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说

2020-05-21 10:44郑殿兴
杂文月刊 2020年3期
关键词:道人退场谈谈

郑殿兴

《善说》实仿《师说》之题,题儿相似、相仿,内容大有分别:《师说》论从师求学之理,《善说》想谈谈行善求真之义。

善,意为善良,品质或心地好——其对立面,自然是恶,一定是恶了。善,有善感、善举、善良、善心、善意……还有慈善、和善、友善、与人为善……但这些,都是比较抽象的概念,须具体谈谈为好:乘车时,给老人、病人让个座儿;旅行时,帮旅友提下包、提个醒儿;上学时,帮需要的同学打个饭、倒杯水啥的……一件件,一宗宗,皆是善的表现。

此类善,小善也。

还有、更有的,是大善。“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袁隆平、屠呦呦的科技创新,让全国人民、全世界人民都受益,此功、此善,可谓超级之功、之善——盖世之功、盖世之善了!

还有斗恶之善,我们更耳熟能详了。善与恶,历来是“冤家”。所以有些善,必须以斗恶、除恶的方式来体现、表现!倘您见恶便躲、便跑……还谈啥善啊?获得“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的艾热提·马木提、麦贤得……他们的英勇斗恶,乃此善之典型了。

与斗恶之善一字之差的,是隐“恶”之善——隐人之“恶”,不说破、不论评……在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农民工权益保护领域做出突出贡献佟丽华律师当年创业时,与他一块儿“摸爬滚打”的同伴,因故中途“退场”了。佟丽华,却越发斗志昂扬了,迎难而上了……在辉煌业绩后,他絕口不提“退场”的同伴,因为他尊重他的选择,他不想用他人的“退场”反衬自己的正确、坚强、光荣……有成语叫隐恶扬善,佟丽华的隐“恶”,不就是那种急需高扬的隐“恶”扬善吗?

在这儿,我给“恶”打引号,就是想说明、想提醒:隐“恶”之“恶”,是那种可理解、可宽容之“恶”,绝非罪恶滔天、十恶不赦之恶——对其隐之、藏之,对和谐社会建设、和谐人际关系建立,有益而无害。换句话说,便是:建设和谐社会,也离不开隐“恶”之善。

善,善,善……说了这么多善,是否穷尽了善?

不好这么说,不能这么说。

《弟子规》中“道人善,即是善。人知之,俞思勉”和世上流传的处事待人“三诀”:记人之好、帮人之难、说人之长,都是善的表现、善的需要、善的常理。当然了,凡事皆有度,善也不能例外。所以,我们欢迎的,只能是不教条、不庸俗的理性、智性之善!

显而易见,甭管小善、大善,斗恶之善、隐“恶”之善,还是“道人善”之善,无论啥样儿、啥层次善,都需要一定的修炼,都需要相应的境界:小善,小境界;大善,大境界……众多的功勋、楷模已用实践告诉我们:大善、大境界,才会有大格局,才能成大事业!

人生之旅,小康社会,不能没有善,不能缺少善……所以,我们既要不因“善小而不为”,也要不因善大(有难)而远之;既要不因斗恶之善(有险)而惧之,也要不因隐“恶”之善(有气)而弃之。即便,一时做不好、做不到……也不能气馁,不能降格儿——“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才是我们应有的心态和目标。

杨树山/图

猜你喜欢
道人退场谈谈
黄鹤楼的传说
神算
神 算
谈谈电压
也谈谈极值点偏移问题
谈谈“主参数”在解函数综合题时的应用
Android TV:设计有亮点,未来“退场”也光荣
你会怎样对待“沉没成本”
谈谈家用电器的安全使用
乐道人之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