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静结合法

2020-05-19 15:20:08 作文周刊·七年级读写版 2020年9期

贺景华

在寫景状物和写人叙事的文章中,若孤立地写动态或静态场景,往往不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若能将动态描写与静态描写结合起来,动静相衬、动静转换,定能绘出栩栩如生的画面来。

【左读名家经典】

在低低的呼唤声传过之后,整个世界就覆盖在雪白的花荫下了。

丽日当空,群山绵延,簇簇的白色花朵像一条流动的江河。仿佛世间所有的生命都应约前来,在这刹那间,在透明如醇蜜的阳光下,同时欢呼,同时飞旋,同时幻化成无数游离浮动的光点。

这样的一个开满了白花的下午,总觉得似曾相识,总觉得是一场可以放进任何一种时空里的聚合。可以放进《诗经》,可以放进《楚辞》,可以放进古典主义,也同时可以放进后期印象派的笔端——在人类任何一段美丽的记载里,都应该有过这样的一个下午,这样的一季初夏。

(节选自席慕蓉《桐花》)

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

(节选自朱自清《荷塘月色》)

读有所思

在写作过程中,作者为了增强画面的动感、营造独特的意境,往往会使用动静结合的方式来描绘环境,刻画人物活动的细节。所谓动静结合,就是在一种意境里描写动态与静态,并且往往是以静为主、以动衬静,达到意境和形象的和谐统一。这种方法能使文章活泼生动,给静态的事物注入生命的活力,给读者留下栩栩如生的印象。动静结合的种类,一是动静组合,二是以动写静,三是以静写动。它主要有以下三个作用:

1.增强画面的动感,营造具有感染力的意境。

2.凸显语言表达的艺术性,以独特的形式、独特的视角,表达独特的情绪、情感。

3.突出文中人物或作者的某种心境、心态和情绪。

如第一个选段中,作者就运用生动优美的笔触描绘了桐花盛开的美景,视觉与听觉相结合,把静态的花海在大山衬托下的情状比作流动着的河流,化静为动;同时,把阳光比作醇蜜,更是将这幅画面写得美不胜收。

第二个选段中,则出现了很多动静结合的描写。如荷叶的静和微风送来的清香相结合,叶子本是静态,但密密挤在一起形成波痕,在风的吹动下又形成波浪。月光本是静态,但透过树影,形成参差的斑驳的黑影,不断变化,将静景转化为动景,写出了荷塘月色的静谧与和谐。

思有所悟

写作时,同学们需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对事物的观察要多角度

写作时,对事物的观察不应只关注静态时的情态,而应从细处着眼,观察动态时的情态,并把二者结合起来,从而突出事物的整体性与生动性。如《紫藤萝瀑布》中,作者既写了动态的紫藤萝仿佛在欢笑的情态,又以灵动的笔触写出了紫藤萝的香气迷人,给人以宁静的感觉。两者有机结合,让一树充满勃勃生机的紫藤萝花如在眼前。同样,写人也可以运用动静结合的手法,即以人的外貌、表情、姿势等静态的描写结合动作、语言等动态的描写,这样就能全面地突出人物的特点。

二、多种修辞手法的运用

写作时,同学们应大胆创新,巧妙地使用比喻、拟人等修辞手法,把自己独特的感悟融于其中,创造出独特的表达效果。但需谨记:修辞手法不是用得越多越好,它是为动静结合法准备的。

综上所述,同学们要根据实际需要,灵活地选取动静结合法行文。要有所创新,这样,才能写出有个性的作文,即用我的笔,写我的心,抒我的情。

【右写典范作文】

回南天

◎李 涵

回南天又来了。

走廊的瓷砖地很滑,每走一步都得小心翼翼。玻璃窗、洗手间的镜子,仿佛都覆上了一层砂纸,模模糊糊的。清晨的浓雾直至晌午都未散去,空气里漫着黏腻的水汽,连带着肺也在水里泡过一般,迷迷茫茫。岭南的春秋本就如昙花一现,短暂得让人没反应过来便仓皇逃走了,然后响雷滚滚袭来,蝉鸣吱吱不停。或许也没那么短暂,但人的心思全在除湿工作上了。昨天晾的衣服还没有干,袜子、鞋子也都湿漉漉的。睡觉也只能躺在沾着湿气的床单上,盖着潮湿的被子。

我的学校在郊区,珠江入海口的地界,回南天的厉害自是不用多说了。想必城中也是不大好受的,珠江面上的水汽指不定把我家熏成什么样子了。

学校的草地旁有一棵矮树,去年冬天就十分引人注目。不为什么,就是因为它光秃秃的,没有一片叶子。岭南的冬天,湿冷是湿冷,但大部分树还是有叶子的。每次从食堂走向宿舍,我都会看它一眼,对这又矮又丑的异类生出些莫名的期待。许是上天不忍见它这般丑模样吧,到了回南天,它竟成了校园里唯一开花的树!花不大,却缀了满枝,粉白粉白的,让肚子饿了一上午的我想起了糯米糍的颜色。“菊花园里氹氹地转吧,阿妈教你歇一歇,炒米饼啊糯米糍,你嘻嘻哈哈地跳。”有了这些讨喜的小生灵,那矮丑的树蓦地赏心悦目了起来,树枝也有了点水墨画的味道,交错盘生,缠绵悱恻。杜鹃也停下脚步,倚着枝干去嗅那花,似是耳鬓厮磨。

如今又一轮春秋,同是在回南天,这糯米花又开了;且比去年更美,但对一个学生来说,没有什么知与谁同的痴恨,更没有携手游芳丛的回忆,可我还是期待着,明年的糯米花更美。

我是个懒孩子,从周一开始便想着周五回家。我早就打算好这周末要去哪里写生了,就去上下九走走吧。画画那狭长错综的老巷,画画那壁上渗着水珠的骑楼,那些天天在清仓的店铺,那些把身子探出楼外的招牌。或许我还可以坐坐船,驶过人民桥、解放桥、海珠桥、海印桥,从西关到东山,画那洋楼、高楼,小蛮腰、大烟囱。或许这周末春天就要不辞而别,回南天走了落雨天来,或许可以画那落雨大、水浸街。就让我用铅和碳,勾勒这一泓珠水吧。

拿起伞,去白云上踏青吧。

(西南大学临高实验中学初中部)

点评

小作者用七彩的画笔描绘岭南,也用优美的语言描绘她心中的回南天。文字如粒粒珍珠,细腻圆润,光彩熠熠。记忆与现实交织,人与景相融,心情是绚丽的水粉,将岭南的回南天一点点品味,一次次渲染。自然的生机,跳跃的想象,岭南的画意,曼妙的诗情,在微微潮湿的空气里酝酿出了软软甜甜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