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蜕变

2019-11-13 01:43唐浚中
当代党员 2019年19期
关键词:出租屋新房一家人

唐浚中

☆努力创造高品质生活

——坚持尽力而为、量力而行,像抓经济建设一样抓民生工作,像落实发展指标一样落实民生任务。

2019年9月10日下午6点,重庆主城迎来了下班高峰。

在南滨路上,舒磊正驾车载着妻子和女儿汇入车流,朝巴南区方向驶去。

听着女儿的笑声,想着即将入住的新家,舒磊脸上露出笑容——这天,舒磊要带女儿熟悉新家环境、打扫卫生,为一家人在新家过中秋节作准备。

汽车一路驰骋进入小区,一栋气派的新房出现在舒磊眼前——新家不仅敞亮,还带有前后两个花园。

看着女儿在花园玩耍,舒磊不禁想起儿时在老宅生活的场景,感叹着几十年来家庭居住条件的蜕变。

老宅里的幸福童年

1954年底,潼南县别口乡(现潼南区别口镇)。

为与妻儿团聚,舒磊的爷爷舒安相选择退伍,回到了家乡。

虽然手里的枪变成了锄头,但舒安相在部队练就的优良作风始终没变。随着包产到户,几亩地、一栏猪和几头羊成了舒安相继续战斗的“主阵地”。

1980年,舒安相的5個孩子逐渐长大,家里土木结构的平房开始显得拥挤——盖一座更大的新房成了一家人的愿望。

此时,生活在农村的舒安相并不知道,这一年城里的房子被定义为商品,“商品房”逐渐进入人们的话语体系中。

1986年,在110平方米的宅基地上,舒安相一家人的新房落成。5间卧室、1间厨房、1间堂屋的大户型,在当地成了村民们羡慕的对象。

随着5个儿女陆续结婚,这座房子被一分为二,舒磊的父亲舒帮平分得了4间卧室。后来,姐姐和舒磊陆续出生,父母也开始外出打工。

在姐弟俩的记忆里,幼时与父母相处的故事并不多,但与这座房子的故事却不少。

1996年秋,这座房子迎来了升级改造,承重部位用上了钢筋,还多了一个二层露台。这个露台也成了姐弟俩做功课的地方,伴随他们一直从小学念到初中。

然而,经过一段时间的风吹日晒,老房子也陆续出现问题。预制板之间的裂缝扩大,每当遇到下雨天,家里就会跟着“下雨”。为了“阻击”雨水,往往要锅碗瓢盆齐上阵。

对舒磊来说,老房子留给他最幸福的回忆,当数与兄弟姐妹一起过年的时光。每当这时,家族里忙碌了一年的大人们会聚在老房子里打牌、聊天,孩子们则聚在一起做游戏。正月初一那天,小孩们便默契地排好队,挨个向大人们讨压岁钱。

10平方米的“家”

2007年,外地房企蜂拥入渝,它们与重庆本土房企一起,推动着重庆房地产市场不断发展。住在区县的人们纷纷进城,舒磊一家也迎来了第一次搬家。

这一年,舒磊提着背包来到主城拜师学艺,在一家汽车修理厂安顿下来,住上了集体宿舍。在外地打工的父母也决定回重庆主城发展,在南岸区上新街桂花新村用每月60元的价格租下了一个10平方米的单间。

这个单间,说是一个家,实则更像一个落脚点。

虽然条件简陋,但舒磊一家却过得很充实。

每天晚上,这个出租屋里都会亮起白炽灯,报纸糊了一层又一层的墙壁上也总会映出两个频繁出入出租屋的身影——这是父母做晚饭的场景。

由于卫生条件有限,为避免老鼠啃食食物,每次做饭前后,父母都要将食物和调料在出租屋与公共厨房之间来回搬运。

出租屋最热闹的时候要数周末,舒磊会从集体宿舍回家,与父母团聚。

夜幕降临,有电视机的几间出租屋里会挤满邻居。舒磊一家也会准时前往一户邻居家看电视。由于电视信号不稳定,电视机有时还会“犯病”,电视画面出现“雪花”时,拍电视机要用多大力气,天线朝哪个角度转动都是技术活。

由于出租屋面积狭小,舒磊睡觉的地方,是用桌子和凳子支起的一块木板,这块木板平日里靠在墙根,只有他回家过夜时才会铺上。

步梯房里的“拉锯战”

2009年初,舒磊的父亲发现,主城已进入“二环时代”,重庆房地产市场范围再度延伸,周围不少人买了商品房。这时,舒磊一家人也有了一定的积蓄,于是萌生了购房的念头。

几经思忖,一家人确定了两个标准——一是立即能住,节约装修资金;二是离出租屋近,方便与老朋友来往。最终,父母把选房范围定在了上新街的二手房上。

2009年夏天,经过反复对比,舒磊一家人买下了一套位于上新街双宏苑小区、建筑面积54平方米的步梯房。

在这套一室一厅的房子里,舒磊和家人也经历了多个第一——第一台电视机、第一台电冰箱、第一台热水器……

舒磊至今仍清晰记得,搬家当天艳阳高照,豆大的汗珠从他脸颊上滚落,衣襟早已湿透。

当看到新家窗户上的老式窗机空调时,舒磊驻足出风口久久不愿离开,喜悦之情溢于言表——靠电风扇降温终于成了“历史”。

舒磊的床也从靠在墙根的木板升级成了客厅的折叠沙发。为了让舒磊休息好,母亲每次还会为他铺上厚厚的褥子。

居住环境升级了,新的烦恼也随之而来。搬进新家几周后,舒磊发现晚上家中的角落总会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一场老鼠“歼灭战”随即打响。父母找来水泥、砖头,将家里的缝隙统统堵死,但没过几日,老鼠再次光顾。

最终,舒磊发现了端倪——由于这个步梯房没有专用烟道,灶台位置设计存在缺陷,导致厨房油烟只能通过排风扇排出。排风扇叶片间的缝隙,就成了老鼠从室外进屋的通道。

堵了风扇,厨房无法排烟;不堵风扇,老鼠就有了入户通道。就这样,舒磊一家与老鼠展开了“拉锯战”。

新房里的高品质生活

2013年,国家重申坚持执行以限购、限贷为核心的调控政策,重庆主城区房价稳定,舒磊一家决定再次提升居住品质。

一家人卖掉原住房,贷款20万元买下了位于南岸区丹龙路、建筑面积74平方米的商品房。

2014年10月,当从开发商手里接过钥匙时,一股暖流涌上舒磊的心头。这是舒磊一家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套新房。这个新家也见证了姐姐出嫁、舒磊成家的全过程。

2017年8月14日,舒磊的女儿出生,因为住房而产生的幸福的烦恼也接踵而至。

由于舒磊和妻子居住的次卧只有8平方米,安放一张1.5米宽的床外加一个衣柜后已不算宽敞,现在又加了张婴儿床,导致行走不便,女儿长大后的居住也是个问题……住房矛盾再次上升为这个家庭的主要矛盾。

在追求高质量发展、高品质生活的当下,重庆住房进入全面改善品质时代,各家房企纷纷推出大平层、别墅等高端居住产品。

2018年3月,舒磊一家人买下了位于巴南区曦圆柳镇的一套新房。新房共有3层,近200平方米,不仅全屋通透,还带前后两个花园。新房有5个大开间卧室,3个客厅,能充分满足一家人的居住需求。

按计划,2020年春节,亲戚们将在此一起过节,女儿也将与她的兄弟姐妹们团聚。每想到此,舒磊总会回忆起幼时与兄弟姐妹排队讨压岁钱的情景……

舒磊一家人住房的变迁,正是重庆人民住房条件改善的一个缩影,同时也从侧面见证了重庆人民生活品质的提高。

新中国成立70年来,重庆从最突出的问题着眼,统筹解决同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教育、就业、社保、医疗、住房等问题。从最具体的工作抓起,持续办好民生实事,扎实做好安全生产、食品药品安全、防范重特大自然灾害等工作,全力维护社会和谐稳定,让人民在衣食住行和精神文化生活等方面的生活品质不断得到提高,人民在共建共享发展中有了更多的获得感。

猜你喜欢
出租屋新房一家人
雪雀一家的新房
新房装修入住注意细节
小布丁幸福一家人
幸福一家人
甜蜜的时刻
出租屋捣鼓计划低成本拗出新格调
思想者最帅
兔妈妈家的新房
体育一家人
体育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