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谁寄瓜田的书?

2020-05-21 10:44刘齐
杂文月刊 2020年3期
关键词:瓜田悼词贪官

下个月的第五天,或者第十天,中国将要出版一本新书。

——出就出,难道还要把这一天当成纪念日?

这本书的作者是瓜田。

——我还是宅基地呢,我说什么了,还不得忍着?

瓜田能开车,四轮飞转走江山。

——我还能开火箭呢,谁让我开呀?

瓜田写得一手好书法。

——是大官嗎,不是大官谁请他题词?

可是,不管你们怎么看,反正瓜田出书这一天,我,刘齐,朝阳区居民,会认真对待的。我将采取个人史上的重要行动:购买一批瓜田新著,陆续寄给有关人士。

首先,寄给领导机关的……贪官。

设想一下,邮包放在办公桌上了,谁肯启封,谁敢启封?心怦怦乱跳者是有的,好在脸上看不出,而且组织上慎重,不会派人挨个摸胸脯。

就那么放着?也不能够,兴许根本就不会往领导屋里送,而是在收发室滞留三五天,盖上“查无此人”的红印,退回我本人。

好,省下一本,接着寄。寄给一些爱挑刺、爱下结论的人,跟他们开个玩笑,说这是一本狡猾之书,阴险之书,请他们仔细查,狠狠批。

可是,此书有九十三篇文章二十多万字,查书瓤儿太费事,为提高效率计,就查目录,查书皮。什么叫《活着听悼词》?活着的究竟是谁?哪个有资格听悼词?如此书名,什么导向,影射何人?

另外,作者那个笔名瓜田,怎么看怎么别有用心。查该人本名,果然不出所料,叫李下,连起来是一个典故,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说是怕担嫌疑,就那么不相信社会?心中无鬼,何惧之有?另一种可能,心中有鬼,故作镇静,以至顶烟上,逆风行,李下偏摸帽,瓜田总提鞋,太嚣张了,你也!

话又说回来,如果指望我们开展大批判,那就叫自作多情。现在是批谁谁火,整谁谁红,咱可不给他白做广告。

还要寄一本给科学部门,请高手研究一下,瓜田已经不年轻了,怎么脑子还那么快,眼光还那么毒,文笔还那么哏,有话还那么不好好说?“丛林虽然险恶,总不至于突然冒出一辆宝马把你撞死”,“一家一户的墓碑,还不就是卡拉OK式的自娱自乐”,“骂了你一个,高雅亿万人”,这林林总总、撞人眼球的句子,都说的什么呀?搁现在,这叫妙语,放到从前,还不就是怪话、恶攻。

瓜田哪来的胆量,应该趁其酒醉,抽他一管子血,验验DNA,看他祖上跟谁联姻,爱吃什么,抗原与特异性免疫如何,咋就培养出这么一个怪才?

书中相关的其他人士,于理也应寄赠。只是该书斑驳陆离,婆娑多姿,涉及的“面儿”太广,人太多,张艺谋、沙叶新、赵本山、周继红、李刚、罗纳尔多、纳米尔多、悍马婆多、官员秀多、相声水多?

名单太长,排不过来,若是人人都送一本,谁给报销?

有两类人群,不必寄书。

一类是小偷。

全国小偷中,总会有若干人,黑灯下火,忽然想起打书店主意,贼不空手,找不到钱匣,顺两本书也是有的。碰巧顺了瓜田新著,回到窝儿里一瞧,哎哟嘿,居然有一篇《贪官与小偷之比较》,夸咱“不装孙子”,“实在比贪官强得多”。爽歪歪,把咱的品位提到省级败类前头了。瓜田前辈,站出来,别紧张,受小的一拜。

还有一类最是特别,也最是寻常。他们是喜欢书,喜欢瓜田文章的人,即使收入不高,也会自费购书。不但自己读,可能还向家人推荐,向朋友介绍,让更多的读者接触瓜田。

这些读者,南北分布,城乡皆有。他们兴许被荒谬误导过,被权钱蔑视过,或者正在被生活所困扰,被不公正所欺凌。他们一定能品出瓜田反话中的正话,浅显中的深刻,幽默中的庄重,尖刻中的厚朴。

他们凝神沉思,会心一笑,一怒,一疼,一激灵,一叹息,这个瓜田啊,瓜兄弟,瓜大叔,写得好,有担当,生花妙笔,痛快文章。最好让他这样的人当领导。当我们县长。当我们市长。他当了市长,能按他写的去做吗?

读罢瓜田,默视周边,景况不会有多大改善,夏天依然热,冬天依然冷,贪官依然贪,难题依然难。但是,我们的心灵中,魂魄里,总会有一些旧影,在渐渐淡出,又有一些新芽,在悄悄生长。

(本刊略有删节)

猜你喜欢
瓜田悼词贪官
想起家乡瓜田
浇瓜之惠
宋就不计前嫌
悼词 (外一首)
你想写一写自己的悼词
2016贪官墙
给别人的瓜田浇点儿水
贪官内斗如宫斗戏
贪官所见略同
人生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