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个里面挑哪个呢

2020-03-13 08:15【匈牙利】约卡伊·莫尔
风流一代·经典文摘 2020年1期
关键词:听的歌有钱人小家伙

【匈牙利】约卡伊·莫尔

从前,有个叫约翰的穷鞋匠住在佩斯这个大城市里,独自抚养他的九个孩子。

要是做鞋,他不得不做九双;要是切面包,他不得不切九片;要是铺床……整个房间从门到窗都摆满了床。当他为了养活这些小家伙半夜还得在条凳边忙着做鞋的时候,当他哄着这个或那个睡觉不老实的孩子入睡的时候,这个好心的手艺人常常独自叹息。

一个圣诞节晚上,约翰师傅因事回家晚了点。他带回各种现成的皮子,还拿回来一小笔钱款——刚够继续他的手艺和维持一家的日常需要。在他匆忙回家的路上,他看见小摊上摆满了镀金镀银的圣像和糖娃娃,虔诚的女摊贩在每个街角兜售这些东西,她们只卖给品行端正的孩子们。她们甚至先问问买东西的孩子品行好不好,因为她们不愿意把任何东西卖给坏孩子。约翰师傅在好几个摊子前停下来,要不要买点什么呢?可是九个孩子统统都买?那他担负不起!但总不能只给一个孩子买礼物呀,这会叫别的孩子难受的。不,他得给他们另外一种圣诞礼物!这个礼物要又漂亮又好玩,打不破、玩不坏;要他们个个都喜欢,而且谁也不能从谁那里抢走。

“喂,孩子们——一、二、三、四……你们都在这儿吗?”约翰师傅回到他那有九个孩子的家里,大声问道,“你们知道今天是圣诞节吗?这是一个大节日,一个最快乐的节日。今儿晚上我们什么活儿都不做;我们大家要一起快活快活。”

孩子们简直高兴得把房子都闹翻了。

“等一等,我教你们唱很好听的圣歌,算是我送给你们的圣诞礼物。”

小家伙们爬上爸爸的膝盖,张开小胳膊搂着他的脖子。为了这首好听的歌,他们差点儿把爸爸的椅子翻倒了。

“我说什么来着!你们放规矩点!你们要排队。小的在前,大的在后。”

他帮他们排好队,像风琴管子似的。最小的两个,一个抱着爸爸的膝盖,一个抱着爸爸的胳膊。

“现在别作声了!我唱一句,你们跟着唱一句。”于是,约翰师傅显出一副严肃而虔诚的样子,脱下他那顶绿色的帽子,唱起那首好听的圣歌来,“听呵,天使高声唱……”

这个调子,大的几个男孩、女孩一听就学会了,小的几个比较麻烦,他们老唱走调,也不合拍子。最后,他们全都会唱了,听他们九个合唱这首好听的歌,真叫人打心眼里高兴。这首歌原是天使们在那值得纪念的晚上唱的,也许此刻还在唱呢,因为这九个天真漂亮的小家伙唱着这首和谐快乐的歌寻求着天上的应和。当然,天使们在天上是欢迎孩子们歌唱的。

不过,这歌声却没有受到楼上主人的欢迎。一个有钱的单身汉住在那儿,孤零零的一个人,却住着九间房。他没有老婆,也没有孩子,可是有数不清的钱。

那天晚上,这个有钱人正坐在第八个房间里纳闷:为什么他吃的东西这样没有味道?为什么报上尽是这样一些没趣的新闻?为什么宽敞的房间会这样气闷?为什么在弹簧床上不能安睡?

这时,约翰师傅居住的楼下那个房间却传来热情的、愉快的歌声,起先,只是隐隐约约听得见,之后就愈来愈响了。最初他尽可能不去听,希望歌声很快便会停止,可是当他们周而复始地唱到第十遍的时候,他再也忍受不住了。他弄灭了雪茄,穿着睡衣就下楼冲进鞋匠的房间。他推开门,这时他们刚唱完第一节。约翰师傅恭敬地从他那个三脚凳上站起来,迎接这位有钱人。

“你就是约翰师傅吗?”有钱人问。

“是的,先生,您有什么吩咐?要定做一双漆皮靴吗?”

“我不是为这个来的。你有一大帮孩子?”

“是的,先生。大大小小,我有好多张嘴得养活。”

“就是唱起来也有好多张嘴哪。听我说,约翰师傅,我要让你走运。把你的儿子给我一个吧,我收养他做儿子,供他念书,带他一同到外国旅行。我要把他教育成一个上等人,以后,他就有钱接济别的孩子了。”

约翰师傅听了这番话,眼睛瞪得像个盘子似的。把一个穷手艺人的儿子变成上等人——这是一桩大事情。谁都得认真想想!当然,他愿意把一个孩子送给这个有钱人,这是个好运气。

“唔,那么在他们当中挑一个给我好了,我们这就去吧。”

挑谁好呢?约翰师傅心里暗自思量:“这是小山陀尔。唔,不能让他去,他是个好学生,将来可以当牧师。老二是个姑娘——这位先生不要女孩子。再就是费伦茨,他已经可以帮我一把了,没有他,做起买卖来真不知怎么办。这是小约翰,他的名字和我一样,我舍不得他。小约瑟呢,模样儿活像他的妈妈,他总使我想起她来,他一定得留在家里。下一个又是个姑娘,用不着考虑了。再就是小帕里,他妈妈最疼爱的孩子。唉,要是我把他交给陌生人,这可怜的女人准会在坟墓里睡不安心的。这两个还太小,你拿他们怎么办呢?”

就这样,他把孩子们统统考虑了一遍,可还是拿不定主意。随后他又重新考虑,这一次从最小的考虑起,不过结果完全一样,他不知道该送哪一个,因为他个个都爱。

“这样吧,孩子们,你们就自己决定吧。你们哪一个愿意离开家,去做大老爷,去坐马车呀?来,说吧,谁愿意去就站出来吧!”

可怜的约翰师傅说到这里,几乎要流泪了,孩子们全都躲到他的背后。他们一个个拉着他的手,抱着他的腿,揪着他的皮围裙,把他偎得紧紧的,避开那位陌生的先生。

最后,约翰师傅再也忍不住了,他张开胳膊把孩子们统统抱住,紧紧地搂着他们,眼泪落到他们头上,孩子们也跟着哭起来了。“这是办不到的,亲爱的先生,这是办不到的!既然仁慈的上帝把孩子们赐给我,我就哪一个都不能舍弃了。”

那个有钱人表示这一点他已经明白了,不过,鞋匠至少可以同意不要和他的孩子们再唱下去了,这样他将获得一千彭果。约翰师傅有生以来还没有见过一千彭果这么多的钱,现在他觉得这笔钱已经落到手里了。

那位先生又上楼回到他那些沉闷的房间去了。约翰师傅查看了一下那张从未见过的一千彭果的钞票,然后不安地把它锁进箱子,把钥匙放进口袋,随后就沉默起来了。

小家伙们也都不吱声了,他们是不准唱歌的。几个大的闷闷地蜷坐在椅子上,要弟妹们不要响,告诉他们千万不要唱歌,因为楼上那位有钱的先生会听见的。

约翰师傅自己不声不响地在屋里踱来踱去。他老婆生前最宠爱的儿子走过来,央求他把那首最好听的歌再教一遍,因为他已经忘记了,可是约翰师傅粗暴地把他推开。“不准唱歌!”

随后他绷着脸在条凳旁边坐下来,开始使劲地捶打一双皮靴子,他埋头干活,什么也不想,直到后来他不知不觉地哼了起来:“听呵,天使高声唱……”

起先他打自己的嘴巴,过后又变得非常生气。他扔下錘子,一脚踢开原先坐着的小凳,打开箱子,拿出那张一千彭果的钞票,冲上楼去找那位有钱的先生。“亲爱的先生,求您收回这笔钱吧,我用不着这笔钱。让我想唱的时候就唱吧,这比一千彭果重要得多。”

他把钞票放在桌子上,就飞也似的回到自己的家,一个挨一个吻过了所有的孩子,然后把他们排好队,像一排风琴管子似的,自己坐在他们中间的矮凳上,嘹亮地唱起来了:“听呵!天使高声唱……”

他们十分快乐,仿佛整幢大房子都是属于他们的。至于这幢大房子的主人,却孤独地在他那九个房间里踱来踱去,他只是纳闷:在这无聊的世界上,别人为什么这样快乐?

(如夏摘自少年儿童出版社《外国儿童短篇小说》,西米绘图)

猜你喜欢
听的歌有钱人小家伙
住在北极的小家伙们等
稻草人与麻雀
上学的好处
我只能想您
动物节
当然是你掏钱
爆棚的正义,往往是识见不足的愚蠢
记录仪
最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