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白法

2020-05-19 15:20:11 作文周刊·七年级读写版 2020年11期

张珊虹

留白,是中国书画作品创作中常用的一种手法,即创作书画时,为使整个作品画面、章法更为协调、精美,而有意留下相应的空白或留有想象的空间。而文学创作中的“留白”,是指在作品中,不将事情的经过和盘托出,不将人物的语言照搬照抄,不将故事的结局直接道明,而是通过设置适当的“空白”地带,让读者拥有想象的空间和品读的乐趣。

【左读名家经典】

雨中即景

五月黄梅天,到处黏塌塌的,母亲走进走出地抱怨,父亲却端着宜兴茶壶,坐在廊下赏雨。院子里各种花木,经雨一淋,新绿的枝子,顽皮地张开翅膀,托着娇艳的花朵。冒着微雨,父亲用旱烟管点着它们,告诉我这是丁香花,那是一丈红。大理花与剑兰抢着开,木樨花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墙角那株高大的玉兰花开了满树,下雨天谢得快,我得赶紧爬上去采,采了满篮子送左右邻居。玉兰树叶上的水珠都是香的,洒了我满头满身。

…………

到了杭州念中学,下雨天就可以坐“叮叮咚咚”的包车上学,一直拉进校门,拉到慎思堂门口。下雨天可以不在大操场上体育课,而是改在健身房玩球。从教室到健身房有一段长长的水泥路,两边碧绿的冬青,碧绿的草坪,一直延伸到健身房后面。同学们起劲儿地打球,我撑把伞悄悄地溜到这儿来,好隐蔽,好清静。我站在法国梧桐树下,叶子尖滴下的水珠纷纷落在伞背上,我心里有一股凄凉寂寞之感,因为我想念远在故乡的母亲。下雨天,我格外想她。因为在幼年时,只有在雨天里,我才能有更多的时间缠着她,雨给我一种靠近母亲的感觉。

如果我一直不长大,就可以一直沉浸在雨的欢乐中。然而,谁能不长大呢?人事的变迁,尤使我于雨中俯仰低回。那一年回到故乡,坐在父亲的书斋中,墙壁上“听雨楼”三个字是我用松树皮的碎片拼成的。书桌上的紫铜香炉里,燃起了檀香。院子里风竹萧疏,雨丝纷纷洒落在琉璃瓦上,发出叮咚之音,玻璃窗也砰砰作响。我从书橱中抽出一本《白香山诗集》,学着父亲的音调放声吟诵,父亲的音容,浮现在摇曳的豆油灯光里。

杭州的西子湖,风雨阴晴,风光不同,然而我总喜欢在雨中徘徊湖畔。从平湖秋月穿林荫道走向孤山,打着伞慢慢散步,心沉静得像进入神仙世界。这位宋朝的进士林和靖,妻梅子鹤,终老归乡,范仲淹曾赞美他“片心高与月徘徊,岂为千钟下钓台。犹笑白云多事在,等闲为雨出山来。”想着这位大文豪和林处士徜徉林泉之间,流連忘返的情趣。我凝望着碧蓝如玉的湖面,低斜的梅花,却听到放鹤亭中响起了悠扬的笛声。弄笛的人向我慢慢走来,他低声对我说:“一生知己是梅花。”

我也笑指湖上说:“看,梅花也在等待知己呢。”雨中,游人稀少,静谧的湖山,都由爱雨的人管理了。衣衫渐湿,我们才同撑一把伞,绕西泠印社由白堤归来。湖水湖风,寒意袭人。站在湖滨公园,彼此默默相对。“明亮阳光下的西湖,宜于高歌;而烟雨迷蒙中的西湖,宜于吹笛。”我幽幽地说。于是,笛声又起,与潇潇雨声相和。

二十年了,那笛声低沉而遥远,然而我,仍然依稀听见,在雨中……

(节选自琦君《下雨天,真好》。题目为编者加,有删改)

读有所思

中国画的最高境界——黑为墨,白为纸,三笔两画,神韵皆出,这种创作手法就叫留白。写作时,为使整个作品更显协调精美,作者往往会有意地留下相应的空白;但留白不空,留白不白,以无胜有,以少胜多,便达到了“言有尽而意无穷”的至高境界。

文中,作者以“在雨中”收束全文,让其忆起了当年的情景:西子湖畔,碧波荡漾,梅花低斜,笛声清扬,令人如痴如醉。如今,笛声依旧,却淫雨霏霏,别有一番情愁在心头。是什么呢?作者并没有告诉我们,而是以省略号作结,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遐想。这便是运用了留白的写作手法。

思有所悟

使用“留白法”写作,有以下几点可供同学们参考:

1.事件讲述要凝练。人不离事,事不离人,选择发生在人物身上的事件首先要典型,要能凸显所要展现的人物特征;其次,事件讲述时,要抓住重点,不能记流水账。

2.人物语言重取舍。写作不是如实记录,人物的语言是为形象特征而服务的,要选择最重要的语言来强化人物形象;同时,语言也受到人物身份、说话语境等多重因素的影响,欲言又止、意犹未尽,不把话说完说满,才能给读者留下想象的空间。

3.习作结尾有余味。“呐喊式”“呼唤式”“号召式”的结尾虽直观有余,但韵味不足,若用力过猛,反而会有矫揉造作的感觉。可用景物描写来取代直抒胸臆,这样颇有种古代诗歌里“借景抒情”的意味,让习作更有深意。

【右写典范作文】

有你真好

◎刘煜灵

不管是人生中的煦日暖阳,还是乌云笼罩间的风吹雨打,总有一位特别的“老师”与我共享快乐,分担苦痛,教会我做人的道理,读懂人生的真谛。

她是我的妈妈,虽对我没有那么高深的指点,但每一次的启迪都令我开窍。

儿时,我很胆小,不敢登台表演,只能坐在台下默默地观望。大家总是鼓励我勇敢地站上去,可我天生惧怕舞台,生怕表演出错,大家嘲笑我……

至今,我仍记得三年级的那场演讲比赛。当我听到老师在讲台上念出我的名字时,我的心猛地一跳,头上冒出冷汗。全班同学都把目光投向我,那一双双漆黑的瞳孔里,夹杂着对我深深的期盼以及轻蔑的嘲笑,但更多的却是疑惑,因为我从来没有参加过各种比赛。我不明白老师的名单上为什么会有我,我真的希望是老师念错了。

当我回到家把这件事告诉妈妈时,她却早已将稿纸准备好,笑眯眯地对我说:“其实我早就猜到你会报名的,妈妈觉得你可以!”她将稿纸给我后,就转身去忙了。而我,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却感觉接受了一项神圣而又重大的任务。

怀揣着这个重大的使命,我准备了好几天。在我鼓足勇气登上演讲台时,掌声乍起,我知道,这项任务自己已经完成了一半。等我演讲完向大家鞠躬的那一刻,我听到了一阵响亮的掌声。也就在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获不获奖已经没那么重要了,我慢慢懂得了自己的价值,胆怯的印记也因为成功的洗礼被慢慢冲刷掉了。

走下演讲台,我冲着眼神中充满骄傲的妈妈说:“妈,真有你的!”妈妈睁大眼睛,故作吃惊道:“啊?什么?”紧接着,我俩相视一笑。

这便是我的妈妈,她总能用一张妙口、一双巧手将乌云驱散、冰雪消融。有妈妈的地方,总是阳光普照,温暖如春。

妈妈,有你真好。

(湖北宜昌市第十九中学701班)

点评

这是一篇典型的记叙文,讲述了母亲如老师一样对自己的教导与影响。习作有以下亮点可供同学们借鉴:

1.略写准备演讲的过程,留给读者想象的空间,而最终收获的阵阵掌声,足以验证之前准备的细致与充分。

2.精简人物语言,通过留白设置悬念。开头的“你可以”,是妈妈即使心生担忧但也故作坚定的鼓励,为下文的发展奠定基础。

3.结尾画龙点睛,点出了妈妈对“我”的意义,与开头相照应。

【课下练笔】

母亲之于史铁生,莎莉文老师之于海伦·凯勒,长妈妈之于鲁迅,都在后者的生命中有着重要地位和极大影响。请仔细回想,在你的生命中,是否曾有这样一个人,他(她)的一个举动,一句话语,一件事情,对你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请以“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为话题,写一篇作文。要求:(1)至少使用一种留白方法;(2)题目自拟,角度自选,文体不限,诗歌除外;(3)不少于600字;(4)文中不得出现真实的人名、校名、地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