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那座城的故事

2020-01-05 07:03:13 作文新天地(初中版) 2020年12期

郑凯乘

酉戌时分,晚炊方罢,随父母漫步于大运河畔。华灯已上,杭城万家光明,色调温暖,更衬得夜凉如水,月明若霜,幽悄静谧。运河微波荡漾,托起记忆的小舟,流向远方……

杭州以南六百余里,浙南群山之中,一条河流在山谷间蜿蜒流淌。它没有钱塘江的宽广磅礴,也无京杭运河的漕运千里,但它孕育了一方生灵,千年前人们在河两岸定居,渐渐地,一个城镇沿河形成。

这座城名为大峃镇,是我童年时生活、成长的地方,我的故乡。“峃”字,依山傍水,我和大峃镇的故事,注定离不开“水”与“山”。

儿时,最享受的户外活动就是每天拉着父母的手,到河边去走走。泗溪河,大峃镇的母亲和灵魂,轻吟着亘古不变的小诗,流过被绿蔓包裹的小亭,流过雕刻着故事的石浮雕,流过热闹繁华的縣前街,流过总飘出佳肴菜香的外婆家……还不到一米高的我欢脱地在河边的步道上奔跑,和河水比速度,又返身跑向追来的父母。凉风习习,吹干了汗水,带走了疲惫,传播了笑声。河上的倒影,似乎也因跟不上我的步伐而模糊摇晃了。

若是秋日晴时,更喜沿“红枫古道”去爬山。枫叶将连绵的群山装扮成了另一番景象,不全是绿,也不只是红,还有黄、橙、粉、褐……有些被露水润成湿漉漉,有些被霜铺上薄纱。踩在厚厚的、沙沙作响的落叶地毯上,惊讶于石上从未见过的昆虫,捧起冰凉清澈的山泉,在高处俯瞰小小的城镇,以及行走的人们。那时,还未曾背过“清荣峻茂,良多趣味”,只拾几片秋叶,粘贴在画纸上以表赞美,留作回忆。

夜深时,亦不肯回家入睡,叫上楼下的好友王,搬着两条板凳,去楼顶观星。往往最亮的星只有几颗,但在它们四周,渐渐地出现了第二颗、第三颗……天上便镶满了点点星光,闪烁着,比城中的灯光还晶莹美丽。我和王数着星星,争论着哪颗星最亮,仿佛时间按下了暂停键,仿佛此刻置身于浩茫宇宙之中。

那时,没有电影院,没有博物馆,没有商业大楼。但那座城已赠予我足够多、足够美好的快乐和幸福。可惜,故事终究是“故”事,总有完结的时候。

后来,我跟随母亲来到杭州。更广大的世界,更繁多的事物,崭新的认知改变了我的看法。我才意识到我的那座城是那么小、那么闭塞、那么平庸。不过还好,我还有回忆,有泗溪,有枫叶,有星空,有故土。

几年前,当我趁长假满怀期待地回去时,那座城不出所料而又出人意料地改变了:高楼林立,新的广场、商场影院拔地而起,镇子的规模扩大了许多。我惊喜于小镇的发展,也开始恐慌:这真的是我记忆中的那座城吗?熟悉的事物一一消失,陌生的感受涌上心头,连记忆也如鲁迅在《故乡》中所说,从原本的清晰变得模糊、零落,只剩碎片的画面。我茫然立于桥头,“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一个寒噤,思绪回到现在,眼前却似乎仍有一个天真烂漫、欢跃奔跑的小孩的影子。我和那座城的故事,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不,笔只是暂时被中断了。而现在重新拿起它书写续篇的,是一位少年。

指导老师:张洁行

【小编评】

水水山山,还有夏夜的星光,构成了小时候的故乡;再引出一个今昔对比,抒发了对回不去的故乡的怀想。语言清新,感情真挚,引人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