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根年代与无根未来

2020-05-21 10:44张志明
杂文月刊 2020年3期
关键词:公馆故土新城

张志明

轰轰烈烈的旧城改造和你追我赶的新农村建设,令中国大地几年间崛起一座座新城,市民住进了现代化新城,农民搬进了城镇化新区。居住环境漂亮了,干净了,气派了。不能否认,从一些方面来说,这是好事。

但与此同时,伴随着一个个村庄的消失,一片片一座座旧城的坍塌,我们念叨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几千年的地名也消失了。因为拔地而起的新城区新住宅区以及新的农村社区,比赛似的全都起了新的洋气的名字,老街老村老地名犹如一件件旧衣服,被毫不犹豫、毫不念旧地脱了下来,扔得远远的。这些用了几代几十代的老地名最终将像垃圾一样,慢慢在岁月中降解,最终彻底消失于未来。

今天,走遍中国,只要见到新的小区,你就会发现,昔日的街、巷、胡同、村、庄、屯、寨、弄、桥等等一类的传统老地名,全部被府邸、府第、御宅、御府、国际城、花园、花城、香墅、花墅、皇家、公馆一类的新地名所取代,恍惚间,我们仿佛置身皇家御府或欧洲名郡,那是一种与传统和历史完全脱离了干系的新人间。

放眼遍布中国大地的新城新区,到处是近亲的新城市与孪生的新农村,千城撞衫,万村撞脸,到处无不展示着富丽堂皇又霸气的国际范、皇家派、富贵相。这些崭新的新城新区,从物质的地形地貌到非物质的地名村名,从实物到虚拟,片瓦不存,只字不留,与我们生存繁衍了一代又一代、血脉相连了一辈又一辈的故乡故土割裂得干干净净、彻彻底底。

我们的故乡去了哪里?我们的故土去了哪里?

从历史中走来的每一座小城的每一街每一巷都有或美丽或悠长的故事,每一个小村的村名地名背后都隐藏着或可歌可泣或可咏可叹的传说和典故。她们,将随着地名的改变逐渐被慢慢淡忘,然后永远消失,消亡。

地名村名以及其背后的历史文化和传说典故,是我們故乡故土归属感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们灵魂中根的一部分。若干年后,我们将再也没有了故乡,再也找不到自己的根,虽然我们住在花园、墅院。

当然有人会说,“花园、公馆”难道若干年后不会成为新一代人的故乡和根吗?但是,叫“花园”和“公馆”的全国有成千上万,没有了独有独特性,还能叫故乡吗?没有了地域特色、地方味道、地方文化,我们迎来的将是随处是故乡。到处是故乡,也必将到处不是故乡、

我们的城市情结和富贵情结是有多迫切,仅仅住上现代化的高楼还是不满足,连我们喊了多少年多少辈的老名字都得扔掉?这像不像有的人出了名、进了城,就要赶紧换了从农村老家带出来的带着泥土味的名字,以表示自己成了城里人、时尚人、新新人?

是不是我们住着现代化社区,吃着大鱼大肉,穿着锦衣玉食,仅仅因为我们住的地方叫“某某寨”而不是叫做“皇家公馆”,我们的身份就降低了,我们的幸福感就减少了?显然,答案是否定的。反过来,答案依然是否定的。

既然幸福感的本质不在于名字的豪华与否,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沿用老祖宗留下来的带着故乡味道和故土文化的老名字,为什么我们不愿意保留祖祖辈辈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的家乡的一点点残存的气息?

因为,这一点点气息也许就是我们与故乡这棵参天大树还能勉强联系起来的一条根。

猜你喜欢
公馆故土新城
玉树新城
阴云笼罩新城控股
阴云笼罩新城控股
离故土
长江新城
长江新城
Vanke’s Empire
读书
水鸟
故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