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怎么管?

2020-05-21 10:44于文岗
杂文月刊 2020年3期
关键词:总开关内因灌输

于文岗

有个笑话说:众贪官动辄贪腐几亿十几亿甚至成百上千亿,被抓后异口同声忏悔:“都是因为放松了世界观改造。”路人甲好生奇怪:这世界观究竟是啥宝贝?这么神奇?一放松就能进大钱?我一定想办法弄个世界观,没钱了,就放松一下,进个十万八万的……用光了,再放松一下,又进个十万八万的……哎,这世界观哪去弄呢?

一个小笑话,通俗形象地道出了一个大神奇:世界观是个神机关,像神话说的聚宝盆、宝葫芦,要甚有甚。其实,笑话仅是捅破了窗户纸,道理未完全点透。实际情况是:世界观连同由其决定的人生观、价值观合为总开关,管人的一切,对人的思想、言论、行为起着根本性、决定性作用。

于是乎,问题也就来了,这个总开关不好管。如段子所言,最大问题是易放松,一放松就偏向非科学、非理性和个人私欲。也就是说,世界观或曰世界观改造易放松的问题,不是每个人都能管得了、管得好的,很有些人把持不住。

个人管不了就需要借外力来管,需要组织来管。然而,世界观属于意识范畴,看不见摸不着,很多时候琢磨不透。这就出来了怎么管的问题。迄今为止,有两种管法。

一种是思想灌输管内涵。这也有问题,由组织施行的灌输,包括学习、培训、教育,终归是外因,需要通过内因起作用。绕了一圈,世界观还是得自己管,还得靠个人的内因。如果内因不起作用抑或抵触起反作用,灌输也不能奏效,于是,世界观就出现了不让管进而不受控状态,最后只能等问题暴露、等犯事由法纪来管,也即开头笑话说的“忏悔”了。思想灌输若要成功,有个重要因素,即灌输在世界观定形之前。待世界观基本定型,虽一般说教依然“拉锯就有末”,但“末”已全不像早时如锯杨柳松等软木那样多,而像锯花梨紫檀等硬杂木那样,“末”极细极少。即使如此,依然说明人们在不断认识和改造自然与人类社会这个客观世界的同时,继续丰富和修正着已有认识,即在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这个过程,一直延续下去,支撑并诠释着“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这一人生共同的笃信。当然,若有重大科学发现、技术发明、社会事件、人生与家庭变故等,依然可颠覆原有认识,引发价值突变。古今中外,某些人晚年思想倾向发生重大变化,就说明了这问题。思想灌输管内涵,疗效慢但能治本,很像中医。

另一种是束缚手脚管外延。意识看不见摸不着,但思想总要也总有表现。大家熟知的测谎,就是通过测试心理所受刺激引起的生理参量变化感知其意識的方法。从外延上着手,管不了脑袋管手脚,管不了意识管行为,管不了想什么和怎么想,管做什么和怎么做。管外延管行为,也是人类一切科学管理通行的做法。我们传统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当今的“八项规定”,就是管外延、管行为、管手脚的经典。若说思想灌输管内涵像中医,那么管外延管行为无疑就是西医了。

世界观改造与管理同样可采取中西医结合方法。中医就是加强学习教育培训,一刻也不放松。西医就是进一步加大管外延、管行为、管手脚力度,说到底,就是把世界观、神机关、总开关完全关到笼子里。这还有个好处,就是一旦“中邪了”,中医疗法失灵了,不至于带来开头笑话说的“都是因为放松了世界观改造”等严重不良后果。

童玲/图

猜你喜欢
总开关内因灌输
筑基强源,打开科技创新“总开关”
解放思想是促进新发展的“总开关”
构筑教育强国梦
基于内因驱动的高职教育的现状剖析
把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总开关”
思想品德课教学要有必要的灌输教育
把握内因 协调外因 提升写字教学效果
军人价值观教育效果影响因素初探
灌输理论的当代境遇及其改进
评“灌输论”的学术论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