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驼祥子》导读

2020-05-19 15:20:11 作文周刊·七年级读写版 2020年11期

【作家名片】

老舍(1899—1966),原名舒庆春,字舍予,满族,北京人,中国现代著名小说家、戏剧家。1951年12月被北京市人民政府授予“人民艺术家”的称号。老舍以长篇小说和剧作著称于世,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老张的哲学》《四世同堂》《骆驼祥子》,中篇小说《我这一辈子》《月牙儿》,话剧《茶馆》《龙须沟》等。他的作品大都取材于市民生活,为中国现代文学开创了重要的题材领域。他所描写的自然风光、世态人情、习俗风尚,运用的群众口语,都呈现出了浓郁的“京味儿”。他的作品被译成20余种文字出版,内容到形式雅俗共赏,并以其独特的幽默风格和浓郁的民族色彩受到了广大读者的青睐。

【作品背景】

《骆驼祥子》以一个普通人力车夫祥子的人生历程为线索,以20世纪20年代末期的北京市民生活为背景,详细描写了祥子买车的三起三落,展示了军阀混战下北京底层贫苦市民的生活图景,深刻地揭露了旧中国的黑暗,控诉了统治阶级对劳动者的剥削、压迫,表达了作者对劳动人民的深切同情。小说善于运用肖像描写等多种手法塑造人物形象,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口语的运用则体现了小说的民族风格和地方特色。

【人物群像】

祥子:十八岁,身材高大,年轻力壮的洋车夫。在他身上,有着劳动人民许多的优良品质。他原本善良纯朴,对生活具有骆驼般的积极性;可到后来,却变得不讲道理,满嘴谎话,好占便宜。看上去像是能忍受一切委屈,但在他的性格中也蕴含着反抗因子。他一贯要强,不安于卑贱的社会地位,但他的愿望却一次又一次被这个黑暗的社会所打破。

虎妞:三十七八岁,车厂老板刘四爷的女儿,粗俗凶悍,待人泼辣。用祥子的话说,她当哥们儿好,但很难把她当作一个女人看待。对外人,她从不讲理;但对祥子,她的确是真心在爱的。

刘四爷:七十岁,人和车厂的老板,为人苛刻,祥子的雇主。他性格刚强,从不肯在外边失面子。因为愧对女儿虎妞,凡事都让她几分,可他实在不愿自己的辛苦成果被祥子继承,就跟女儿闹翻了。直到祥子偶然拉他,他才知道自己的女儿早因难产而死,心中倍感孤独。

高妈:心地善良、为人要强,乐于助人。有自己的想法,常常开导祥子,是祥子很佩服的人。她身上保留了大多数劳动人民的善良、质朴,生活教會了她在社会上为自己找到出路,是为数不多的适应了旧社会的劳动人民。

【精段阅读一】

人力车夫

他的身量与筋肉都发展到年岁前边去。二十来岁,他已经很大很高,虽然肢体还没被年月铸成一定的格局,可是已经像个成人了——一个脸上身上都带出天真淘气的样子的大人。看着那高等的车夫,他计划着怎样杀进他的腰去,好更显出他的铁扇面似的胸与直硬的背;扭头看看自己的肩,多么宽,多么威严!杀好了腰,再穿上肥腿的白裤,裤脚用鸡肠子带儿系住,露出那对“出号”的大脚!是的,他无疑可以成为最出色的车夫。傻子似的他自己笑了。

他没有什么模样,使他可爱的是脸上的精神。头不很大,圆眼,肉鼻子,两条眉很短很粗,头上永远剃得发亮。腮上没有多余的肉,脖子可是几乎与头一边儿粗;脸上永远红扑扑的,特别亮的是颧骨与右耳之间一块不小的疤——小时候在树下睡觉,被驴啃了一口。他不甚注意他的模样,他爱自己的脸正如同他爱自己的身体,都那么结实硬棒,他把脸仿佛算在四肢之内,只要硬棒就好。是的,到城里以后,他还能头朝下,倒着立半天。这样立着,他觉得,他就很像一棵树,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挺脱的。

……

两三个星期的工夫,他把腿溜出来了。他晓得自己的跑法很好看。跑法是车夫的能力与资格的证据。那撇着脚,像一对蒲扇在地上扇乎的,无疑是刚由乡间上来的新手。那头低得很深,双脚蹭地,跑和走的速度差不多,而颇有跑的表示的,是那些五十岁以上的老者们。那经验十足而没什么力气的却另有一种方法:胸向内含,度数很深,腿抬得很高,一走一探头,这样,他们就带出跑得很用力的样子,而在事实上一点也不比别人快;他们仗着“做派”去维持自己的尊严。祥子当然决不采取这几种姿态。他的腿长步大,腰里非常的稳,跑起来没有多少响声,步步都有些伸缩,车把不动,使座儿觉到安全,舒服。说站住,不论在跑得多么快的时候,大脚在地上轻蹭两蹭,就站住了;他的力气似乎能达到车的各部分。脊背微俯,双手松松拢住车把,他活动,利落,准确;看不出急促而跑得很快,快而没有危险。就是在拉包车的里面,这也得算很名贵的。

赏读感悟

这段人物描写,从装束、体态、身段到靠力气吃饭的人所引以为豪的体能、体力以及品性、人格都写得很精彩,将一个健壮、朴实、充满生气的旧中国的北京人力车夫——祥子有血有肉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精段阅读二】

祥子买车记

祥子的手哆嗦得更厉害了,揣起保单,拉起车,几乎要哭出来。拉到个僻静的地方,细细端详自己的车,在漆板上试着照照自己的脸!越看越可爱,就是那不尽合自己的理想的地方也都可以原谅了,因为已经是自己的车了。把车看得似乎暂时可以休息会儿了,他坐在了水簸箕的新脚垫儿上,看着车把上的发亮的黄铜喇叭。他忽然想起来,今年是二十二岁。因为父母死得早,他忘了生日是在哪一天。自从到城里来,他没过一次生日。好吧,今天买上了新车,就算是生日吧,人的也是车的,好记,而且车既是自己的心血,简直没什么不可以把人与车算在一块的地方。

怎样过这个“双寿”呢?祥子有主意:头一个买卖必须拉个穿得体面的人。最好是拉到前门,其次是东安市场。拉到了,应当在最好的饭摊上吃顿饭,如热烧饼夹爆羊肉之类的东西。吃完,有好买卖呢,就再拉一两个;没有呢,就收车;这是生日!

自从有了这辆车,他的生活过得越来越起劲了。拉包月也好,拉散座也好,他天天用不着为“车份儿”着急,拉多少钱全是自己的。心里舒服,买卖也就更顺心。拉了半年,他的希望更大了:照这样下去,干上两年,至多两年,他就又可以买辆车,一辆,两辆……他也可以开车厂子了!

赏读感悟

祥子终于如愿以偿地买上了新车——一辆属于自己的车。他为了“买车”,牺牲了太多太多,当然激动不已。这从他的语言、动作等方面可以看出来。至于祥子把买车的日子作为他的生日,足见他买车后内心的喜悦。

读到这里,还有谁不为祥子的成功而感到高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