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也有自己的光芒

2020-05-19 15:20:14 作文周刊·七年级读写版 2020年12期

鲁迅笔下矮胖却有“伟力”的“长妈妈”,杨绛眼中不幸却善良的人力车夫老王,李森祥虽有梦想却一生卑微的“父亲”,还有那沉稳、智慧的卖油翁,他们都是平凡的小人物,不起眼,不张扬,但他们身上闪现的人性光辉,却引导我们向善、务实、求美。小人物一样可以绽放光芒,抵达某种人生境界。

【阅读训练一】

花开的声音

路的两边是山,山的两边是崖。沿着细长而崎岖的山路,她牵着孩子的小手,向山下走去,步履沉重而缓慢。

“妈妈,我听到花开的声音了!”孩子扬起小脸,满脸兴奋地说。

她向路旁看去,漫山遍野的花开了,开得正盛,一簇簇、一片片,像一张张盛开的笑脸。一阵微风拂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花香,耳畔响起树叶的“哗哗”声。她蹲了下来,闭上眼睛。“嗡嗡嗡……嗡嗡嗡……”花丛中传来一阵细微的蜜蜂轻鸣。她把孩子紧紧搂在怀里说:“妈妈也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妈妈,花儿漂亮吗?”孩子眨了眨眼,一双大眼睛像两颗乌黑的玻璃球,暗淡、深沉,像一潭死水,没有一丝涟漪。

她拉着孩子胖乎乎的小手,伸到一朵正在盛开的花朵上,孩子的小手贪婪地摩挲着一片片鲜红的、嫩嫩的花瓣,一脸的期盼和向往。“漂亮,花儿就像我们的小欣欣一样漂亮!”说这话时,两行清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从她粗糙的脸庞上滚落。

青山无语。绵延起伏的群山,像一块被人抖了一下的绿绸子,掀起一道道沟壑纵横的皱褶。她抬起头,目光不由自主地投向不远处的山崖。当年,她丈夫与同村的牛二上山采草药,就是在那座崖下,遇到山体垮塌,在一块巨石砸向她男人的那一瞬间,牛二用力将他推了出去。结果,她男人失去了双腿,牛二却抛下孤零零刚满周岁的女儿永远地留在了山崖下。

“妈妈,送给你。”她失神地看着山崖发愣时,孩子摸索着,将一束夹杂着一些杂草的鲜花递了过来。她笑着接过鲜花,将孩子背到背上,说:“快走吧,去晚了医生都走了。”

乡集上,人来人往,送医下乡医疗队正在忙碌地为村民们免费义诊。医生翻开孩子的眼睑看了看,问:“多长时间了?”她迟疑了一下,答道:“从小就看不见。”

医生摇了摇头说:“这个没办法治,是眼角膜出了问题。”

“那把我的眼睛换给她吧,她还小。”说这话时,她显得很平静。

“哪有那么简单,眼角膜移植,要省级的大医院才能做。”医生看了看她那双破了个洞、露出半个大脚趾的解放胶鞋,嗫嚅着:“那得好几万块钱呢!”

她不再说话了。

几天后,后山的矿上来村里招人,一个月好几千的工资,她报名了。

后山的矿洞里昏暗、潮湿、阴冷,不时有碎石掉落,但她干得很起劲儿。她掰着粗糙开裂的手指头计算着工钱,一想到不出三四年,孩子就可以看到那些漂亮的花儿了,她全身就充满了力气。

可第一个月的工资还未领到,矿洞便塌了,一块石头砸中了她。弥留之际,她紧紧抓住医生的胳膊说:“把我的眼睛换给我女儿,现在我有钱了,抚恤费就有好几十万呢!”她的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像一个负债累累的人,终于还清了所有的债。

漫山遍野的花儿开了。山坡上,又多了一个小土堆,静静地卧在野花丛中,像一只眼睛,默默地注视着连绵的大山、遍地的野花和山坡上袅袅升起的炊烟。

多年以后,一个女孩跪在坟前,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炯炯有神。她点燃纸钱,从贴身的衣兜里掏出一张发黄的纸,慢慢展开,扔进燃烧的纸钱里,火苗渐渐吞噬纸条上的一行小字“牛二遗女,当如吾儿”。

空气中飘来野花淡淡的清香,辛勤的蜜蜂在花丛中穿梭忙碌,“嗡嗡嗡……嗡嗡嗡……”,女孩清澈的眼眸里流下两行清泪:“妈妈,你听,花开的声音!”

(作者万吉星,选自《微型小说选刊》2018年第13期,有删改)

思考

1.通读全文,用简洁的语言概括小说的主要情节。

2.画线句子的环境描写在文中有何作用?试结合全文进行分析。

3.文中两次写到小欣欣的“大眼睛”,各有什么作用?

【阅读训练二】

我记住了唐六妹

《红楼梦》中有句话,“大有大的难处”,在重庆洪崖洞小吃街这样的地方,对一个外乡人而言,这句话可改作,“多有多的难处”——不知道该作何选择。初次到重庆,我一个人走来走去,眼花缭乱,感到很茫然,最后随便走进一家:小小的店堂,敦实的小桌凳,没什么特别之处,却很顺眼,俗话说选不如撞,果然,撞进去也就踏实了。

我要了小面,又要了酸辣粉。小面是头一天就听重庆的朋友推荐的,而酸辣粉在我的理解中就是我们北方的凉粉一类。酸辣粉先上来了,出乎意料,上面覆盖着满满的肉末,我用筷子尖挑起一点尝尝,有浓郁的猪油味道。于是我把它推到一旁,重新叫了一碗凉粉。老板有些诧异,问我:“是不是有什么禁忌?”我忙解释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酸辣粉里会有肉,我不太喜欢吃油腻的东西。不过,这碗我会一并买单。”

于是,我吃了很香很辣的凉粉,吃了同样很香很辣的小面。结账时,故事发生了:老板竟不肯收酸辣粉的钱。我深感意外,说:“这不合适,东西是我自己点的,再说那碗粉我已经动过了。”老板回答道:“你是外地人嘛,好多事情不知道,下次就知道了嘛。”三下五除二,老板为我结了账,那碗酸辣粉自然免了单。

一碗酸辣粉,四元錢,而一碗小面和一碗凉粉加起来才不过四元五角。走出小店,我回头看了一眼它的招牌,红底白字写着:唐六妹。于是,在阴雨连绵的山城重庆,我记住了这个对我而言很温暖的名字。

这让我想起另一件事。那是几年前,在纽约的地铁站,一个最容易让异乡人感到迷茫、孤独和恐惧的地方。那一天,我站在人流熙来攘往的地铁检票口,抬头茫然地看着悬挂在头顶上方的指示牌。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吃惊地回头,只见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亚裔,黑眼睛黄皮肤,凭他眼睛里的神情,我看出他是我的同胞。果然,他手里拿着一张磁卡,指指检票口,用汉语对我说:“你进去吧,我替你划了。”说完,他转身而去,似乎是怕我道谢,迅速消失在各种肤色汇成的人流里。

我走进检票口,心里一阵温暖。至今,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使这个刚刚走出站口的男人在看到我的那个瞬间,内心突然柔软了一下。是我脸上那种不自觉流露出的异乡人的无助、紧张和迷茫吗?或许是我孑然独立的身影让他想到自己初来乍到时的种种辛酸?我不知道。但传说中最冷酷的纽约,人心最硬的纽约,视他人为地狱的罪城,却在这一瞬间向我流露出它的善意和温情。

世界上的大城市,对异乡人而言,差不多都是冰冷的,喧嚣着拒人于千里之外,但总有这样的缝隙:比如,唐六妹小吃店一碗免单的酸辣粉;比如,纽约地铁检票口前一只拍在陌生人肩头的手。人性的光芒就从这样的缝隙中流泻出来,如同阳光钻出云层。它惊鸿一现的照耀永远是我走进一个新地方,面对一群陌生人的勇气之源,我愿意以这样的方式记忆一座城市。

(作者蒋韵,选自《读者》2019年第11期,有删改)

思考

1.选文主要写了哪两件事?

2.结合上下文语境,谈谈你对文中加点词语的理解。

3.谈谈你对文中画线句子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