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针灸馆

2019-06-11 18:53孙遥
东方少年·阅读与作文 2019年1期
关键词:扎针医馆花蜜

孙遥

小蚊子莫伊比其他蚊子的体形要瘦弱。瘦弱到什么程度呢?瘦弱到每当刮风的时候都要紧紧地抱住草茎才能不被吹跑。

但莫伊却并没有因为体形的瘦弱而得到动物王国其他居民的特赦——只要是蚊子,他们便会毫不犹豫地用巴掌来迎接他!

莫伊的心里甚是苦恼:他希望得到动物们的欢迎,而不是巴掌!要知道,莫伊是一只雄蚊子,他靠吸食花蜜树汁度日,而不是像雌蚊子那样吸食动物的血液活命。可谁会在打蚊子的时候注意到蚊子的性别呢?

莫伊住在一间医馆旁边。医馆是猕猴撒尼开的。撒尼是一个老兽医,行医四十多年了,医术精湛。只可惜,森林里的动物越来越少,这间兽医馆已经很难再占有一席之地了。再加上他年纪大了,所以医馆门可罗雀,撒尼只能经常坐在凳子上抚须长叹。

有一次,莫伊飞行的时候,心里又想起了怎样才能改变其他居民对他的看法,他想得太专注、太着迷了,居然不知不觉飞进了医馆里!

医馆的床上躺着一头膘肥体壮的大黑熊。老中医正专心致志地给他扎针。

撒尼好不容易才迎来了这个顾客,自然是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这一次的扎针当中,用上了毕生所学——在他的眼里,这个顾客代表着医馆起死回生的希望!

撒尼一连扎了好几个穴位。正当他扎至关紧要的穴位时,他的头上突然渗出了细密的汗珠——针不够了!原来,撒尼的老婆见医馆门可罗雀,干脆把用来治疗的针拿走,当缝衣针使了!

撒尼急得满头大汗。

那头大黑熊不耐烦了,催促道:“你这是什么医馆啊?我告诉你,我的时间很宝贵的,要不你的动作就麻利点,要不我就另请高明!现在大家都去大医院了,谁还稀罕你这小医馆啊?要不是我没时间去大医院排队,我才不会光顾你的小医馆呢!”

撒尼忍不住老泪纵横:想不到时代的变迁如此之快,这……这不是要把他和他的小医馆逼上绝路吗?

莫伊忽然灵机一动,飞到撒尼身旁,发出“嗡嗡”的声音,还伸长自己尖利的口器,小声提醒撒尼:“我可以代替你的针哦!你放心,我是一只雄蚊子,不会吸血,不会传播疾病,只会吸食花蜜。”

撒尼眼前一亮,赶紧把手指放在那头熊的颈椎上面,示意莫伊看清穴位。莫伊会意,趴在那头熊的身上,用力地把口器刺到顾客的穴位上面——锋利的口器不正是一支最好的针吗?

那头熊舒服地躺在床上,忍不住打起了呼噜。

撒尼感激地对莫伊说:“我……我也不知道怎样感谢你才好,可……可是你要一直像根针似的扎在上面一动不动,你……你不介意吧?”莫伊扇了扇翅膀,仿佛在说:“怎么会介意呢?”

第一次有人表扬莫伊,莫伊的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

莫伊一直像一根笔直的针似的坚守“岗位”,直到撒尼一根一根地把针给拔走,他才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

熊舒服得直哼哼:“传统医术就是厉害,我……我多介绍些顾客给你!”

撒尼脸上的每道皱纹都盛满了笑意,激动地望着莫伊:“真是太谢谢你了,小蚊子!”

莫伊扑扇几下翅膀,微笑着说:“帮别人扎针而已,不用客气!”

第二天,莫伊带着许许多多渴望受到居民欢迎的雄蚊子来到了医馆帮忙,这间医馆也因此名声大噪!所以,当你看见许多只蚊子密密麻麻地趴在其他动物身上时,你可不要太驚讶哦!

(指导老师:王文秀)

猜你喜欢
扎针医馆花蜜
蜜蜂
仓促行医露身手
浅析《大红灯笼高高挂》的民俗学
学会宽容
蜂蜜是怎样酿成的
蜂鸟
御医
真正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