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投冥状

2020-05-21 10:44刘诚龙
杂文月刊 2020年3期
关键词:婆娘誓言贪官

刘诚龙

官人受贿,多半不是什么钱都收的。黑龙江省绥棱县原县委書记李刚便给自己定了受贿“三原则”:事没办成的不收,关系不密切的不收,几个人同时送的不收;山西省运城市公安局原局长段波的收钱“原则”叫“三一般”:一般不收钱,不收一般人的钱,一旦收钱就不一般;新疆工业经济学校原党委书记伍文志自以为“贪德”算高:事前不收,事后才收;海南省澄迈县原副书记卢勇“贪德”更高:不熟不收,未办成事必退钱——肉包子打狗,狗说没给守住家门,很是惭愧,把包子退还,简直是高风亮节哪。

清官都一样,什么钱都不收;贪官也多有同者,不是什么钱都收。可是,若不收钱,那叫什么贪官呢?贪官原则多多,规矩多多,多半还有一个原则与规矩:不发誓的,不收。领导,您放心,我绝不会供出您的,崽才骗你,骗你是崽。官人见老板那么诚恳,那么真挚,那么信誓旦旦,那么言之凿凿,便以为钱进了“保险箱”,可以一把给兜了。

崽才骗你,骗你是崽。这是什么誓言?最先,贪官多会被这话感动,也将这话认证为毒誓。做崽是什么誓言呢?什么誓言都不是,没骗贪官时候,也喊贪官做爹的。这个信不得。那些“骗你是你崽”这类誓言,也就多半行不通,除非是对新油子贪官起作用,老油条贪官不动其心的。后来誓言升级,常对贪官举手宣誓:若不守口如瓶,娘偷人。谁把老娘都做誓言之祭品呢?这话杀伤力算是加大了力度,可是这誓言还是不得劲:老板干坏事,扯及老母干嘛?老板便再跳转誓言:若我禁不起严刑拷问,乱供您,那我婆娘偷人——这恶誓非毒誓,那是事实哒。

发誓,貌似是咱们文化一大基因,男女两人谈个恋爱,也要发个誓,叫做山盟海誓:上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若背叛你,则冬打雷,夏落雪。这是什么誓言呢?誓言不及己,及山及水,我背叛你,我不发生甚事,让山让海发生甚事,没把自己摆进去不算誓,故而,谈恋爱那会,发誓那么狠,结了婚,却是什么婚姻坏事都干得出来——离婚率那么高,你以为结婚前,男女没发过誓么?别的地方海誓山盟不晓得,婚礼上,都大口声应过“我愿意”。

不及己之誓,非誓也。为加大可信度,誓言便升级再升级,由山及水,由山水及爹娘。于贪官而言,爹娘与婆娘也不算誓啊,爹娘与婆娘若真应验了誓言,贪官未必悲,或还是喜——中年贪官三大喜:升官发财死老婆。自个死了,一分钱都收不到了,若爹娘归了西,大把大把人民币都送进斗来,全归了己;臭婆娘眼不见为净,更可二奶扶正,小三上位,老牛因此放心吃嫩草。

领导,我若反水,您×我祖宗十八代。老板若以此誓言宣誓,贪官指定不以为然,你送他钱,他还是不会收的。故,后来誓言再次升级,流行的多是:我若告发,我若报数,我若做了蒲志高,那我出门车撞死,抱树雷打死,夜里睡觉鬼掐死,白天跑步得癌死,天人共鉴,天诛地灭,天打五雷轰。

这誓言,确乎像誓言了。贪官听得行贿老板毒誓,也便颔首,也便点头,也便金兜了袋,银入了柜,金砖银碗藏了地窖,美元英镑人民币装了地下室。然则,这誓言像誓言,却多半兑不了现,老板一日被请去喝咖啡,竹签没签,老虎凳没坐,便竹筒倒豆子,报数鲢鱼子,毫无保留,一一供出,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板谁不想从宽?坦白从宽,回家过年,抗拒从严,牢底坐穿,老板有立功表现,自然早日求金蝉脱壳——行贿者罪责终归轻于受贿者的。好吧,即使这誓言兑现了,老板跳楼了,老板也赚了:跳楼不要紧,只要金子真,死了我一个,幸福我儿孙。老板当老板,为什么呢,不就是为子孙造福?给下一代下几代架设修整起跑线么?悠悠万事,儿孙为大,老板也是富有牺牲精神的。

我若反水,天打雷劈。这毒誓算毒,贪官也是嘴里哼哼,眼里冷冷,不把老板此誓当什么誓,老板送来密码箱,送来银行卡,也是冷眼相看,唇打嗤嗤。敝市有个城投公司老总,叫罗某林,掌握资金达518亿,这大肥肉,哪个老板都想来咬一口,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千百老板便来围猎“罗老板”。罗老板见得老板多矣,也听得老板毒誓多矣,一般毒誓,他是不太相信的,什么崽哄你,什么娘偷人,什么喝水水噎死,抽烟烟熏死,他都不当誓言为誓言。老板不发誓,罗董不收钱,自然不办事情,老板发了誓,罗老板也不收钱,自然也不给项目。

如何是好?不是罗老板不接受钱老板誓言,而是钱老板誓言不够级别。什么样誓言才是誓言,才打得动罗老板之心呢?有老板是这么发誓的:谁说出去,便死崽女(选自敝市编发的《身边的警钟》)。不说死爹,不说死娘,不说婆娘偷人,不说自身天打雷劈,而毒誓曰“死崽女”,这誓言算誓言,这毒誓算毒誓,把自己崽女当祭品来贡献,当冷猪肉来烧香,老板心够真够诚,够哥们够义气了。罗老板便眼含泪,手拿钱,有个一笔难写两个罗字的家门彼罗老板,多次直接送此罗老板人民币1072万元(招财纳福金龙金凤之类,不上账)。

“谁说出去,便死崽女”,这1072万元,是谁说出去的?不是此罗老板,正是彼罗老板,行贿的罗老板说出去了,为争取宽大处理,为争取立功表现,行贿的罗老板一五一十,十五二十,不隐瞒,没保留,全说了出来,大数目说了,连送一盒虫草,一块手表,都向组织一一坦白。其崽女死没死?好像没死,死的倒是收钱的罗老板之职务,之前途,之自由。

绿林造反是要杀头的,行贿受贿是要坐牢的,合伙干坏事或都要出事的。东窗事发,谁给保密?干尽坏事,谁先说事?使合伙干坏事的,如何成一根绳的蚂蚱,王伦法子是,入山可以,合伙可以,你先呈上投名状来。林冲被官府逼得无立锥之地,上王伦之绿林,“教你下山去杀得一个人,将头献纳,他便无疑心,这个便谓之投名状”。贪官不太好叫老板呈投名状,老板若杀了人,命案必破,一破便最易坏事,最易出事,贪官这类投名状,不是急需的。贪官不能让老板投名状,便要老板投冥状:将他本人将他子孙阴福阳福投他来,来做标的来做抵押物,抵押与魔鬼。贪官心里虚,以此求心理安慰。

不是老板心肠毒,而是贪官心地黑,让老板以子孙来做其贪腐祭品,其心何忍?贪官心思毒哪,福建省上杭县原女副县长罗凤群虎毒食子,最毒贪妇心,她曾毒誓曰:“我若贪污一分钱,就将我开除党籍;我若受贿一分钱,就将我枪毙。并可一直枪毙到我的孙子。”

可惜的是,毒誓之下,并无贞夫;毒誓之下,多见贪腐。

何影/图

猜你喜欢
婆娘誓言贪官
盖碗肉
美的誓言
我们许下誓言,在十八岁实现
鱼塘儿
2016贪官墙
串坟的老人
贪官内斗如宫斗戏
宝旦的婆娘
贪官所见略同
记得与记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