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柒”不需要所有人喜欢

2020-05-21 10:44吴敏文
杂文月刊 2020年3期
关键词:小颖高雅小资

吴敏文

我是一个重视现实世界远超过虚拟世界的人,也绝非“手机控”。但在紧张工作一天之后,晚上也会看看手机上的视频。当一个叫“李子柒”的女孩突然红起来的时候,我也没有特别在意。这个时代很多我闻所未闻的谁谁谁,某一天突然就红透半边天,我早已见惯不怪了。

因为在闲暇时喜欢为家人下厨,在手机上留意过一个叫“小颖”的女孩子教人做菜,我还学做过几种。听说“李子柒”爆红的原因是因为她传播了中华传统美食文化,我就知道她一定不是“小颖”。但我立马想起自己也看过这个叫“李子柒”的女孩子的视频。两相对比,“小颖”的视频更加注重教做菜的步骤和过程,食材是现成的。“李子柒”则交代食材的来源,包括播种、收割和处理,直到加工成美食。对于做菜的过程,“李子柒”交代得比较简要,但画面更加讲究,应该说是更加注重画面效果和观赏性,也更有美感。

没有想到的是“李子柒”的视频平均播放量超过五百万,连闻名全球的媒体大咖都望尘莫及……由此,“李子柒”获得权威部门的重视和推介,有大教授撰文赞扬她的文化传播效果。我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对“李子柒”的态度,仍然是偶尔欣赏一下她的视频而已。

接下来就看到各种对“李子柒”的批评,颇为煞有介事。例如,说“李子柒”展示的是“一池一院完全不输城里的田园小资”,并非真正的“田园生活”。我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出生在比较贫困的农村家庭,应该有资格说我了解什么是真正的农家生活。在我看来,不仅当年缺吃少穿的真正的农家生活拍出来没有人要看,就是今天我父亲、弟弟一家楼上楼下、家电齐全,水泥路到家、以车代步的农家生活,原样拍出来也绝对火不了。

是的,“李子柒”无论是挖地、播种,还是在柴火灶前操作,都衣着得体搭配协调,明眸皓齿绝不烟熏火燎;在她肩扛农具下地时,身后会有一只白色干净的小狗摇尾蹦跳地跟着;在她把刚刚挖出的生姜摘下后,会把青翠的生姜苗顺手抱给一只白色山羊,山羊会很急切地去咬吃这些青翠的叶片……不管是精心设计,还是率性作为,我都从中看到了接近原生态的美感。这是真正的田园生活也罢,是“不输城里的田园小资”也好,有关系吗?

“李子柒”受到的其他批评包括“用淘宝变现”、她的“故宫酱”比“老干妈”卖得贵、“背后有团队”等,所以她并非大家所感受到的“自在清淡”。在我的印象中,“李子柒”似乎并没有刻意标榜过自己的“自在清淡”,甚至坦承自己曾经干过酒吧DJ。我对夜店生活比较隔膜,不知道酒吧DJ是一种什么营生。应该并不违法违纪吧,因为还没有从任何一个消息来源看到过执法部门打击酒吧DJ的。

将批评之声归结起来,就是“李子柒”的内里并非外表看起来的那么清纯高雅。那么,我想问的是:什么是清纯高雅?谁清纯高雅?且不说红了几十年的某类小品近年来走向没落,因为据说其讽刺对象指向弱势群体的“风格”,与人性的恻隐之心和关注弱势的尊严有悖;即使是现在正在大行其道的某派相声,一首“某环之歌”,连“主唱”本人都当众吐槽“这是一首什么破歌”,却在无数场合数千人一起唱和……他们清纯高雅吗?可据说其主角年收入数千万,一张票动辄数百上千呢。

“李子柒”与这些登堂入室的所谓艺术有所不同。这些小品、相声确实能让人笑声不断,可是过后你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你笑过之后记住了什么,也就真的不知道它们傳播了什么。可是,说“李子柒”传播了中华传统美食文化,确实并非虚夸。无非是表现形式有一点追求“唯美”的偏好。这一点你不喜欢,但这没有关系。这是一个多元化的时代,让人喜欢着实不易,包括“李子柒”,或者无论是谁,都做不到让所有人喜欢。“李子柒”并不需要所有人喜欢。有一些人喜欢,就已经很不容易。

猜你喜欢
小颖高雅小资
小幽默
高雅艺术下沉,营销搅动市场
脑筋急转弯
脑筋急转弯
张姝钰、高雅萍作品
脑筋急转弯
“沪港通”机制能够降低企业盈余管理吗?
简洁杉木装饰吊顶 打造高雅自然居室空间
魏大勋:活力妖娆
和“小资”一起私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