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场

2020-05-21 10:44田向文
杂文月刊 2020年3期
关键词:萧何村委主席台

田向文

和母亲闲聊,说起了幼年时,村里每年的元宵节唱戏的事情,说起了戏曲中的一些打斗场景。母亲说,这些打斗有时是必须的,有时却是无关紧要的,只是做个过场罢了。

去年的一个星期一上午,我接到村委会打来的电话,通知我下午去村委参加党组织生活,我一听很高兴。我是个老党员了,平时忙于工作,很少参加村委党支部的组织生活,于是简单的午饭后,换了干净的衣服,早早地到了村委。党员们陆续地到了,会议室坐的满满的,支委副书记与几位委员坐在主席台的位置,主席台上方的LED显示屏不停地变换着内容,有位女同志拿着手机拍照。约摸二十分钟后,只见副书记清清了嗓子说,耽搁大家了,散会吧。散会吧?我有点莫名其妙地看着那位“副书记”,又看看陆续离开的党员,又揉揉眼,没错,是的,散会了。从那天起到现在,我再也没有参加过村委的党组织生活,这样的“过场式组织生活”不是我想要的。

淮陰侯韩信,是刘邦统一天下的重要人物之一,然而其为布衣时,生活贫穷行为放纵,很不受人待见。韩信能得到刘邦的重用,与萧何的举荐有关,更与刘邦“登坛拜将”的过场有关。刘邦说:“让韩信做个大将。”萧何说:“那太好了。”于是刘邦立即就想让人去把韩信叫来任命他为大将。萧何说:“您这样子任命韩信为大将,就像是招呼一个三岁的孩童,是不行的。”刘邦问:“那要怎样个任命法?”萧何说:“您要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于是刘邦采纳了萧何的建议,做了将军大印,选了黄道吉日,洒扫庭除,铺设了大红的地毯,集合了三军将士,礼炮三鸣后,亲自走下主席台与韩信携手回到主席台,并把将军大印与军旗授于韩信,由韩信检阅了三军将士。这个过场是韩信想要的,更是刘邦想要的,从此韩信有了威信,成了三军总司令。

遵义的艾光涛与贺先静要结婚了,大喜事啊,可以兴奋得三天三夜而无眠,自然是要举行一个隆重的婚礼的。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喜庆的婚礼因为恶俗的婚闹变成了一场悲剧。艾光涛为了躲避朋友建立在他身上的快乐,穿越高速路时被一辆宝马撞伤昏迷。闹婚可以有,只要有个热闹的过场即可。闹出了人命的“婚闹过场”是每个人都不想要的。

我国的酒文化博大精深,也是饮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宋代朱肱的《酒经》更是酒文化的大成之作。生活中无论是商业交往还是亲朋好友相聚,更是少不了酒的助兴。然而总有些人或因自控能力差,或因怕失去面子,输在了酒上。其实喝酒只要量力而行即可,就是以茶代酒、以水代酒,做做过场也是可以的,何必要酒不要命,做舍生忘死的豪情状。

人生有时候需要一个过场。但有些过场做一下就可以了,而有些过场则必须是认认真真地去做方可,容不得一点做作与弄虚作假。

猜你喜欢
萧何村委主席台
村委会作为行政诉讼被告地位的探究
萧何为何不愿当头
迎接新学期
好朋友就是相爱相杀
了悟图
萧何“自污”的政治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