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乙己办班

2020-05-21 10:44迂夫子
杂文月刊 2020年3期
关键词:鲁镇补习班掌柜

迂夫子

大约是在孔乙己偷了何家的书被吊打之后,咸亨酒店的掌柜悄悄跟他说:时下办班热,你虽未考取功名,但毕竟懂得“茴”字四种写法,办个文化补习班也胜于给人家钞书。

孔乙己头摇得像拨浪鼓:“办班?读书人怎么能办班呢?”他向来对社会上那些办班的读书人深恶而痛绝之,听掌柜一说便犯了驴脾气。掌柜立刻撂了脸子:“那你赶紧还十九个大钱的酒钱来!” 孔乙己便不做声,本来夹了血痕的青白脸变成了猪肝色。

在酒店掌柜撺掇下,孔乙己还是放下了架子,跟咸亨酒店合作办起了文化课补习班。自此孔乙己不用在外间柜前站着喝酒,可以慢慢踱进专门给他预备的一个雅间,坐下来从容慢喝,下酒菜也不独茴香豆,荤素凉热搭配得相当好。

孔乙己这人,除了心心念念的功名,对钱财等身外之物并不贪婪,只要有酒喝便心满意足。酒店掌柜神通广大,请了鲁镇几个大私塾的教师爷喝了几顿大酒,便为孔乙己拉来源源不断的生源。私塾的孩子们平时跟着先生念“秩秩斯干,幽幽南山”,下学时就跑到孔乙己的补习班来学“茴”字四种写法。

鲁镇人近来越发重视孩子的教育。也难怪,要想有个好工作,必须有个好文凭,否则只能混短衣帮,割稻撑船打短工,风里来雨里去,哪有当公务员坐办公室来得舒坦?孔乙己的补习班恰逢其时便出奇的好,加之孔乙己人老实,不会耍花活糊弄人,教课又较真儿,比如“茴”字四种写法这样的知识点,是必须讲清说透的,否则便觉得误人子弟。

一来二去,咸亨酒店越发热闹。每当孔乙己穿了崭新的绸长衫进店,那些短衣帮便纷纷嘘寒问暖,孔乙己一开始很惶恐,久之也坦然。但不久孔乙己就听到风言风语,短衣帮们听小伙计爆料说孔乙己不过是咸亨酒店的赚钱机器罢了,办班的银子其实全揣进了酒店掌柜的腰包。

孔乙己又涨红了脸,他虽然素诩有读书人的清高,但也觉得有向掌柜讲讲道理的必要。读书人虽不屑于阿堵物,但因阿堵物堵了心却有损读书人的尊严。

谁知孔乙己刚一张嘴,掌柜便向他诉起苦来:“如今啥啥都涨价,房租、水电费都见涨,补习班成本眼见得一天涨似一天;补习班人数却是一日少似一日,好多孩子都跑到镇上唯一一个会讲几句洋话的假洋鬼子那学洋文了;更有甚者,鲁镇原来杀猪的张屠户竟然办了一个什么量子速读班,量子速读,听都没听说过,肯定是糊弄鬼的嘞;最可气的是那些私塾先生,喂不熟的白眼狼,见补习班赚……哦……竟然要每个学生10文大钱的抽头,否则便把学生介绍给别人,更有几个先生嫌人头费赚得少,已经开始自己操刀办班了……补习班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孔乙己叹口气,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掌柜又说:“不过,即使赚不几个钱,你这每天一顿酒我还是要管的,只是炒菜得减减了,茴香豆嘛,管够!”

挨到年底,不料想孔乙己却被学生家长团团围住了讨伐,理由是鲁镇年末会考,竟没有考“茴”字的四种写法,家长的银子白花了,孩子们的时间也白白浪费了。早知道“茴”字四种写法没用,就让孩子跟假洋鬼子学洋文了,听说他们补习班的孩子半年学下来,多数都已经会说yes和no了;即使去学量子速读也该通晓一本四书五经了嘛。本以为孔乙己白面书生不会骗人,谁知道连个黑脸屠夫都不如,家长纷纷要求退补习费。

孔乙己抱头鼠窜,第二天便了无影踪。酒店掌柜只好出面安抚众家长,自然把责任都推到了孔乙己的身上,谴责孔乙己的同时还不忘打招生广告:新聘了国立高等师范毕业的名师孙甲巳,不但懂“茴”字四种写法,而且精通量子速读,还会三个国家的洋话,如果跟孙先生学习,孩子们一定大有未来。

从此孔乙己在鲁镇消失了。时间一久,再也没有人记起他来。偶有站着喝酒的短衣幫想起孔乙己当初坐着喝酒时红光满面的样子,不免七嘴八舌一番,末了他们把碗里寡淡的黄酒一饮而尽,齐齐道:“孔乙己,活该!”

猜你喜欢
鲁镇补习班掌柜
报你“哎呀”之恩
报你“哎呀”之恩
报你“哎呀”之恩
重释鲁迅笔下“鲁镇”
充实的双休日
打好基础有必要
补习班,你上吗?
论鲁迅小说中对“鲁镇”的民俗描写
哪壶不开提哪壶
韩补习班传授举报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