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以后

2020-01-08 02:20班和芹
荷城文艺 2020年4期
关键词:仓鼠放学饲料

班和芹

三月初春,虽说气温凉得还可以穿冬装,但是空气中明显比以前多了几阵大风流动。这风像个调皮的孩子,时不时会从大家身边穿梭而过,将在学校外等候孩子放学的家长们的头发吹得有点乱,但也让家长们增添了几分随意之感。

吴芹仰着脖子正在学生的潮流中到处寻找女儿鑫儿,却见鑫儿突然向她跑来而后对着她身后的芬儿说了句“:滚你妈的头。”吴芹抬眼看去,正好对上芬儿黑亮又有点委屈的眼眸,顿时觉得她有点让人怜惜。吴芹赶紧收回了视线,耳边却传来鑫儿恨恨的声音 :“我妈,快点走,不要跟这种人走一路。”吴芹说:“走嘛,你们咋个了,在闹哪样?”话音刚落,吴芹立刻在心底将自己鄙视了一番,自己怎么会对女儿的娇气如此无动于衷。

女儿这些年被惯娇了,让她从来不知道还有别人的存在。在家中,吴芹大多是不敢教训女儿的。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面对家中一个视娃如宝的老人时, 只能用忍来对待,以至于少了管教的念头。被吴芹略带斥责的嗓音震了一下,鑫儿微愣的朝她看了一下,嘴角上扬带着气说“走了,别理她!”边说边坐上了电动车后座。吴芹呆了一下才醒悟过来女儿这是有气了,因为她一有气或是对什么事不满时都会做出嘴角上扬的动作。吴芹心里那叫一百个不安宁,但只有暂时不去计较忙着应酬其他同学和家长。

吴芹熟练的骑上了电动车。风有点大, 鑫儿趴在吴芹背上,双手拉着她的衣角,头时不时靠在她的背上。吴芹的背和心都感受到了鑫儿的抚摸,让她心跳加快,一下,就把刚才鑫儿的无理忘到阴山背后去了。风吹过,空气中似乎有股暗流在涌动。在这股暗流的推动下,鑫儿终于用生硬的语气解开了吴芹心中的疑团。她对吴芹说:“ 我妈,你认不得刚才是芬儿当众骂了你我才生气的。”“骂了我?”吴芹在心里咽下这个问题。她有点不解地说:“骂就骂了嘛,有什么稀奇的, 人在世上哪有不着骂的呀。”鑫儿辩解说:“芬儿当众说你矮,像个小矮人。”吴芹不禁笑了起来,偷转回去看了一下鑫儿的侧脸, 感觉那脸看上去还是那么稚嫩青葱却又透着一股生硬和傲气。在她看来,鑫儿一直都是一副亳不服输,永不饶人、不听说教的样子。就是这副样子时常会让吴芹感到莫名心凉, 但却对此毫无办法无可奈何。因为她有一个护娃如宝的父亲。见吴芹笑了,一副很不在乎的样子,鑫儿不满地说 :“人家骂了你你还笑得起来。”吴芹笑着说 :“我不在乎这种骂, 兴许还会越骂我越好。”觉得鑫儿难以理解自己,吴芹很想斥责一下她,但一想到也许是鑫儿心里太重视自己了,在鑫儿看来,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可以伤害得了自己的母亲的, 所以对鑫儿为自己争气的好意她是没理由指责的,但吴芹总觉得鑫儿身上似乎少了点能容人的礼数。她只得理智地劝导鑫儿 :“芬儿是个缺少关爱的娃娃,你这么对她有点不太好,更是没有道德和公道,再说了,退一步天宽地阔 。”虽说这话有点夸张,可却是完全出自吴芹的真情实感。因为对鑫儿的表现一直担心的她一直以来始终是在心里仰慕着芬儿和她比她大三岁的姐姐的,姐妹两人从小就被在外打工的父母安排在了县城东片区里的一间出租屋里独立生活。更让吴芹佩服的是,芬儿每天总是起得很早,独自一人走到城南的思源小学读书,放学也是自己回家而后学着做饭吃,有时图简便就煮面条或米线吃。在这个年代,如此听话又自觉的娃娃哪个家长不喜欢。吴芹很想鑫儿有点自立和自觉心理,让自己和父亲少操点心,可被惯坏了的鑫儿却一直一副懒散样,一直像个小娃娃什么都要靠大人,依赖思想让她丧失了去学去做,所以到现在她还什么都不会。吴芹实在不知道鑫儿什么时候能懂事……

当吴芹天马行空乱想鑫儿的事时,车已骑到家门囗了。下车后,鑫儿不管不顾直接推门就进去了。她那副趾高气扬的背影让吴芹有点不知所措,但对此又无可奈何。她满心希望鑫儿能像芬儿那么自觉听话就好了, 然而希望毕竟带着想像,想像始终是虚假的, 只有现实才是实在的。回到家吴芹一看父亲不在,就想趁此好好管教一下鑫儿。话还未出口有朋友打电话来,约她出去说点事。吴芹只好骑车出了门。去到半路,就看见了芬儿。吴芹下车跟了上去。正想跟她说话,却听见了她不想听到的话。只见芬儿边走边对她身边的同学说 : 燕儿,放学时我才开玩笑的说了来接鑫儿的她妈一下,鑫儿就大骂了我一顿,说我不是人,倒底是农村来的没有教养,你不知道这几天我妈没打电话来,我实在太想我妈了……

吴芹呆在路边,目送着芬儿她们慢慢离开。看着芬儿高挑清瘦的背影在黄昏的小路上渐行渐远,她一下想到了也是在不久前的放学后,吴芹才去晚了一下,鑫儿也是和她的同学闹了一场矛盾,害得吴芹被老师在电话里说教了一通,两事一相连她心中真有几分想回家骂鑫儿一顿的冲动,但一想到有父亲在家会为鑫儿争气,她只有呆站着发愣, 直到看到芬儿的身影消失在房子的包围中才回过神来。看着电动车车把的吴芹万般聊赖的叹了口气,一心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蠢的事,仅仅因为自己护女心切就让她对同样需要爱护的芬儿缺少了关爱,丧失了上前叫住她并安慰她的勇气。真的是太不应该了。

回家的路上,吴芹一直在想鑫儿的事。她总是一百个希望鑫儿能像芬儿懂事就好了, 不知道自己是因为鑫儿不懂事还是为鑫儿有这么一个讲理的好友而高兴。连她都被自己说不清道不明的潮水般情绪吓了一大跳,但望女成凤的她很快又镇定了下来,她一个劲在心底笑着安抚自己说 :“鑫儿会改的,慢慢的她就会听话,再也不像长不大的孩子一样任性骄纵了。”

想着想着就到家了。“爷爷,你赶紧过来一下,快点来救救我的小仓鼠,它快要死了。” 还未进门, 吴芹就听见鑫儿熟悉的声音。吴芹紧走几步进了门,就看见站在院内的鑫儿正跟她爷爷在理论。只见她一脸忧郁地对她爷爷没好气地说 :“爷爷,本来我养我的小仓鼠,你做你的家务事,你为哪样要动我的小苍鼠?你看它现在不动了。你知不知道,如果小苍鼠死了,我会很难过的。”不知就理的人听她那埋怨的语气,大概真的就会以为她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虽然知道鑫儿是在无理撒娇,但父亲还是一副迁就的样子对鑫儿说 :“鑫儿,我是怕你的小倉鼠在家中闷得很,才把它提出来透透气的,谁认得才出来一下它就没精神了,你可知道小老鼠身上可是带病毒要时常在外透透气才要得,本来,养什么不好偏要跟着别人养人人都喊打的小老鼠。”老人似乎是在尽力说服鑫儿,让她高兴起来以至于不再责怪他。虽然已经知道不该让鑫儿赶时尚在网上买了不该在家中养的小仓鼠,但看到鑫儿对那外表看去确实有点可爱的小仓鼠有着从未有过的怜爱之意, 吴芹实在不忍心伤害她的这片爱意。说不清是什么感觉,现在吴芹只希望她的鑫儿对其他人和事都怀有这么一份爱心就好了。她走了进去,对还在生气的鑫儿说 :“你看,你的小仓鼠才被动过你就觉得难过,你揪住别人的短处乱骂乱说,难道别人就不会难过吗?” 一听这话,鑫儿似乎已猜出吴芹说的是芬儿了。她边看着小仓鼠边为自己辩解说 :“是芬儿先骂了你我才说她的,加上她可不止一次说过你的坏话了,我才那么生气的。”吴芹本想借此教训鑫儿一顿,但又怕父亲为她争辩。吴芹只好耐心教导鑫儿说 :“鑫儿,以后別这样了,小小事情别过多计较。多个朋友多条路,以后还是好好和芬儿相处,她从农村来, 还要独立生活,这么听话也真是不容易,你以后不要怪她了。”鑫儿还是一直盯着小仓鼠,只是“嗯”的应了一声。吴芹的心又一次被揪起来一般的难过,可面对父亲只有忍住。看到鑫儿对小仓鼠爱之深切,一副要哭的样子,父亲赶紧凑了过来说 :“有可能是小仓鼠怕太阳,加上它已饿了,半天没吃东西了。”鑫儿一听一副抱怨的语气对爷爷说 :“可是我从网上买的专用饲料已没了,等我再从网上买来恐怕小仓鼠已经饿死了。”吴芹正想说话却听见有人敲门,开门一看却是芬儿站在门外。芬儿礼貌的喊道 :“阿姨,我找鑫儿有点事。”说完进了门喊了声“爷爷好”,而后朝着还在看仓鼠的鑫儿说 :“鑫儿,我写了封信给你,看完后你可要原谅我嘎。”鑫儿一脸不快,难过的说 :“我养的小仓鼠快要饿死了,你说我该咋个办嘛?”芬儿一听一下笑了起来。站在旁边的吴芹有点不解,她实在无法理解眼前这个刚被她的女儿斥责过的女孩为什么还能笑得这么愉快高兴。却见芬儿用手在鑫儿眼前晃了一下说 :“不是有饲料的嘛,它咋个会死。”鑫儿当然知道这点,她为此还特意在网上多买了几袋专用饲料供小仓鼠吃,可是因为她不会喂,一次性就把所有的饲料都倒给了小仓鼠,等发觉,小仓鼠已把饲料盘舔光了。他们只有望笼兴叹的份了。一向对粮食很珍惜的父亲冲吴芹发火了:“都是因为你平常不教不说,一天对她娇惯,鑫儿才会如此浪费粮食的。”老人发完火一直望着小仓鼠笼说 :“现在这个好时代,连老鼠都要吃专用饲料。我们以前,能吃个饱就算有福了,包产到户以前我们饿得连掉在地上的生豆子都捡起来就吃了,现在的生活这么好天天顿顿都吃得上白米饭和肉,可是你们却这么浪费,一点都认不得节约,真的是没给你们饿过,你们才不知道粮食的金贵。”鑫儿见从不骂自已的爷爷发了脾气,赶紧撒娇的向爷爷说以后再也不敢这么做了。父亲被鑫儿一哄立马就把过错怪在了吴芹头上,说她不教不说还说她娇惯鑫儿。有苦难言的吴芹只有专心接受父亲的训责,但在心中却巴不得鑫儿能早点懂事。更让吴芹头疼的是鑫儿还很粗心,她前脚答应从网上买饲料,可后脚却把这事忘到阴山背后去了。

芬儿听鑫儿说没了饲料,再次又笑了而后她用手拔了拔耳畔落下的碎发小声说 :“我有你说的专用饲料,我姐帮房东爷爷买仓鼠饲料时,商家另外送了两袋,就送你算了。”吴芹正想说话,芬儿已上前拉起了鑫儿的手说 :“ 走, 跟我去拿饲料来喂苍鼠去。” 而后她走到吴芹面前说 :“阿姨,我们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看着两个小女孩高兴地走出家门,吴芹才深刻了解了独守孩子的心思有多纯真和让人仰慕。带着对芬儿的仰慕和怜惜,吴芹又一次在心头生起一个愿想 :“鑫儿要有芬儿听话那该多好啊!”直到父亲叫她了,吴芹才回过神来。对于鑫儿的叛逆和娇气,她真的很无奈,为之担心,只有满心希望能慢慢转变。

第二天一大早,吴芹刚出房门,却见鑫儿已早起在刷牙了。这可是难得呀。一直以来,都是要左喊右叫好几遍才起得来的鑫儿竟然起得比自己早。吴芹以为自己起晚了, 特意看了一下钟,刚好是平时她叫鑫儿的时间。吴芹一阵高兴,刚要和鑫儿说话,她却开口了 :“我妈,今天起能不能让我走着去读书,芬儿说她来约我,我们两人一起走着去, 放学后,你也不用来接我了,我们一起回来得了。”刚好父亲过来,听到了鑫儿的话,很高兴地笑着说 :“你能这么想就让你走一下, 你也不小了,是该锻炼锻炼了,我们以前九岁就到田里干活了,现在你去读书,我们是怕你放学以后有个什么闪失,才天天到学校接送你,现在有伴一同去,我们也就不接送你了。但你们可要注意安全嘎。” 芬儿来过后,看着两个小女孩有说有笑去上学,吴芹高兴地站到了小仓鼠前。看着小仓鼠欢快吃食的样子,吴芹欣慰地笑了。她似乎是在笑, 也许她以后不用再担心鑫儿放学以后的事了。

猜你喜欢
仓鼠放学饲料
放学
仓鼠的寿命知多少
仓鼠爷爷
仓鼠爷爷
附表3 湖南省获浓缩饲料、配合饲料、精料补充料、单一饲料生产
放学歌
湖南省获浓缩饲料、配合饲料、精料补充料、单一饲料生产许可证企业名单(六)
湖南省获浓缩饲料、配合饲料、精料补充料、单一饲料生产许可证企业名单(续四)
湖南省获浓缩饲料、配合饲料、精料补充料、单一饲料生产许可证企业名单续三
放学了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