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瓷碗 细瓷碗

2019-11-08 02:13徐学平
保健与生活 2019年17期
关键词:瓷碗兄妹母爱

徐学平

原先家里吃饭的瓷碗有两种,一种是粗瓷的,一种是细瓷的。粗瓷的是进城时母亲从乡下带来的,細瓷的是妻子到超市里精心选购的。后来,我和妻子在小城新置了一套住房,搬家时母亲把细瓷碗全给了我们,她只剩下清一色的粗瓷碗了。

前些日子,妻子在厨房整理碗柜时发现家里居然多出了不少粗瓷碗,于是拿来问我。看着那些做工粗糙的瓷碗,我自然就想到了母亲。母亲是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在田间劳作了大半辈子,春夏秋冬重复着播种的艰辛,苦守着家中的几亩薄地,还要供应我们三兄妹读书,于是,她只能省吃俭用地过着紧巴巴的日子。

现在,我们兄妹三人都工作了,较之以前,家里的条件好多了,但母亲还是习惯精打细算地过日子。就拿那些旧碗来说吧,由于使用时间太长了,许多碗口已经布满了细小的豁口,我几次三番劝她扔掉,可她总是舍不得。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们兄妹一个个地离开了母亲并组建了家庭。我们回去看望母亲的次数少了,倒是母亲总在惦记着我们。她会隔三岔五地做点好吃的,将其分成三份,然后一家家地给我们送来,我们却时常忘记把空碗给她送回去……这样,一段日子下来,家中自然就多了不少母亲的粗瓷碗。

妻子把这些粗瓷碗一一洗净,嘱咐我晚上给母亲送去。而我,望着这高高的一摞空碗,心底却滋生出一种不自在的感觉:在母亲的碗柜里,又有多少儿女端去的碗呢?我深深地感受到母亲养育我们的不易,感受到母亲用碗一次次给我们端来热气腾腾的菜肴、点心时的辛劳,感受到这其中包藏着的母爱,更感受到我们忘却回报母爱的内疚,这是难以原谅的疏忽啊!

第二天上午,我和妻子一起做了几道母亲喜欢的菜,并特意用自己家里的金边细瓷碗盛好放在餐桌上,准备在午饭前给母亲端去。这样,正好借机换下母亲的粗瓷碗,让她陈旧的碗柜里也添上几个漂亮的细瓷碗。

猜你喜欢
瓷碗兄妹母爱
慢热兄妹
母爱
阅读母爱这本书
粗瓷碗,细瓷碗
纹饰下的裂痕
山羊兄妹交朋友
母爱的另一面
小瓷碗
短腿兄妹来报到
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