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悟空的反思

2020-05-21 10:44唐汇寅
杂文月刊 2020年3期
关键词:齐天大圣蟠桃花果山

唐汇寅

俺老孙大闹天宫被压到五行山下方知自己的斤两。一个石头缝里炸出来的山野草民,既没有身世显赫的父母,也没有背景强大的干爹,空有一身本领却长得尖嘴猴腮,难以得到美女青睐。加上俺天生的佛性,见了七衣仙女、玉面公主不为所动,钻进了铁扇公主的肚子里也没有半点杂念。俺不会找皇亲国戚高官显宦攀龙附凤平步青云,犯事了“只好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

也怪俺没文化,学识短浅。太白金星老儿看得准,几次奏请玉帝招安,一个空头官衔就哄住了俺。弼马温的职务也没甚不好,有吃有喝,又不必亲自添草喂料,人间看到“八骏图”稀罕得不得了,俺天天看千匹天马,活生生的骐骥骅骝,匹匹胜过凡间的八骏,大饱眼福啊!结拜兄弟牛魔王们谁能谋到这等美差?可恨俺耳朵根子软,几个监丞、监副把酒一灌,说弼马温“没有品从”,“只唤做‘未入流”,顿时来了气,操起金箍棒就打出南天门回到了花果山。

那独角鬼王心怀叵测,趁俺怒火中烧献上赭黄袍,怂恿俺做齐天大圣,他们顺势当上了前部总督先锋。俺不知高低,不晓得黄袍是皇帝专用品,做了齐天大圣要跟玉帝平起平坐。纵使玉帝没想法,他手下的文武大臣看着俺爬到了他们头上能不眼红?俺还要六个弟兄一个个自封为各种大圣,岂非聚众作乱、与天宫分庭抗礼?好在太白金星会当和事佬,他深知俺有捅天的本事,为维稳起见要玉帝给俺封了个“有官无禄”的齐天大圣空衔。玉帝大人大量,专门给俺“起一座齐天大圣府,府内设个二司……司俱有仙吏、左右扶持”。还“外赐御酒二瓶,金花十朵”,一再叮咛:“今宣你做个‘齐天大圣,官品极矣,但切不可胡为。”

奈何俺生就的猢狲屁股坐不稳,“闲时节会友游宫,交朋结义”。许旌阳真人怕俺无事生非,干出结党营私、聚众造反的勾当,又要玉帝派了俺一件管蟠桃园的差事。

俺到底是个俗物,管得住下头管不住上头:怀抱美女能坐怀不乱,见了美酒佳肴就憋不住口腹之欲。蟠桃园里九千年一熟的大桃被我三天两日拣着熟的就吃,听说王母娘娘要开“蟠桃盛会”,居然不请俺去“做个席尊”,这还了得。俺来天庭混了多日,也懂得“报纸上留名,电视上露脸”的重要性,你不请俺自个儿去。俺冒充赤脚大仙来到瑶池,抱起瓮坛将那琼浆玉液喝了个酩酊大醉。踉踉跄跄误闯进兜率天宫,把太上老君的五葫芦金丹像吃炒豆般一扫而光。酒醒之后才知道搅黄了国宴,祸闯大了,只得再度溜回花果山。

玉帝再也不宽宏大量了。他请来佛祖把我压在五行山下。身子动弹不得,脑子却转个不停:这下可好,自绝于天庭什么也不是了,充其量是个异己分子。都是腐朽享乐思想作怪,俺本已位列仙班与天齐寿,何须再吃那长寿蟠桃、济人仙丹?好在没吃坏肠胃没进医院检查,不知吃多了虚火上升,血糖血脂血压升高没有?如今餐风饮露倒正好降火减肥。只是身子骨不能动弹痒痒得委实难受。徒子徒孙们有心搭救也无力回天,一没财力二没人,花果山的土特产根本拿不出手,那些酸桃苦李歪瓜裂枣,天宫里谁看得上眼。唉!天庭的官真不是俺草根階层能够当的,俺这猴急性情,能够像玉帝稳坐龙椅、像文武百官久立朝堂吗?真要请俺去赴“蟠桃盛会”,俺也不会装斯文。

俺胡思乱想了五百余年,多亏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来了,要俺跟唐僧“做个徒弟,秉教伽持,入我佛门,再修正果”。去西天取经的路上俺更是悟透了禅机:原来那些占山为王、抢人妻女、想吃唐僧肉的,大都有些来历,不是菩萨的宠物坐骑,就是大仙的童子随从,甚至还有天上的星宿。他们作恶之后都能逍遥法外,只苦了几个无根无底的白骨精、蝎子精、蜘蛛精,白白苦修了多少年,依然只有挨打丢命的份。

一路走来俺也想开了:俺出身寒微,现今佛祖封了俺一个斗战胜佛,他指东俺绝不向西。俺明白这就是天波府里的杨家将,太平时节武不干政,有番邦犯境要降妖伏魔,俺就得挺身而出。好歹俺也跟天蓬元帅、卷帘大将一样,混成了不加括号的省部级,夫复何求?

猜你喜欢
齐天大圣蟠桃花果山
假如我是孙悟空
西王母蟠桃会上大阴谋
金秋八月,新疆和静县举办第三届蟠桃节
没错,就是猴子送来的齐天大圣冠
王母蟠桃
石漠化深处的“花果山”
酱爆西游①
美猴王嬉戏傀儡子
真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