沱江船工号子的文化和艺术价值

2019-12-16 08:09唐黎标
黄河黄土黄种人·水与中国 2019年11期
关键词:船工沱江号子

唐黎标

沱江是长江上游的一条支流,在机动船还未出现之前,沱江两岸及其流域的货物运输主要依靠沱江水路运输,特别是自贡的盐、内江产的糖等,都是通过沱江水路运往各地。在这一背景下,船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这个行业衍生出的劳动号子,也跟随沱江航运的发展而发展。

由于航运行业的兴盛,历朝政府都不同程度地对沱江航道和流域进行了疏通和开发,同时对运输条件进行了改善,船舶也在不断地更新和升级,增加了货运量,对船工们的需求量不断增长。由于沱江独特的地形地貌,在船只经过急流和险滩时,船工们为了更好地配合,通常会发出“哦、哟哦、哟哦”等吆喝声。经过历史的演变、文化的浸染,这些吆喝声逐渐演变成了具有独特四川风味、内涵的民歌,形成了独特的沱江船工号子。

沱江船工号子的艺术魅力

(1)沱江船工号子的独特文化标记。沱江船工号子具有独特的艺术审美,号子结合不同劳动类型,根据劳动特点形成了结构短小、灵活的特征。一般情况下并没有固定的唱词,劳动人员在劳动中根据特有的情境,即兴而作出相应的号子。沱江船工号子通常是船工们在上滩和放滩时唱出的歌曲,因此也可以称作“船工调”。当船工们在水流和险滩拉纤等劳作中,他们就用每个险滩的名字命名进行即兴演唱。他们以眼前的风景、心中的想法与期望为内容,唱出独特的沱江船工号子。不同的号子具有不同的特色和风格,不只有轻松的、缓慢的曲调,还有高亢的山歌曲调。船工们的劳作繁重,需要付出巨大的体力,因此沱江船工号子在演唱中也表现出呐喊的特点,在民间人们又通常称他们为“喊号子”“吆号子”。船工们在吆喝的过程中,不仅能够进行良好的配合,使动作更加统一,而且能够在吆喝中获得精神力量,表达他们在劳作中战胜自然的心情。

(2)沱江船工号子丰富多样的演唱形式。沱江船工号子的演唱有着不同的形式,演唱的內容也非常丰富,不仅有结构短小、内容简单的高亢号子,还有缓慢柔情的号子。根据演唱的形式以及行船场面可以将号子分成上水行船号子、下水行船号子、离岸号子、靠岸号子等。多种多样的演唱方式给沱江船工号子增添了许多魅力。

上水行船号子。这种号子通常是船在水中逆行时遭遇到多种多样的情形,进而船工需要进行不同的分工作业,在此过程中他们喊出的号子。沱江江面水流速度不同,有缓有急,风向也不同,有顺风和逆风。不同的条件下劳作的方式差异较大,因此上水行船号子还分成平水号子和过滩号子。平水号子的节奏相对整齐划一,演唱的速度也较为均匀和平稳,领号的人自由地喊出,号子的曲调较为悠长,其他合号者根据领号者的演唱速度在每个小节的强拍上吆喝出“嗨”,实现节奏和曲调的一致性,形成统一的精神意念。在遇到急流、险滩时,船只行船时逆水而上遭遇到较大的水流,需要船工们使劲拉纤,在滩前首先吆喝出“开头号子”,这种号子的节奏整齐,速度较为平稳,反复吆喝曲调,起到通知的作用。告知船工们马上要上滩了,大家要准备好,互相配合一起使劲向前。随后,在领号者的喊号声音中,船只上滩,船工们一起扑向前方,双手触摸大地,使劲向前拉纤,与险滩、恶水斗争。

下水行船号子。下水行船号子又可以细分为开头号子、摇橹过街号子、下滩号子以及弯船号子。船只顺水而行过程中,船工们主要的操作是“棹”和“橹”,“棹”是在船只前面发挥船舵的作用,顺水行船时水流相对平稳,水面也较为稳定,船工们在摇橹时吆喝出“开头号子”。平静水面上摇橹所需体力相对较小,劳作的强度较低且节奏相对较慢,因此这种号子的乐感较为明显,号子节奏与摇橹的节奏相一致。当船只行到码头、经过集镇时,领号者改变之前的号子,吆喝起“过街调”,调子的节奏、特征出现了巨大的改变。“过街调”的音调明显升高,节奏改变明显,其目的是为了引起河岸上人的注意,提醒人们船队到了。此时,每条船的船工都会喊“开头号子”和“过街调”,连续喊3次,这一形式通常称之为“三起头”,过了码头后,船只遇到险滩时,船工们吆喝“下滩号子”。经过险滩后,劳动力度明显降低,船工们有所放松,精神也更加舒缓,此时领号者吆喝出“弯船号子”,表示船只即将停靠整顿,船工们的摇橹速度趋于缓慢,号子的速度也随之减慢。号子的不同变化能够改变和改善船工的精神意念以及心情变化。

靠岸、离岸以及其他号子。船只的行船过程中,船工们的劳作方式多种多样,号子的音调、节奏等也随着劳作方式的改变而出现变化。在船只离岸、靠岸以及下水和装卸时,船工们都有独特的号子。这些条件下的号子都具有较强的旋律特点,曲调相对缓慢、悠扬,节奏相对随性。例如,在靠近码头时船工们喊出《独角调》,通知两岸的人们船只准备靠岸;当船只装货后次日将要起航,船工们在当晚会一起喝酒、聚餐,为起航做好准备工作,在活动铁锚时通常会喊出“活锚号子”。这种号子开头时,节奏较为轻松、缓慢、自由,劳作节奏决定了曲调的节奏,领号者与合号者的旋律一致,两者相互呼应,曲调的节奏改变较为明显。

(3)沱江船工号子独具的曲调特点。沱江船工号子的曲调表现出多种多样的特点,风格较多。号子的旋律相对整齐,通常以1/4拍、2/4拍、4/4拍为主,号子的旋律悠扬,吆喝中节奏鲜明,节奏跟着船只行船、船工劳作的节奏而改变。旋律的行进中,通过变音的插入,丰富了号子的旋律特点,通常以4句、6句、8句体结构为主。在号子的演唱中,演唱者可结合号子的背景与特色,合理地丰富音乐的长短,但要保持主旋律的一致性。沱江船工号子与现在的民歌有着相似性,在曲调的结构方面,号子的前半段保持旋律一致,后半段的旋律节奏在重复演奏中,可重复累计叠加,以重复主线条旋律演唱的方式,凸显号子的主题和结构,从而丰富音乐内涵。沱江船工号子中,音乐节奏为“短长型”,特征显著,这种号子的音乐结构非常的自由,演唱时既能够高亢爽朗,还能够悠扬绵长,能够明显地体现出节奏的多样化,而离岸号子大多表现出高亢、明亮的特点。内江地区江河流域较多,每种号子都有着独特的风格,进而增添了沱江船工号子的演唱形式,强化了其魅力特点。

沱江船工号子的文化价值

(1)内江地区音乐的重要组成部分。沱江船工号子风格多变,类型多样,不仅有规模庞大、结构完整的号子,还有结构短而精的号子。同时,沱江船工号子的演唱和表现方式多种多样,音乐的结构改变明显,音乐中还蕴含了当地的文化特色和语言特点。通过对沱江船工号子的分析,有助于对沱江流域历史、音乐、文化、语言等多方面的研究。随着陆路运输等多种运输方式的出现,水运行业的主导地位逐渐消失,船工的数量也逐渐减少,老船工们不断逝去,能够演唱沱江船工号子的人越来越少。尤其是我国目前对沱江船工号子相关文字、音乐的记载不足,很多音乐逐渐消失,因此增加了沱江船工号子的保护与继承的难度。我国社会、经济、文化均在不断发展,人们逐渐重视起本土文化的继承和保护,人们也在社会的进步中意识到民族音乐的独特艺术魅力,2007年,沱江船工号子被评为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通过对沱江船工号子中蕴含的音乐特色和艺术魅力进行研究,有助于保护和传承号子音乐,有助于深入研究沱江音乐与文化。

(2)文化“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音乐能够表达出生活的方式、意识形态,因此也是文化软实力的一种表现方式。沱江船工号子是四川地区独特的音乐文化形式之一,能够体现出当地的文化色彩与艺术色彩,还能够体现出民族文化特点。沱江船工号子是自然与历史的产物,能够反映出水运的环境下,沱江人民积极向上、与自然斗争的精神,因此它也是我国文化“软实力”的构成。通过对沱江船工号子的保护与创新,以音乐等多种方式进行传承,促进我国文化的交流与发展。

(3)积极向上、乐观拼搏的精神力量。沱江船工号子中多样化的形式丰富了其审美魅力,而这些艺术魅力来源于船工们的劳作与生活,是他們在劳作与生活中总结出的经验和意识形态的升华。沱江船工号子拥有漫长的历史,是我国劳动人民的智慧,更是重要的精神文化。沱江船工号子通过语言与音乐特点的结合,用于协调船工们的劳作、增强他们工作生活趣味性、缓解他们的压力,沱江船工号子的内容所表现出的人与自然的斗争,体现了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力量,是现代人追寻历史的重要依据。同时,沱江船工号子中蕴含的积极向上、乐观拼搏的精神,对激励后人战胜困难也有重要作用。

沱江船工号子有超过400年的历史,号子的内容丰富、形式多样,蕴含着船工们的勤劳与智慧,记载了船工们战胜自然的光辉历史。沱江船工号子还记载了水运的兴衰,能够表现出自然条件、社会风光以及民俗风情,是了解沱江水利文化、历史变革以及经济发展的重要依据,具有独特的文化意义,值得被保护和传承。

猜你喜欢
船工沱江号子
我家的“号子”
情缘沱江河
难忘的马岭河漂流
试论沱江船工号子的文化特色
酉水船工号子及传承现状研究
武汉码头号子的艺术特征探析
“船工”败局往事
叶宽兴:打号子的传承人
长江8号
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