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护士拖延行为与自我职业规划的相关性分析

2020-02-22 07:29:26 中国现代医生 2020年36期

袁忠亮

[摘要] 目的 探討男性护士拖延行为与自我职业规划的相关性。 方法 选取2019年1~12月我市三所医院男性护士52名为研究对象,采用整群抽样法对人口学资料调查表、一般拖延量表和自我职业规划量表进行相关调查,采用Pearson相关性分析法分析拖延行为与自我职业规划之间的相关性。 结果 在经纳入与排除标准筛选后,纳入52名护士作为研究对象,男性护士拖延评分为(54.63±11.53)分,其中无拖延11人,轻度拖延31人,重度拖延10人,不同学历、职称、是否有编制和生育情况的男性护士拖延行为评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男性护士自我职业规划评分为(36.17±8.53)分,不同学历、护龄、职称、是否有编制以及月收入的男性护士自我职业规划评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对男性护士拖延行为与职业规划进行Pearson相关性分析得知,两者呈负相关,差异有统计学意义(r=-0.407,P=0.015)。 结论 男性护士的拖延行为较为普遍,特别是在二孩、有编制、护师以及大专护士中拖延行为突出,男性护士拖延行为与自我职业规划呈负相关。因此在针对男性护士管理过程中,应通过有效方法来降低男性护士的压力,减少拖延行为,促进护理人员队伍的建设。

[关键词] 男性护士;拖延行为;自我职业规划;相关性分析

[中图分类号] R181.3+1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673-9701(2020)36-0174-04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correlation between male nurses' procrastination behavior and self-career planning. Methods A total of 52 male nurses from three hospitals from January to December 2019 were selected as the research subjects according to the cluster sampling method, and the demographic data questionnaire, general procrastination scale and self-career planning scale were investigated. Pearson correlation analysis method was used to analyze the correlation between procrastination behavior and self-career planning. Results After screening by inclusion and exclusion criteria,52 nurses were selected as the subjects of this research. Male nurses scored(54.63±11.53)points,including 11 people without procrastination, 31 people with mild procrastination,and 10 people with severe procrastination. There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the scores of male nurses with different educational background, professional titles,establishment and fertility (P<0.05). Male nurses scored (36.17±8.53) points in self-career planning, and there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the scores of male nurses with different educational background, nursing age, professional title,establishment and monthly income(P<0.05). It was shown in Pearson correlation analysis of male nurses' procrastination behavior and career planning that there was a negative correlation between them, and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r=-0.407, P=0.015). Conclusion The procrastination behavior of male nurses is more common, especially among those who have two children,nurses with establishment,nurse practitioner and junior college nurses. The procrastination behavior of male nurses is negatively correlated with self-career planning. Therefore, in the management of male nurses, effective measures should be taken to reduce the pressure of male nurses, so as to reduce procrastination and promote the construction of nursing staff.

[Key words] Male nurses; Procrastination; Self-career planning; Correlation analysis

拖延行为广泛存在人类社会中,其存在于个体生活、工作以及学习中,可作为一种负性行为表现形式在延缓及回避的态度中应对相关事物[1]。相关研究显示,拖延行为存在多方面综合性影响,这其中主要包括情感、压力、行为动机等对事件管理的不积极,严重者可以引起自责、罪恶感和内疚感[2-3]。男性护士作为医院中特殊的护士群体,其工作性质为工作杂、任务重、责任大、工作时间不规律,承受着心理压力,除对患者进行救治外,还要做好个人防护,以防发生各种应急和职业暴露的发生。另外与社会认同度低形成强烈反差的是男性护士的收入普遍较低,因此在工作中可以产生更多的拖延动机[4]。在以往的研究中,主要应用自我管理对拖延行为进行干预,对产生拖延行为的主要原因如个体信念不足、目标与行为不符并未涉及[5]。个体对职业的系统计划主要体现在职业规范和个体目标实现。本研究对男性护士拖延行为和自我职业规划进行调查,对其相关性进行研究,从而为干预男性护士拖延行为,提升护理质量提供实践依据。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采用整群抽样法,收集2019年1~12月在我市三所医院工作的男性护士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均具有护士执业证书;均要求连续在职在岗超过1年;均为在院注册男性护士。排除标准:外院、规范化、实习者;返聘及病假者;正接受心理治疗者;有重大躯体疾病者;近半年内生活发生重大负性事件者[6]。根据纳入与排除标准,共有52名男性护士符合纳入标准,所有纳入研究的男性护士均签署知情同意书。

1.2 方法

1.2.1 调查方法  对纳入本研究的男性护士进行培训,内容主要包括本研究目的、意义、调查问卷的填写方法、注意事项等,在指导问卷填写时要使用统一的指导语,所有问卷均采用不记名方式填写,要求独立填写不得代填,填完后当场收回。本调查共发放问卷52份,收回52份,有效52分,有效回收率为100%。

1.2.2 调查工具  本研究共使用三种调查工具,包括人口学调查表、一般拖延量表和自我职业规划量表。(1)人口学调查表:由调查人员自行设计,调查内容包括性别、年龄、学历、护龄、编制、职称、婚姻情况、月收入、生育情况。(2)一般拖延量表[7]:采用戴晓阳编制的《一般拖延量表》,主要反映被调查人员拖延行为的严重程度。包括正向条目11个和负向条目9个,共20个条目。每个条目的评分方法采用Likert 5级评分法进行计分,评分范围为20~100分,得分越高说明拖延行为越严重,具体评分标准:<53分为无拖延;53~63分为轻度拖延;>63分为重度拖延。此量表Cronbach's α系数为0.82,重测信度为0.80。(3)自我职业规划量表[8]:采用龙立荣编制的《自我职业生涯管理量表》。此量表共有14个项目,每个项目评分范围为1~4分,评分越高代表自我职业规划越好。量表Cronbach's α系数为0.85,信度系数为0.86,效度指数为0.90。

1.3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2.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处理,符合正态分布的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x±s)表示,采用t检验,多组间比较采用方差分析,相关性分析采用Pearson相关分析,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基本情况

本研究一共纳入52名男性护士,年龄20~45岁,平均(35.27±5.12)岁;大专10人,本科28人,本科以上14人;护龄2~23年,平均(8.06±2.53)年;护士12人,护师31人,主管护师9人;编制内12人,合同40人;有配偶34人,无配偶18人;月收入2000~6500元,平均(3862.15±624.19)元;未育19人,一孩20人,二孩13人。

2.2 男性护士拖延行为评分

52名男性护士拖延评分为(54.63±11.53)分,其中无拖延11人,轻度拖延31人,重度拖延10人。通过单因素分析发现,学历为大专的护士拖延行为得分高于本科和本科以上的护士(F=5.434,P=0.007);职称为护师的护士拖延行为得分明显高于护士和主管护师(F=6.263,P=0.004);有编制护士拖延行为得分明显高于合同护士(t=6.003,P<0.001);生育二孩护士拖延行为得分明显高于未育及生育一孩护士(F=9.534,P<0.001);急诊科护士拖延行为得分在年龄、护龄、配偶情况、月收入方面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3 男性护士自我职业规划评分

男性护士自我职业规划评分为(36.17±8.53)分。通过单因素分析发现,学历为本科以上护士自我职业规划评分明显高于大专和本科护士(F=8.861,P<0.001);护龄>10年护士自我职业规划评分明显高于护龄1~5年和6~10年的护士(F=7.368,P<0.001);护士职称为主管护师自我职业规划评分明显高于护士和护师(F=6.452,P<0.001);有编制护士自我职业规划评分明显高于合同护士(t=8.369,P<0.001);月收入>5000元的護士自我职业规划评分明显高于<3000元和3000~5000元的护士(F=11.027,P<0.001);急诊科护士自我职业规划评分在年龄、配偶情况、生育情况方面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4 男性护士拖延行为与职业规划相关性分析

对男性护士拖延行为与职业规划进行Pearson相关性分析得知,两者呈负相关,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r=-0.407,P=0.015)。

3 讨论

随着近些年社会生存压力的逐渐增加,各种娱乐设施的普及,使得人们享受安逸而躲避压力的行为越来越多,随之拖延行为也逐渐增多,进而造成学习能力下降,事业发展停滞不前,甚至影响身心健康和积极的生活态度[9]。本研究结果显示,男性护士拖延行为处于中等水平,无拖延行为护士占据较少比例。拖延行为除与自身人格特征、性别以及年龄有关外,还与多种因素有关,如情绪、时间观念、外界负性压力等。

本研究结果显示,学历、职称、编制以及生育情况均为男性护士拖延行为的主要影响因素;特别是护师、生育二孩、有编制的护士群体存在着明显的拖延行为,这也是拖延行为的主要因素。拖延与焦虑情绪密切相关,在焦虑情况下个体的拖延行为更为明显。与未婚和生育一孩的男性护士相比,生育二孩的男性护士在工作中面临的压力更多,经济压力、生活压力以及精神压力均会无形地对男性护士拖延行为产生影响[10]。男性护士作为护师群体中的中坚力量,多数人面临人生转折,如生育、婚姻、职称的晋升,而在此期间受到打击或阻碍可以加重拖延行为的产生。有编制的男性护士往往存在懈怠心理,对人生规划也会放慢脚步,将重心转移至家庭及经济方面。随着优质服务理念的不断进步和发展,患者对护理服务的要求也逐渐提高,而二胎政策的开放也使得男性护士职业压力、家庭压力以及时间压力互相影响,造成拖延行为的产生,并影响护理质量的提升[11]。

男性护士在医院内往往从事较为繁琐的护理工作,其在完成科室任务的同时,还要面对培训、自我提升、增强知识储备的活动,并不断改善自身能力,从而适应工作需求。男性护士在高强度的工作环境下,体能与心理均超负荷运转,心理应激反应大,使得个体较易发生焦躁、拖延等负性行为[12]。因此,对护理人员进行职业规划引导和干预成为必然趋势。护理职业规划是制订目标、计划并为之努力的过程,由护理人员自身需求和未来职业发展所决定的[13]。职业规划可以作为男性护士的个体信念,并重点体现在影响护理人员专业化和事业化发展的一项重要因素,同时对护理人员应对总结挫折感、沮丧感和失败感有很大帮助[14]。本研究结果显示,男性护士自我职业规划与拖延行为之间存在明显的负相关。男性护士自我职业规划评分为(36.17±8.53)分,处于一个较低水平,不同学历、护龄、职称、是否有编制以及月收入的男性自我职业规划评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因此要减缓男性护士拖延行为的发生就要从提高男性护士自我职业规划入手,找出其影响因素。相关研究[15]显示,相对于职业规划低的护士,有明确自我职业规划的护士在应对问题时更从容、更有效率。

综上所述,男性护士的拖延行为较为普遍,特别是在二孩、有编制、护师以及大专护士中拖延行为更为突出,且男性拖延行为与自我职业规划呈负相关。因此,在护理管理过程中应通过有效方法来减轻男性护士的压力,减轻拖延行为,并促进护理人员队伍的建设。

[参考文献]

[1] 宋清洁,康利,熊莉娟.551名三甲医院护士拖延行为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湖北医药学院学报,2020,39(1):86-89.

[2] 米元元,董江,刘欢.护士职业倦怠真实体验的质性Meta整合[J].护理学报,2019,26(3):34-39.

[3] 宋庆,王伶俐,肖飞,等.护士职业生涯管理与规划现状及其影响因素[J].解放军护理杂志,2018,35(5):45-48.

[4] 陈清梅.急诊科护士希望特质对其未来工作自我清晰度的作用[J].职业与健康,2019,35(6):785-789.

[5] 黄秀兰.急诊科护士应对效能与拖延行为调查[J].蚌埠医学院学报,2016,41(8):1097-1101.

[6] 戴晓阳.常用心理评估量表手册[M].北京:人民军医出版社,2015:105-108.

[7] 龙立荣.职业生涯管理的结构及其关系研究[M].湖北: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69-76.

[8] 朱丽华,贺格格,曾新华,等.团体辅导对军队医院聘用护士职业倦怠和工作满意度的影响[J].职业与健康,2020,36(4):461-464.

[9] 黄奇,王俊娜,张洋,等.职业生涯规划与管理对护士职业发展影响的研究[J].中国护理管理,2018,18(1):73-77.

[10] 朱枫,丁亚萍.本科生拖延行为与自我效能感现状及相关性研究[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7,23(9):1305-1310.

[11] 谢文瑶,蔡益民,吴贤琳.实习护生个人职业生涯规划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9,25(21):2755-2758.

[12] 常明明,屈清荣,李惠东,等.硕士学历护士轮转期间工作体验的质性研究[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9,25(29):3750-3754.

[13] 张桂香,李建华,郭云. 手术室护士拖延行为与自我职业规划的相关性研究[J].职业与健康,2019,35(14):1947-1951.

[14] 王消消,王玉玲,譚璇.硕士学位护士职业认同与人文关怀效能的相关性研究[J].护理管理杂志,2018,18(1):12-15,31.

[15] 王一龙,贺学敏.“90 后”护士职业生涯状况与工作压力源和心理资本的相关性分析[J].职业与健康,2018, 34(4):501-503,508.

(收稿日期:2020-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