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与修理匠(微篇小说)

2019-12-02 02:17光盘
红豆 2019年11期
关键词:龙之介瓦城荀子

光盘

荀子在欧洲工作,在这个热坏了许多动植物的八月,龙之介得到她回来探亲的消息,于三天前开始为妻子回家做准备。

荀子的飞机下午一点到达瓦城机场,龙之介的接机工作一切就绪。一大早,斯特突然来了电话说,他卧室空调坏了,两口子昨晚流一夜的汗,让他过来帮忙维修一下。他家跟斯特一家关系太好了,斯特既然开口,他不能拒绝。龙之介算了一下时间,修好空调再去机场,不耽误接荀子。

龙之介找到空调不制冷的原因后,开车在瓦城费了很大周折,才买齐各种所需配件。时间飞快,眼看就要误了接机。姆丹出了个主意,龙之介继续修空调,让斯特去接荀子。

养鸟是龙之介的业余爱好。他养了一只虎头型的慧鸟。这鸟挺有意思的,像他家儿子,荀子在家时它老是粘她,她去了欧洲,龙之介跟荀子视频时,它喜欢在旁边听,然后模仿荀子的话逗龙之介和视频那头的荀子笑。今天龙之介要带上它一起去接荀子。斯特去得匆忙,忘记带去机场。

挂在阳台上的慧鸟烦躁不安,鸟笼被撞得摇摇晃晃。姆丹问龙之介慧鸟怎么了?龙之介说它想荀子了。龙之介抽开鸟笼门,慧鸟朝着机场方向飞去。

机场驱赶鸟,慧鸟怎么辦?姆丹问,它能见到荀子吗?龙之介说,慧鸟有办法的,这个不用担心。

飞机平稳降落在瓦城机场。荀子打开手机,有一个信息是北京总部哈秘书发来的,通知荀子明天上午九点开紧急会。她给哈秘书回电话,说能不能请假。哈秘书说不能,除非董事长亲自批准。她忐忑不安地给董事长电话,董事长态度明确,任何人不得请假,除非家事特别重大,因为这是个极其重要的紧急会议。

荀子随即给龙之介电话说,我到了。你好吧?好啊,好啊!可把你盼回来了。龙之介移动脑袋见姆丹不在,压低声音含意深刻地说,我想死你了!我也想死你了。荀子的声音也很低。可是,非常抱歉,明早总部有个非去不可的会。声音僵持了十几秒钟,荀子说,我得买机票,不然赶不上了。

不多时,荀子给龙之介来电话说,她买到了下午四点十分去北京的飞机,只有这一趟,而且是唯一的一张票。时间太紧,不能赶回家,只能在机场等了。龙之介问她什么时候从北京回。荀子说,没有把握,按说没有三天回不来,而且很有可能要直接赶回欧洲。小两口心情糟透了,说话的心思都没有了。

斯特在出口处等她,她见到他勉强笑了一下。到了他的车边,她把带给龙之介和亲友们的礼物拣出来放在车尾箱。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荀子累坏了,她一举一动都显示出无精打采的样子。斯特建议她开个钟点房,哪怕休息个把小时,对身体都是有好处的。

出停车场不远,就是一家接一家的宾馆。办完手续,荀子走进电梯,突然对斯特说,你总不能在这里待两三个小时呀?他迎上来,她继续说,要不你也去房里休息一下吧。

是个标准间,两张床。荀子进屋后立即钻进浴室,以最快速度洗了个澡,穿着宾馆提供的睡衣,倒在床上就睡了。斯特开启空调,拉上窗帘。再看她时,她已经睡着,很放松的样子。他上另一张床,靠在床头,仍然看着荀子。大约一个钟头后,荀子有了非常的举动,嘴里的声音像梦呓又像清醒时水到渠成的声音,来呀,来呀,快来呀……

姆丹说,这鬼天气,真是个热啊!龙之介说,是啊,是啊。

姆丹进卧室的浴室洗了一个澡,水灵灵地出来时,半透明的睡袍里什么也没穿。她斜站着说,你出的汗太多了,湿透了衣服。你快去洗个澡……离飞机起飞还有不短时间呢。

龙之介听了她的话,走进浴室洗澡。他出来时,房间的窗帘拉上了,姆丹妖娆地躺在床上。龙之介定在原地。

我现在是荀子。姆丹柔声地说。

荀子出了宾馆,斯特拖着她的行李跟在后面。头上有鸟叫声,这不是一般的鸟叫。是智慧鸟的声音。荀子会心一笑,停步看到它的身影后向它招手,它飞得更近,几乎就在她头上。荀子,之介爱你,荀子,之介爱你!它说。

荀子伸出手,让慧鸟落在手上说,慧鸟,我爱你!荀子上车后,手伸出窗外,依然让慧鸟停在手上。到了飞鸟的禁地,荀子对它说,回吧,告诉之介,我爱他,永远!

慧鸟飞向天空,展翅目送荀子离去。

斯特将荀子送到安检门,挥手道别。他拉着荀子另一部分行李回到自己的家。

空调修好了,送出凉爽无比的冷空气,姆丹正恬静地熟睡。

责任编辑   刘燕妮

特邀编辑   张  凯

猜你喜欢
龙之介瓦城荀子
芥川龙之介的西湖之旅
Spiritual Humanism: Its Meaning and Expansion
芥川龙之介的西湖之旅
芥川龙之介文学作品风格赏析
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
从《地狱图》看芥川龙之介的人生观和艺术观
知识小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