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蚂蚁

2019-10-21 05:45任恒峰
作文与考试·小学高年级版 2019年18期
关键词:小个子工坊糖水

任恒峰

前几天,我和妈妈在瓦屿山上抓了六只山蚂蚁,放在我的蚂蚁工坊里养着,当我的观察试验品。

这是一群山蚂蚁,其中五只为同一种类的大个子蚂蚁,它们是工蚁,战斗力不强。它们浑身上下长着极有偽装性的枯叶子的黄色,脊背上有两排“铠甲”,我叫它们“大个子”;另一只属于不同种类,它是兵蚁,我发现它时,它和同伴们一起跟甲虫打架呢。它的个子相对小些,全身乌黑锃亮,头呈倒三角,一对触角像天线一样,不停地摇摆。我叫它“小个子”。

一进工坊,蚂蚁马上开跑,惊慌失措地到处乱跑,如临大敌。过了一会儿,蚂蚁才平静下来。“大个子”都在一起,相互急促地磨蹭着触角,好像在计划一起“越狱”。商定片刻后,“大个子”开始四散开来,寻找可以逃出去的洞。结果找了半天,洞倒是找到了,只是洞口太小,钻不出去。眼见出去的希望渺茫,它们只好定下心来不再乱跑。“小个子”却独自一个,四处乱爬急着寻找出路……

我一看,心里乐开了花:蚂蚁喜欢吃甜的,我得安抚安抚这些小家伙。我从厨房拈来些白糖,小心翼翼地打开盖子,放入工坊中,生怕一不留神把一只蚂蚁给弄跑。放好糖后,我仔细观察蚂蚁的一举一动:糖晶粒在工坊的水汽中慢慢融化成一汪水渍。有一只蚂蚁经过这里,探测到空气中的甜味,它俯下身舔了一口。它一边欢快地吃着,一边摇动着触角给同伙发送信息。不一会儿,糖水旁聚集了全部蚂蚁,它们都一个个依葫芦画瓢,咂巴咂巴喝起了糖水。美味让它们完全忘记了失去自由的痛苦。吃饱后它们的肚子都撑得像一个个小乒乓球,一动不动地趴在营养胶上享受着“阳光浴”。

看来,蚂蚁很善于适应环境。

喂了一天的糖水后,今天,我决定要给我的“小乖乖”们改善一下食谱了——我要给它们补充营养,送点肉食。

我从桌上抄起用来抓虫的武器——一只透明的笔盖和一张打着一个小洞上的薄卡纸。我来到了卫生间,抓了一只灰蝇,把它送进了蚂蚁工坊里。

这只倒霉的家伙一掉进工坊,刚巧砸在一只“大个子”身上,把它吓得团团转。很快这种恐慌“感染”了整个蚁群,蚂蚁们马上像一群没头苍蝇似的相互撞来撞去,四散而逃。而灰蝇在工坊里吓得不知所措,它一会儿飞到管道里,一会儿撞墙碰壁,一会儿躲在营养胶的小洞里……折腾了半天,灰蝇飞累了,就停在地上喘口气。这时,一只奔跑的“大个子”正巧歪打正着,把灰蝇一头撞到工坊的一个水滴上了。

灰蝇的翅膀被水汽沾住了,露出了它柔嫩的腹部。黄色的肚皮十分饱满,称得上是“皮薄肉多”,还一动不动的,惹得蚂蚁直流口水。一只“大个子”蚂蚁耐不住性子,首先一点一点向前,试探性地碰了一下那黄肚子。灰蝇被这一碰吓得魂飞魄散,对准那只蚂蚁的脸就是一阵狂踢,蚂蚁被踢得火冒三丈,毫不犹豫地张开大颚对着灰蝇的肚皮就是一口。这一口不得了,外皮被撕开,血肉立马翻露出来,灰蝇当场毙命,血腥味顿时弥漫了全场。它们一闻到肉香,二话不说又是一口,咬掉了头,然后从灰蝇的胸部开始啃。“小个子”蚂蚁也闻风跑来,但不敢冒然上前,只是趴在“大个子”背后。“大个子”吃完后就趴在营养胶上悠闲自在地呆着。“小个子”等“大个子”完全休息后,这才吃起了灰蝇,虽然只剩那么一丁点儿了。

几天后,“大个子”和“小个子”终于开战了。格斗场是一块被蚂蚁们挖出来的垒块围起来的空地。一只“大个子”从蚁群中跑出来,和它的对手——“小个子”来到了格斗场。

战斗开始时,双方都仰起头,张开那一对威武的大颚,向对方示威。对于都是久经沙场的勇士,两只蚂蚁见对方不怕自己,便马上拉开架势,向对方冲过去。它们抱成一团,你压我,我压你,场面十分激烈。站在格斗场边上观战的蚂蚁则悠然自得,一会儿嘴对嘴喂喂食,一会儿帮对方清理身体,一会整理触角……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之态。看来,蚂蚁不会打群架,它们擅长一对一地战斗。

我拿起放大镜对着它们,场面看得更清楚:双方扭成了一个“球”,“小个子”用大颚紧紧咬住对手的触角尖不放。“大个子”蚂蚁也不示弱,用尽全力去咬“小个子”的右前脚,双方斗得难分难解,直到我用小木棍把它们分开,这场争斗才得以停止。若不是我极力干预,它们之中必定有一只会“志坚身残”,那可是我不愿见到的。

(指导教师:应祝萍)

猜你喜欢
小个子工坊糖水
萝卜糖水止咳化痰
尝出来的不等式
常识:哪杯水更甜
蚂蚁工坊
郭董吃草
小个子的穿衣之道
“糖水不等式”应用探究
大个子和小个子(连载)
大个子和小个子(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