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干谒诗”

2020-05-21 10:44方鸿儒
杂文月刊 2020年3期
关键词:张籍功名仕途

方鸿儒

所谓“干谒诗”(“干”:追求;“谒”:拜见),即为追求功名,拜见权贵,以求援引而写的诗。

在古代“官本位”的体制下,若想登第跳龙门,做官入仕途,除了参加“科考”外,便是“行卷”(犹如当下拿着自己的作品请名人题词、作序),“干谒”,攀附权贵,以求进身了。

然则,投诗问路亦未必能获得身居要津者之青睐与提携,故“干谒”者的结局往往悲喜迥异。

查检一部文学史,其清高却失意者恐怕要数“布衣诗人”孟浩然了。“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临洞庭湖赠张丞相》),诗虽写得委婉得体,但其希冀得到丞相大人引薦之心迹表露无疑,遗憾的是未见提携。

相传唐明皇因张道济之荐召见孟浩然,令诵其所作。抑或诗人因宦途渺茫,心有怨悱,居然当着皇上面吟诵:“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岁暮归南山》)

皇上听罢,心中颇为不悦地说:“卿不求仕,而朕未弃卿,奈何诬我?”诵诗诬明主,孟卿当何罪?从此诗人遭弃用。

其实骨子里本是清闲、清淡之人,何苦非要“干谒”入仕,跻身衙门?“弃用”亦好!“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宿建德江》)“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过故人庄》),功名未就,布衣终身,山水田园,一代宗师,也算是中国诗坛之幸了。

“行卷”“干谒”,亦要看依傍者谁。若巧遇贵人,恰逢知遇,则命运顿显生机,仕途从此通达。

据传:白居易当年赴京赶考,前去拜谒名士顾况。顾况颇为轻视眼前这位年轻士子,调侃其名字“居易”:“京城米价方贵,居亦弗易。”言外之意,北漂不易,落户更难。

然则,当读到“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赋得古原草送别》)时,顾名士不由得大为赞叹:“道得个语,居亦易矣!”——有如此文采,在京城混个一官半职就易如反掌了。于是在京城逢人便赞,广为延誉。白乐天一时成为“网红”,仕途平步青云,诗情上冲碧霄——果然是“乐天”啊!

大凡读书人多少有几分矜持,更何况请托之事毕竟不登大雅之堂,为世人不齿,故“干谒诗”大多写得委婉含蓄,不愿自掉身价。

但同是“比兴”亦有雅俗之分。屈原以“香草美人”喻君臣关系,品格峻洁,境界非凡。

而“越女诗人”朱庆馀为着打探考情,献媚恩人水部郎中张籍,居然男扮女装,阴阳错位,在临考前投赠“干谒诗”《闺意献张水部》:“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眉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自比“新妇”,以“夫婿”比张籍,以“舅姑”比主考,虽比兴合规,却未免甜得腻人,令笔者不敢恭维。

本来就是同声相应,张水部阅罢,大为赏识,回赠《酬朱庆馀》:“越女新妆出镜心,自知明艳更沉吟。齐纨未足时人贵,一曲菱歌敌万金。”把朱比作“越女”,用“一曲菱歌敌万金”暗示其才华出众,主考定会对你青睐有加。果如张水部所料,朱诗人金榜题名。而个中猫腻,谁人知晓!

人到无求品自高。功名一时,气节千载。既有所求,必有所失。所求功名,所失气节。是否“干谒”,则视你心中的天平倾斜哪个秤盘了。

童玲/图

猜你喜欢
张籍功名仕途
弦外之音,便是人间心境
剪纸大师齐秀芳
吟诗误功名的孟浩然
病后弃政从文
张籍《秋思》意蕴解读
秋思
微评
读张籍《秋思》之所思
陶渊明的仕宦之路与其教育思想
更正与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