的免费工作,免费给博物馆界带来了什么?

段晓明:我觉得免费开放了,大家都是政策的受益者。对我们自身来说,从159万人次到现在的380万人次,展览惠及更多的人民群众。从全省的情况看,2008年开始倡议免费开放,10年过去了,现在每个市、州都建成了一个综合性公立博物馆。这个政策对博物馆界来说无疑是一种提升。

《环球人物》:近些年来,您一直在系统地学习国外博物馆的经验,对您来说,触动最大的是什么?

段晓明:首先是策展人制度。让文物活起来,让展览活起来,好的策展人至关重要。我们国家登记在册的博物馆有5100多种,每年举办展览2万多个,受众人群是9亿人次。而且每年博物馆的数量、参观人数都在增加。有这么庞大的资源,策展人应该是一个固定的岗位。但我们行业内从学历教育到博物馆里的岗位设置,再到职业晋级渠道,都是缺失的。

适当地增加容错机制。比如我曾问过宾夕法尼亚大学人类学博物馆里的一位保管主管,如果在研究过程中无意造成了一件文物的损坏,你们会怎么办?他说,如果确实是因为研究,并且确实是无意,首先应当报告,采取紧急的补救应急措施,也应给行为者充分的理解。

再比如公共教育方面,他们可以在裸展的古画旁搞现场教学,让小孩子拿着颜料跟老师作画,这里面有一种充分的信任。

我们也希望打造一个对人友好的博物馆,参观完之后,你能感受到人与人之间发自内心的友善,觉得这个世界是美好的,博物馆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很美好。这应当是一所博物馆的关怀和责任。

(感谢国家文物局博物馆司对本栏目的大力支持)

猜你喜欢
新馆陈列环球
出售中
组合与构建
图书馆搬迁工作若干问题的思考
贪官“自我量刑”,满足了
“走出去 引进来”
环球一周民意调查话题榜(环球舆情)
环球·创意
环球·创意
环球采风
商品陈列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