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桥烧饼

2019-12-31 09:15陈安然
作文通讯·初中版 2019年12期
关键词:圆圆大婶烧饼

陈安然

黄桥人喜欢黄澄澄的瓦,像黄桥的烧饼,映得人心里暖洋洋的。

前段时间,我们一家人来到黄桥游玩。玩了一天才发现黄桥两大公园竟是免费的!

临走了,怎能不带些黄桥烧饼?

“黄桥烧饼圆又圆,圆圆烧饼慰劳忙。

烧饼要用热火烤,军队要把百姓帮……”

《黄桥烧饼歌》至今仍在传唱。1940年10月,“黄桥战役”中新四军以少胜多,取得大捷,这里面离不开当地百姓的支持。即使在那样艰难困苦的日子里,大家也纷纷和面搭灶,抢着做烧饼慰劳前线的将士们。那时候,油亮的烧饼里倾注的是一份军民鱼水情。

毛主席曾因此稱赞过黄桥烧饼,但现在的黄桥烧饼恐怕连主席也不敢认了———烧饼的馅料竟有十多种,满街招牌大同小异的烧饼铺也让人隐隐担忧,黄桥烧饼是否已沦为商家炒作的道具?

随意选了一家店,我与父亲下了车。已经过了吃饭时间,加之天气燥热,店里没什么顾客。下午三点钟,充足而微黄的阳光透过两扇大窗,投在餐桌上和刚拖完的泛着水渍的地板上。头顶是电风扇发出的呼呼响声,案上卖了大半的烧饼被塑料膜盖得严严实实。三位大婶,一位坐于柜台后,另外两位坐在厨房门前,头发花白,穿着围裙,有一搭没一搭地拉话。一个小儿在一旁玩耍。

见我们进来,她们忙站起身子招呼。父亲准备买三十元钱的,打包带回家分给亲戚朋友。我瞥了一眼放在筐里的烧饼,圆圆厚厚,猪油烘得皮儿黄亮黄亮的,再撒上芝麻……正兀自出神,父亲已挑了三种口味,每种各两个:“应该有三十块钱了吧?”那大婶手脚麻利地包装着烧饼,听了这话,忽然抬起那张常年被烟熏火燎变成焦糖色的脸,毫不迟疑地笑道:“哪儿呀,还差六个呢!”她一笑,那张脸更像一张被揉过的纸了,发黄的牙齿也憨憨地显露出来。

这句话,令我颇为感慨。只觉得大婶那黑黄黑黄的脸儿,似乎也如黄桥烧饼般闪动着夺目的光彩。

黄桥不再有战争,黄桥烧饼的品种也多了。时光走得急,然而无论怎样,终未改变黄桥人心底的那份淳朴,那份即使对外乡人也保留着的情谊与诚信。

教师点评

作者以黄桥烧饼穿起了黄桥的历史、文化,通过免费的景点、种类翻新依旧物美价廉的烧饼,与烧饼铺大婶的对话,勾勒出了黄桥的“灵魂”———时代在变,黄桥烧饼的种类在变,但存于当地人心底的淳朴、诚信始终不变。

(朱荣旺)

猜你喜欢
圆圆大婶烧饼
圆圆
又唱黄桥烧饼歌
Across the Style of Culture
胖大婶
无声胜有声
马大婶的洗脚房
蘑菇圆圆
荷叶圆圆
烧饼比油条更少油吗?
我有那么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