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提拉的晚霞

2020-01-26 05:49千山晚照
飞言情B 2020年12期

千山晚照

简介:

她喜欢一个人很久很久,久到连她自己都会偶尔忘记时间。人生突逢骤变,身世如浮沉之萍,晦暗人生里,她终于得到了她的光。

第一章

于幸的名字寄托着她早逝的父母在她身上的全部期盼,不求溺于喧嚣的富贵荣华,只盼她能得到最简单的平安幸福。

她无数次在纸上一笔一画认真地写下自己的名字,写得多了,有时会突然觉得“幸”这个字竟然变得有些陌生,连带着它本身附带的简单意义仿佛也跟着模糊了起来。

立秋之后,這座傍海的别墅里总是氤氲着桂花的香气。院子里的桂树是她去年亲手移植栽下的,她还记得那日天气晴朗,秦阗正准备出去,瞧见她种树,便走过来握住她的手,帮她扶住了有些沉重的树干。

“怎么自己做这些事?”秦阗身上极淡的古龙水香气在秋日的朗朗晴空下慢慢沁染过来,他面无表情地替她扶正了树干,然后很快就松开手,紧接着转身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但于幸仍记得他手上的温度。

于家和秦家是世交,那些年于幸在名利场上挥金如土,在销金窟中一掷千金,她眼高于顶,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滔天的富贵。

她冲着无奈的父母撒娇道:“现在有那么多优秀的职业经理人,我为什么要那么辛苦?有他们打理,以后我只负责花钱就可以了呀!”

于幸的妈妈只好不再说教,随口说起别的话题:“秦阗要回来了。”

于幸愣了愣,“哦”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于家和秦家走得近,但于幸和秦阗并不算太熟,秦阗在他们这一群人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在耶鲁读商科,读书期间就已经开始参与秦家在美国的产业经营。于幸只比他小四岁,但他们站在一起时,于幸看起来却像个不懂事的孩子。

秦阗很少参与那些乱七八糟的酒局,他的话很少,脸上的表情也不够丰富,五官俊朗而立体,眼尾略微狭长,显得有些薄情。于幸从前往他跟前凑过几次,但秦阗除了最基本的礼貌外,并不会同她多讲一句闲话,于幸便不再自找没趣了,继续摆出自己一贯高高在上的姿态。追于幸的人其实不少,偶尔她就会像开屏的孔雀一般,有意无意地在秦阗面前炫耀一番,然后在秦阗无动于衷的神情里无趣地离开。

她悄悄和朋友吐槽秦阗的冷淡,朋友却打听起秦阗的情史:“听说他在美国交了女朋友,是真的吗?”

闻言,于幸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对方依旧略带醋意地说个不停:“像秦阗这样的男人,真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才能被他喜欢。”

尽管秦阗不苟言笑,总是一副拒人千里的模样,但依然不缺仰慕他的女人。于幸虽然从没说出口过,但她心里清楚,那一堆从不被秦阗多看一眼的仰慕者中,就有她的身影。

越是喜欢,她便越要显得骄傲,仿佛全然不曾将秦阗放在眼中。

然而这一次,还未等到秦阗回国,她还未想好等他回来自己该摆出什么样的姿态,她就先一步失去了她的所有。

于幸的父亲突然从公司楼顶一跃而下,那些日子,她满耳听到的都是“内幕交易”“债务危机”等等她并不熟悉的字眼,没过多久,她的母亲也因为悲痛过度,在开车时走神,与对面驶来的货车相撞,连最后一句话都没来得及留给于幸。

接下来是一系列的资产清点与拍卖,于幸浑浑噩噩的,只知道自己签了一份又一份的文件。

从云端之上坠入泥泞之中,原来只需要一瞬间,就好像成长,其实并不一定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或许是一件事,或许是某个刹那,便突然和过去的天真告别。

第二章

于幸已经年满十八岁,她选择了放弃继承权,既不继承遗产,也不承担债务。她名下还有一些多年前祖父母赠予她的房产和基金,也勉强够她衣食无忧。但最痛苦的并不是这些,亲人与朋友似乎一夜之间离她远去,每个人都衡量着心中的价值天平,似乎失去了双亲护持的于幸已经不配待在那个众星捧月的位置上了。

父母的葬礼那天出席的人并不多,于幸的神情看上去并没有特别悲伤,她静静地站着,在节哀声中冷静地道谢。

由春转夏的日头晒久了令人晕眩,于幸站得太久,突然朝后倒了下去,被秦阗及时伸出的手稳稳撑住。

秦阗的个子很高,扶着于幸的样子像是拥抱,不少人悄悄地打量起他们,而秦阗好似毫无察觉。他的声音很低且不露情绪,总是显得十分的冷静自持,他微微低下头,对于幸说:“去休息一会儿吧。”

于幸任他扶着,等晕眩感稍微缓解之后,扶着他的胳膊再次站直了身体,对他说:“没事。”

秦阗的父母是看着于幸长大的,这些年他们的生意重心慢慢地转向了国外,大抵是因为没有什么利益纠葛,在于家出事之后并没有选择远离,甚至伸手帮了于幸一把,替她处理了许多事情。

那天晚上,于幸在公墓附近的酒店住着,而秦阗第一次敲了她的房门,他提着打包的餐点和啤酒,陪于幸坐了一整晚。

于幸撑起不够好看的笑容,对秦阗道:“这还是你第一次主动来找我。”

其实于幸一直都能感觉到,秦阗对她或多或少是有些瞧不起的。她不学无术、挥霍无度,还总是生怕自己露了怯似的,在他面前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但于幸的父母和秦阗的父母有着几十年的交情,尽管于幸总是显得有些奇怪,但秦阗从未说过什么,他保持着礼貌而疏远的距离,似乎于幸对他无论是怎样的态度,都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后来于幸才明白,他不介意她的态度,是因为她在他眼中,完全没有在意的价值。

那天晚上于幸喝了许多酒,她先是默不作声地流泪,紧接着痛哭出声,在秦阗面前歇斯底里地发泄着她无处安放的悲痛。她仰着脸问秦阗:“我是不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秦阗抽了张纸巾,很轻地擦去她脸上的泪水。

她抬眼又问了他一遍:“你说呀,我是不是很无能?我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不会做,我只能活在父母的保护下,离了他们,我什么也不是,对不对?”

秦阗看着她,等到她哭得有些累了,终于安静下来之后,才慢慢地开导她:“你的人生从来都只是你自己的,从前是,以后更是。”

于幸低着头,很轻地“嗯”了一声。

第三章

秦阗替于幸申请了一所位于纽约的大学,那一年他刚结束学业,从纽黑文去纽约定居,于幸的学校离秦家位于长岛的别墅不算太远,偶尔秦阗的父母会邀请她去家里做客。

秦阗很忙,很多时候于幸穿过弯弯的林间小路,走进秦家那座傍海的幽深别墅里,并不会见到秦阗。她来到美国整整半年,除了刚到这边的时候他帮了一些忙外,就没再主动联系过她。

秦家在别墅里给她留了一间专属客房,于幸偶尔会到这边来住,即便偶然遇到秦阗,也不过相互点点头,彼此不咸不淡地问候几句,便擦肩而过。

很久前的那个夜晚,坐在她身边陪她喝酒的那个秦阗,好像并没有真实存在过。

于幸长得明艳,从小就被众星捧月地围着,如果她愿意和人好好交流,总是能很快地和新认识的朋友融成一片,她读了一年的语言预科后正式进入大学,很快就适应了异国他乡的生活。

中秋那天傍晚,她在华人超市买了月饼,打算开车送到秦家去,意外地在那条僻静的林间车道上见到了汽车爆胎的秦阗。

司机正满头是汗地换备胎,而秦阗站在车旁。

于幸买了辆看上去有些陈旧的二手福特,震耳欲聋的摇滚乐顺着大开的车窗惊扰了树顶的飞鸟,她踩下刹车探出头,冲秦阗打招呼:“秦总,干吗去?”

于幸的悲伤似乎已经全部结束,很少有人能在她的脸上看到低落的神情,她在车窗上半支着胳膊,冲还未回答的秦阗一笑,道:“我送你?”

自己这辆二手车和秦阗坐惯了的那辆慕尚摆在一起显得有些可笑,于幸本想着秦阗大概会选择拒绝,所以只是随便客套一句,但没成想对方竟真屈尊纡贵地上了自己的车。

西装革履的秦阗坐在这辆一开快就发出“咯吱”声的老旧车辆中显得格格不入,于幸看了他一眼,见对方神情如常,只好一边调头一边问:“去哪里?”

秦阗说了一个位于市区的地址,开车过去大概需要四十分钟,于幸调小了车载音箱的音量,用余光看见秦阗正在用手机回复邮件,随口道:“你还是这么忙?”

秦阗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说:“还好。”

两人一路无话,等于幸终于把秦阗送到目的地准备离开的时候,秦阗突然叫住了她:“我很快就出来,你在这里等我。”

等秦阗再次出来的时候,于幸已经在车里睡着了,她安静地靠在座椅靠背上,落日最后的余晖从天际遥遥倾泻而下,仿佛沾染着温柔落在她的脸颊上。于幸清醒着的时候,从她的脸上看不到真正属于她的情绪,而睡着后她那张毫无防备的面孔上终于显露出几分疲惫,她微微皱着眉,现实的苦闷似乎蔓延至她的梦境,沉睡的脸上写着不安与惶恐。

秦阗在车门外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绕过车头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

他的动作很轻,于幸并没有醒过来,他低头处理了几封邮件,然后停了下来,又一次转头看向了于幸。

于幸的模样和小的时候很像。

秦阗第一次见到于幸时,于幸才五岁,而他九岁。于幸从小就生得格外漂亮,像个被精心雕琢过的白瓷娃娃,一双眼睛黑漆漆的,总是泛着一层盈盈的水光。她被娇纵惯了,吃不得半分苦,更受不得半分委屈。秦阗的母亲要秦阗领她去院子里玩儿,他便伸手捉住于幸软软的小手,两个人一前一后,秦阗腿长步子大,刚跨出大门,一使劲儿就拽倒了跟在身后的于幸。

于幸当即就哇哇大哭了起来,照顾她的保姆急忙跑过来,秦阗的母亲也十分歉疚,小声地训斥秦阗。

于幸哭得喘不过气,从保姆怀中挣脱出来,朝秦阗的方向走过去,她一边号啕大哭,一边断断续续地对秦母说:“阿姨不要骂哥哥,不怪哥哥。”

于幸是温室里的花,娇嫩易伤,只有在别人的庇佑下才能汲取养分、舒展花叶,但她娇纵却不骄横,哪怕多年以后她开着豪车游走闹市,在那些声色犬马的场合里一掷千金,也仍旧会对不小心将酒洒在她新定制的礼服上的侍应生微笑着说没关系,哪怕这件礼服是她等了整整半年的定制。

笼罩着于幸的那层保护罩如今已经破碎,温室里的花却并未枯萎,她似乎很快适应了现在的生活,窝在这辆二手福特里沉沉睡去,仿佛她的生活本就如此。

于幸醒过来的时候秦阗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指间夹着一根未点燃的烟。

“没事,你抽吧。”于幸坐直身体放开手刹,道,“怎么不叫我?”

秦阗没有回答,而是看了她一眼,问:“很累吗?”

“还好,还好。”于幸踩下油门,汽车缓缓驶入车流之中,她说,“昨晚上了夜班,今天还有课,白天倒也没觉得困,刚才等你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就睡着了。”

秦阗问:“你打工做什么?”

于幸的祖父母给她的财产足够她一生衣食无忧,以她一贯的行事风格,哪怕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挥霍,但也不至于如此辛苦。

于幸目视前方,从侧面看过去,她的眼尾好像有些红,但等她转过头看他的时候,那点儿浅红早已不见踪影,她坦然而轻快地说:“以后没有人可以依靠啦,多做几份工作,感受一下人间百态,顺便想一想以后的路。”

秦阗其实一直都知道,于幸喜欢他。

她的喜欢骄傲又热烈,自以为瞒住了别人,但其实谁都看得出來,只是没人愿意去点破。

包括秦阗。

她的目光在秦阗出现的时候就不会从他的身上挪开,那些胶着的目光,对追求者幼稚的炫耀,故作姿态的高傲,像一只幼稚自傲的孔雀,在秦阗面前努力开屏。

如今于幸不再骄傲,但好像也突然收起了她的喜欢,对他礼貌得体,连眼神也不再多做停留。

中秋那天夜晚,于幸是在秦家过的,她的后备箱里装满了礼物与月饼。秦阗看着她细弱的胳膊吃力地拎着数提装潢奢华的礼盒,在用人上前来接之前,便伸出手将她手上的东西尽数拿了下来。

于幸喘了口气,小声道了声谢。

于幸喜欢桂树,从前于家的院子里栽满了一到秋天就馥郁满园的金桂。去年于幸过生日,秦阗的母亲问她想要什么,于幸笑着说,她买了一株金桂树苗,已经无法再继续种在花盆里,想移植到秦家的院子里来。

现在那株桂树正在这轮圆月下散发出浓郁的香气,于幸脚步停顿了一下,不知想起了什么。

秦阗在她的背上轻轻地拍了拍,不知道是催促还是安抚,于幸很快收回了视线,笑着和迎出来的秦家父母打起了招呼。

第四章

于幸学校的住宿费远远高出在外租房的费用,她在离学校不算太远的地方租了一套不大的公寓。纽约并不是一座很大的城市,于幸曾经认识的许多人现在都在这里,她一直都刻意地避开任何相逢的可能,除了秦阗,她不希望再碰到任何人。

于幸也曾预想过许多次与过往的那些人重逢的场景,她的尴尬或难堪,对方的同情或嘲笑,她都只想避开。

所以当她站在这座酒店大堂里,被人亲亲热热地挽住手臂,嘈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时,她整个人便开始微微发抖。

“你还和秦阗有联系呀?”

“怎么是你送他过来的?你现在在给秦家当司机吗?”

“茜茜你别自讨没趣了,你没看到于大小姐都不想搭理咱们吗?”

“你要真有难处,可以和我说嘛,我怎么也不能看着你给自己的心上人当司机啊,多可怜呐!”

于幸看着身前的几个人,她们和过去并无二致,依旧拎着需要大量配货才能买到的包,一身的珠光宝气,富贵袭人,就像曾经的她一样。

于幸记得这个叫茜茜的姑娘,记得她姓陈,还记得她也喜欢秦阗。

她抬起头,硬撑着自己的脊梁不要弯下,然后很轻地笑了一声,道:“秦阗是你的心上人,不是我的。”

陈茜茜的脸色变了几变,最后竟露出一个非常开心的笑容来,于幸愣了愣,紧接着被人从身后搂住了肩膀:“走吧。”

是秦阗的声音。

于幸不知道秦阗听到了多少,正在愣怔间,听见陈茜茜对秦阗用很甜的声音说:“好巧啊。”

“是啊,好巧。”秦阗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听不出他的情绪,他很平淡地说:“我们一会儿要去吃饭,所以先让她开车捎我过来办点儿事,她不是我的司机。”

陈茜茜没再说话,剩下几个人的神情也十分尴尬。

于幸的头一直低着,被秦阗半搂半推地带出了酒店大门。

于幸知道,他们并没有约好一会儿一起吃饭。早上吃饭的时候听说秦阗的司机家里突然有事,于是于幸就主动提出了替秦阗开车,其实秦阗会开车,但她都自告奋勇了,秦阗便由着她去取钥匙了。

她清楚自己出现在秦家的频率太过高,各种节日或假期,她总是提着礼品,一次不漏地开车穿越纽约城区来到长岛,哪怕大多数时候并不能见到秦阗,但她还是想来。

除了秦阗,于幸已经找不到还有什么能用来支撑自己了。她从青春时期第一次懵懂心跳开始,眼里就只装得下这个人,从前她因为骄傲而不肯表白,如今从云端跌下,更与他有云泥之别,再谈表白不过是徒添笑柄。

总是赖在秦家,已经是她所能做的极限了。遮掩的情意被人猝不及防地点破,难堪之余,便是满心惶恐。

于幸的手搭在方向盤上微微地发抖,仿佛一直没有停止过,哪怕用尽全力捏紧方向盘,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发动汽车时连手刹都忘记放开。

“我开吧。”秦阗从副驾驶座下来,拉开车门,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于幸愣了愣,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解开安全带。

她的状态太不正常,安全带半天没有解开,秦阗俯下身,用半抱着她的姿势伸手按下了安全带扣。他离她很近,近到于幸可以清楚地闻到他身上极淡的烟草味道。他垂着眼,动作随意且漫不经心。

于幸浑浑噩噩地被赶去副驾驶座,秦阗发动汽车朝秦家的方向开了回去,狭小的车内空间一片静谧,于幸看着街道两旁飞速后退的景物,有些发呆。

“没想到会遇到她们,你不要放在心上。”秦阗的语气很平静,于幸却听出了几分安慰的味道。

他果然全部都听到了。

于幸侧过脸,不想让他看见自己骤红的眼角。她不知道秦阗在想什么,更害怕他说出什么让她无法回应的话,却听秦阗笑了一声,道:“原来你不喜欢我了。”

于幸怔住,大脑一片空白。

她无暇去想秦阗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喜欢他,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像哭又像笑,难堪地包裹着自己最后的尊严,道:“我本来就没喜欢你啊。”

秦阗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

第五章

于幸不再没事就去秦家了,这几年她在这边认识的新朋友并不少。她开始热衷于参加各种派对,找了一份又一份的兼职,将自己的所有时间全部填满。

等她再一次见到秦阗,已经是大半年后的事情了,那天天气晴朗,帝国大厦下游人如织,她和朋友取了票,正准备排队上电梯,突然被秦阗叫住。

秦阗穿着一身烟灰色的西装,身旁还跟着两个于幸没见过的人。秦阗个高腿长,面容俊朗,站在那里显得格外瞩目,许多人的目光都朝他看了过去。于幸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问道:“你也来登帝国大厦?”

“帝国大厦不只是一个景点,很多公司也在这里的。”秦阗笑了笑,道,“我来拜访一位朋友。”

于幸有些尴尬地“嗯”了一声,急匆匆地打完招呼想要离开,却被秦阗再次叫住。

“最近在忙什么?很久没见过你了。”秦阗抬起手松了松领结,朝于幸的方向走近了几步。

于幸下意识地朝后退了退,和于幸同行的是个女生,她看了看他们,小声对于幸说:“我先走了,一会儿联系。”

秦阗礼貌地朝她笑了笑,她的脸“唰”地红了,不等于幸反应过来,便摆摆手连忙跑了。

于幸进退两难,只觉得走或留都不合适,只好呆呆地站着,看着秦阗一步步走到她面前。他比她整整高出一个头来,站得太近,于幸便需要将头仰得很高才能和他对视。

等私人医生给于幸挂上液体离开后,于幸睡着了。秦阗坐在床边,半靠着床背,不断地去量于幸的体温。

夜晚很静,当时针指向凌晨一点的时候,秦阗支着头打盹,似乎有些困了,于幸不知怎么醒了过来,半睁着眼,声音很小地叫秦阗的名字。

秦阗便坐直了身体,低头看她,道:“怎么了,要喝水吗?”

他起身准备去给于幸倒水,于幸却用扎着针的手去拉他的胳膊,道:“别走。”

她的烧还未退,说起话来迷迷糊糊、颠三倒四的:“你终于来了,不要走。”

秦阗说:“你从来都没邀请过我来你这里,为什么要说我终于来了?”

于幸半眯着眼,又困又累的样子,似乎十分难受,她艰难地说:“我邀请过呀,邀请过很多次。”

秦阗“哦”了一声,循循善诱般哄她说出更多的话:“什么时候邀请的?”

“每天。”于幸说,“在我的每个梦里。”

秦阗静静地注视着她,半晌后低下头,在她的额间落下一个很轻的吻。

“睡吧。”他说,“你以后不用再在梦里邀请我了,梦醒的每一刻我都在。”

第七章

于幸发烧的那个夜晚过去之后,她很久都没再见秦阗,连秦阗发来询问她身体是否有好些的消息都没有回复。

那天晚上她烧得迷迷糊糊地,骤然间在自己的住处看到秦阗,便以为是在做梦,稀里糊涂地说了许多难以收场的话。

太卑微了,太难堪了,她想。

她爱了秦阗那么多年,秦阗明明了然于心,这些年也从未对她另眼相看过。好在那时她还拥有许多值得骄傲的东西,哪怕秦阗从不将视线放在她的身上,她也能坦然面对,甚至摆出更加骄傲的姿态。

但现在不一样,她已经知道秦阗或许是有女朋友的,也知道他并不喜欢自己,却依旧卑微低下地说出那些好像在祈求同情的话语。

她厌恶这样的自己。

秦阗找了她几次,大概是看她的态度不冷不热,慢慢地也不再找她。

本该觉得失落,于幸却松了口气。她不再和秦阗联系,但她依旧保持着每隔一段时间就给秦母打电话问候的习惯。这天在和秦母打电话的时候,秦母跟她抱怨了几句,说秦阗最近非常忙,公司的事情剛处理完,人就不知道去了哪里,连她都好些天未曾见过儿子了。

于幸安慰了秦母几句,挂了电话,躺在床上发呆,尽管刻意不让自己回想起那一天深夜在这里发生的事情,但她躺在床上的时候,总是会控制不住地想起在这张床上的那个一触即逝的亲吻。

短信的提示音突兀地响起,于幸拿起手机,是航空公司发来的机票信息,显示她购买了一张下周前往马累的机票。

没等于幸反应过来,秦阗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下周我的生日宴会在瑞提拉岛举办,机票我已经提前给你买好了,你会来的,对吧?”

秦阗从不过生日,于幸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他会这样声势浩大地举办生日宴会,也不知是偶然还是刻意地选在了她举办十八岁成人礼的地方。

于幸攥紧了手机,过了片刻才道:“那天不是周末,我还有课。”

“你在生气吗?”秦阗说,“那天我约你吃饭,挽着我胳膊的那个人是我的表妹,她一直在纽约生活。”

“我一直在等你问我她是谁,可是你一直没有问。”他说,“你不问,我就来解释给你听。”。

于幸弄不明白秦阗的意思,也不敢仔细去想,她稀里糊涂地搪塞着对方,还是没有拒绝成功。秦阗亲自出面替她请了假,而秦家的司机也在起飞当天很早地出现在了她的楼下,特地送她去机场。

时隔多年再去瑞提拉岛,时移世易,唯独这里的风光未曾改变。

她在抵达宴会现场后见到了许多人,这些人她曾以为这一生都不会再重逢。迎面而来的过往和回忆几乎要淹没了她,她甚至还看到了之前见到过的陈茜茜。

柔软的沙滩上吹来温暖的海风,她在指指点点的人群里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坐了下来,默不作声地看向远方。

暮色逐渐降临,秦阗出现在了礼台上,这场生日宴会没有蛋糕,所有的角落都用新鲜的玫瑰装饰,而秦阗面带笑容,开口说了第一句话:“虽然我是以生日的名义将大家聚集在这里,但过生日并不是我邀请大家来的主要目的。”

灯光落在秦阗俊朗的脸上,他继续说:“五年前,在座的很多人也来过这里,那一年于幸十八岁,她的生日在这里度过,这里拥有许多关于她的美好记忆。”

神情各异的人们朝于幸的方向看了过来,于幸的大脑像生锈的齿轮一样艰难地转动,手中的香槟滑落在地。

“五年后的今天,我邀请大家来到这里,我想要在所有人的见证与祝福下,向我喜欢的那个人表白。”

秦阗的目光遥遥地望向于幸的方向,道:“我知道你有许多担忧,但人生向来风雨过后便是彩虹,在将来的每一个日夜,我都会与你并肩前行,不会再让你经历任何的风雨。”

“于幸,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幻想得久了,便会让幻想中的那件事永远停留在虚幻的想象里,不指望也不期待有一天会成为现实。

于幸做过许多年天真无忧的小公主,也在这几年里尝尽了世间的种种冷暖,但她仍旧是她,努力而阳光地活着。

她知道自己正逐渐远离秦阗的世界,再也无法摆出从前骄傲的姿态,除了黯然离场,她别无选择。可等她终于学会放手,幻想中的事情却一点儿点儿地从梦境走向现实。

时光仿佛飞速倒退,回到了五年前的那个傍晚。瑞提拉岛的晚霞很美,于幸穿着一件红色的礼裙,散场后赤着脚走在沙滩上,去追正要回房间的秦阗。

那天她被一个小贝壳划伤了脚,非常夸张地喊着痛,秦阗终于肯回头看她,虽然表情依旧冷淡,但还是替她冲洗了那个细小的伤口。

于幸笑嘻嘻地问:“你喜欢这里吗?”

她忘了那一天的秦阗是如何回答的了,五年前微咸的海风吹皱海浪,漫过时光,穿过漫长的海岸线到达这里,而他的身影和眼前的他奇异地重叠在了一起,秦阗看着她,仿佛也只能看得到她。

这些年她总是逃避别人的目光,可此时此刻,却有无边的勇气从她心底升起,她好像又变回了那个可以任性妄为且有人宠爱的于幸。

她先是很小声地、不确定地轻声说:“好啊。”

全场一片寂静,而秦阗的神情耐心又认真。

他们认识了太多年,目光却从不曾像此刻这样交汇在一起过。

她抬起头,对秦阗朗声道:“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