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个“扶家魔”

2019-06-28 02:37廖静静
知音(月末版) 2019年6期
关键词:邵东明哲学区

廖静静

演員高鑫凭借《都挺好》中苏明哲的角色,成功演绎了一个“中国式长子”,将“愚孝”一词推到舆论的风尖。我们收到福建读者李菲的邮件,她说,当她看到电视里,苏明哲的妻子因为丈夫执意回苏家处理事务,自己一个人艰难地带着孩子,甚至因无暇分身,屡次耽误工作,脆弱至绝望时,她泪流满面。她的丈夫陈邵东和苏明哲太像了——

绝境考验真情:我失落至极

我永远忘不了那段日子。2017年3月,结束肺癌中期手术后不久,母亲胸膜重度感染,她被送入ICU病房,原本健康圆润的她瘦骨嶙峋。我去看她时,她浑身插着管,无法和我说一个字。

母亲眼神里透着眷恋、不舍,我竭力控制情绪,生怕在她面前崩溃。我害怕,害怕我未尽孝道,母亲就离我而去。我握着母亲发凉的手,祈求死神网开一面,祈求母亲能给我一个孝顺的机会。

从ICU探视出来,我立刻给陈邵东打电话,我问他的妹妹凑到钱没有,毕竟ICU一天花费近万元,我爸手上那点钱已用在了前期治疗里,而我们夫妻俩也财政赤字了。邵东欲言又止:“菲菲,我妹他们也挺难的,别麻烦他们了吧……”

我不可置信地摇头。我的丈夫多年来卫兵一般守护着他的原生家庭,提款机一般地为他们供给,他甘之如饴,而他们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他所有的奉献与付出。我想不到,在我母亲的生死关头,他还在为自己家人考虑。

我立刻给小姑子打了电话。当年,邵东经济状况不错时,曾在厦门投资了一处房产,他妹妹软磨硬泡的,从他手上以低于市场价20多万的价格把房子买了过去,还只给了部分房款,又称剩下的分期还,就这样拖了多年。

“嫂子,前阵子我们换房,给孩子整了个学区房,还欠着好多钱呢,我们真没钱!”邵东妹妹直接拒绝了我,她一直称穷,可竟悄无声息换了个学区房,我微微有点诧异。我着急落实母亲的治疗费用,又给婆婆打去电话,可话还没说几句,她就把我驳回了:“钱,我有,可我得留着养老啊。”

我心里有点堵,但还是赔着笑说:“妈,你看,你手上的钱绝不只是养老的,对吧,我们只是短暂挪用一下,会尽快还给您的。”

婆婆终于不耐烦起来,她说:“家里的钱都给邵东妹妹买学区房了,别说我,他妹妹,包括邵东他自己,现在都没法给你们凑钱!”我脑袋快要炸掉了!家里这些事情,我居然通通不知道。当我向陈邵东追问时,他嗫嚅着回应,他之所以手头紧,确实因为把生意流转的钱都借给了妹妹买学区房!他怕我介意,更怕我生气,所以一直对我隐瞒着。他说:“我错了,我也没想到家里会发生变故,所以,完全周转不开了,放心,我会想到办法的。”

我叫李菲,今年32岁,福建省仙游人,家中独女。我和陈邵东青梅竹马,初中时,我成绩优秀,他是差生,风马牛不相及的我们,有着属于青春的老套故事,我们早恋了。没想到,我们坚持了那么久,后来,我考入江苏一所大学,而陈邵东上了个职业大专。毕业后,我入职江苏的一个私企,而他也奔赴到了我的城市。

陈邵东的家境接近赤贫,父亲早丧,母亲守寡,他还有一个妹妹。我母亲眼见邵东家里条件差,怕我嫁过去受委屈,偷偷给我介绍相亲对象。陈邵东连夜跑到我家,红着眼求母亲:“阿姨,给我三年时间,我一定在江苏买房,给她一个温暖的家。”在陈邵东的积极争取下,家人不再反对我们的交往。我们租住在一起,他把我宠上了天。

他在一家小商场做采购,我们极度省吃俭用,工作3年,存了15万元。2012年底,陈邵东和我计划以此作为彩礼,把我们的婚事定下来。(我父母不会收下彩礼钱,这只是为了验证陈邵东三年前的承诺,我们准备拿这个钱买房。)谁知,在回老家前,他突然和我说,他只能拿5万元回去了。

原来,陈邵东的妹妹在一家加盟公司当销售,她说,搞馅饼加盟店能挣钱,撺掇他加入。因为怕我有意见,她都在白天陈邵东工作时给他打电话。陈邵东说他的钱不能动,可他妈妈也加入了战营,打电话来哭:“咱们家穷了这么多年,就指望你翻身啊。等你拿这个做投资,挣了钱,还怕菲菲不理解?再说,这事儿也能帮到你妹妹……”

陈邵东昏了头,在网上草签了合同,等他仔细看合同时,才知七天内就得付清10万元。我气哭了,捶打他的胸口:“这是我们共同存下的钱啊,你怎么能这样?”陈邵东讪讪道:“我心里有数,这些钱,根本给不了你好的生活,你父母不会满意的。与其这样,不如放手一搏!这个项目,我考察了五六次,肯定赚钱!你就原谅我吧!”我痛哭,甚至提出了分手,可陈邵东四处凑钱,又凑齐了15万元,带着道歉去了我父母家。最终,我们在面包和爱情矛盾碰撞中,还是结婚了。谁也没想到,到次年年底,馅饼店居然有20多万元的收益,我们俩抱着笑着,像一对傻子。

陈邵东说,他妈身体不好,妹妹之前介绍他做这个生意,也有功劳……我明白他的意思,他的寡母在老家,儿女都不在身边,我大度地说:“你看着给吧,但妹妹之前靠着和你签加盟合同也挣了提成,你还带了其他朋友加入,就算了吧。”陈邵东忙不迭点头。很快,我们买了房,为了装修款,我们又过上省吃俭用的日子,不久后,我怀孕了。邵东鼓励我:“老婆,快了,好日子就快来了。”

无奈:我嫁了一个“扶家魔”

2014年底,我们的孩子出生前,邵东的妹妹要嫁人了,她说家里穷,没有陪嫁会很丢人。邵东硬着头皮给妹妹凑了5万元,说是借给她的。婆婆听说后,打电话来哭:“你们这当哥哥嫂子的,贴一点又怎样呢?一家人还说什么借?”邵东只好改口,说那五万块就算是家里给妹妹的陪嫁了。我发火了:“你要贴这个家到什么时候?”陈邵东长叹口气:“我爸去得早,我又是长子,我对这个家有义务啊,老婆,你怎么就不理解我呢?”

猜你喜欢
邵东明哲学区
13城整顿学区房炒作
Four Folk Customs of the Spring Festival(春节民俗四则)
学区房还能买吗
邵东:近9万名小学生归校
邵东:教师两天献血近10万毫升
GPS定位精度研究
GPS定位精度研究
学区房就是一面照妖镜
学区房就是一面照妖镜
死里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