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言辣语

2020-05-21 10:44杨建业阿福周稀银
杂文月刊 2020年3期
关键词:肥胖率乡长工作站

杨建业 阿福 周稀银

某些院士该自重

“院士工作站”已到了泛滥的地步。全国院士专家工作站已近5000家。某院士居然不到两年就建了89个院士工作站。(《报刊文摘》2019年12月30日)

所谓院士工作站,是一些企事业单位,为专聘一些院士来此兼职而设。名义上是“合作建立长期稳定的产学研协作平台,主要为企业提供战略咨询和技术攻关等”,但真耶假耶,各掺其半。就一般情况而言,借重院士名气,“跑门路,好办事”,拉大虎皮做旗帜的成分怕要更多一些。

既然要引进院士,自然院士的科研经费、津贴等各类好处是少不了的。按一年365天计,这位有89个工作站的院士如若真在履行其责,每四天就要去一个新站工作,频繁转场,还要不断地刷新自己的科研成果,如此科学巨擘,远非凡人所逮,岂非天神降临耶?若中国都是这样的怪杰,早该诺贝尔奖“井喷”了,怎么这么多年获奖的也就屠呦呦一人?

如今,多地已在清退不合规的“院士工作站”了。愿某些地方政府尽早戒除好大喜功的形式主义,学会爱惜人力物力,更爱惜纳税人的血汗;也切望某些院士学会自重,多点严谨的科学求实精神,少一些浮躁的功利之心。

——杨建业

别让孩子“过劳肥”

研究显示,睡眠时间少于6小时,肥胖率会显著上升;学业压力和其他心理问题会影响食欲,有些孩子往往会以多食、暴食来舒缓压力。同时,因为课业负担重,缺少课后自由支配时间,而学校本应安排的体育课被挤占的情况也时有发生,使孩子更缺少运动的机会,长此以往便失去运动的能力与爱好。这与成人的“过劳肥”何其相似!青少年肥胖不仅影响身体发育,给各器官带来沉重负担,过早出现三高问题,更严重的是对青少年的心理发育造成影响,容易出现自卑心理,影响孩子正常社交。(《光明日报》2019年11月25日)

统计显示,全国6-17岁儿童和青少年的肥胖率在近10年时间里增长了2倍,达到了5300万。当今中国肥胖儿增多,已是不争的事实。我原以为,此系生活太好,营养过剩所致。看来,并非全然。由于学业压力极大,孩子们做作业通宵达旦已成常态,睡眠严重不足。“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好的身体,何谈漫漫人生中的学习与工作?!少儿“过劳肥”现象愈演愈烈,只增无减,谁之过?愿教育部门、学校和家长都能从以学业为重的思维模式中走出来,为孩子创造更多的运动机会,别让孩子“过劳肥”。

——阿 福

乡长告家长胜过说教

近日,云南省丘北县把一起案件庭审现场设置在了校园里。原告是丘北县官寨乡人民政府,而被告是两位学生的家长。作为父亲,他们没有把适龄孩子送到学校,却带着外出打工。这起因辍学引发的“官告民”案件,吸引了同乡两千多名师生、家长到现场旁听。(《中国青年报》2020年1月1日)

我国九年义务教育的理念虽早已深入人心,但在一些贫困乡村确有一些孩子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完整地完成学业。“乡长告家长”不仅有利于更好地保护未成年人的受教育权,而且一场“官告民”庭审,更是一次形象的法律宣传,一个生动的案例胜过十次说教。

按照以往基层工作思维,家长拒绝将入龄孩子送进课堂,只能是学校、老师及基层干部苦口婆心登門说服教育,很难上升到“成被告”的层面,更遑论被乡长告上法庭,接受法律的宣判。或许家长生活的无奈和对法律的无知,加剧了辍学儿童的数量,但基层政府疏于使用法律维权,习惯传统说服教育路径,也是导致部分家长类似违法行为久禁不绝的重要因素之一。因辍学引发的“官告民”案件成为全国新闻,其本身就折射出基层政权依法维权的稀有,这也是依法治国、增强社会治理能力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周稀银

猜你喜欢
肥胖率乡长工作站
戴尔Precision 5750移动工作站
美军肥胖率上升,海军最肥
二○一九年发行工作先进单位
我国北方肥胖率明显高于南方
日本人最瘦,美国人最胖
福利来了
不凑巧
高乡长爱扶贫
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