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学生的在线课

2020-06-11 08:47林瑜
新少年 2020年5期
关键词:教科网速群里

林瑜

县教科局下发了“停学不停课”在线课堂的通知,要求老师在网上给同学们授课,我下载了钉钉软件,了解了使用方法,指导学生们安装使用。

我所在的学校距离县城有四十公里远,教学条件自然不如县城。大多数学生用的是家长的手机,不是反应慢,就是网速不好。一些家长除了会用微信,并不懂如何操作其他软件。我只好通过打电话或者视频通话,一个接一个地指导。总算在四天内,让全班三十三名学生全部下载好并学会使用在线上课的软件。

早上9点,我和同学们一起听由县里指定的老师在线授课,45分钟后,我再对同学们进行答疑,并讲解头一天的作业,直到10点30分结束。

刚开始远程上课,学生们还是比较兴奋,可三四天后,有些同学问着就没有答复了,甚至个别同学都不在线了。我打电话问询情况,有家长说:“孩子自制力差,大人一离开,就拿手机玩儿起了游戏。我们监督一两节课可以,总不能什么活儿也不干,一天四五节课都陪着吧?”

的确是实情,村里的学习氛围并不浓,一些家长甚至带着孩子剪果树枝去了。

当天晚上,我在班级群里和同学交谈:“这两天上课感觉怎么样?”

有同学说:“在家都快憋出病了。”这句话引起学生的共鸣,一连串的“我也是”几乎刷了屏。我见缝插针地回了句:“1+1>2。”

同学们立刻打出了问号。

我飞快地回复:“新冠肺炎是一个人传给另一个人,另一个人会再传给其他人,如果控制不好,就像《棋盘摆米》的故事一样,最终无法收场。这是1+1>2的第一层意思。”

有同学问:“那疫情什么时候结束?”

“如果大家都按照国家的安排,在家里隔离,相信很快会有好消息。这段上在线课的时间,需要同学们自律。一个自觉预习,加上一个复习巩固,就是超越自己的最好时机。这是1+1>2的另外一层意思。”

我还专门和几位同学进行了电话沟通,告诉他们:“弯道超车是最快的,千万不能因为手机游戏而荒废学业。”一连几天的电话、微信监督,掉队的同学渐渐步入正轨。

一天开课前,一位同学在群里夸赞:“我表哥昨天从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回来了,目前在市里集中隔离呢。”并发了几个高兴的表情。

大家也都在下面竖起了一排排大拇指。

“我爸昨天给武汉红十字会捐了500元,我今天准备把攒的压岁钱捐出去。”一位女同学刚说完,就有几名同学在下面附和了。大家火热地交流,我又打了句:“13+1≈∞。”

信息刚发出去,机灵的陈伟就发言了:“老师讲的是捐助的事吧。”

“猜对了。一个地方有难,全国13亿人民都奉献爱心,都伸出援助之手,這种力量汇聚在一起就会是无穷大。”

“老师,我昨晚听爸爸说咱县里有三名‘白衣天使去武汉支援了。”

“我长大以后也要当医生,救死扶伤。”

“我长大以后要当兵,去保卫祖国。”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气氛非常热烈。也许一些话对学生身份而言暂时过于宏大,但我相信,这些经历会成为他们人生路上难以忘却的一部分。

3月初,根据县教科局安排,统一直播课结束,改为老师们自行给学生在线上课。我将积分制的形式与课堂上的表现挂钩,对主动连麦的同学加1分,主动参与课堂互动并且回答正确的同学加2分,作业全对的同学加1分……试验第一天,效果非常好。全班33名同学,31名同学都认真上课并且完成了当天的作业。

可好景不长,一周后,我发现连麦的同学逐渐减少,有些甚至在点名时都不回应,即使回应,却因网速和手机的原因,总连不上,等连上时课时已过半了。通过探索和改进,我和几位老师以视频会议的形式来讲课。我让每位同学都打开摄像头,开启静音模式,在我点名提问时,让谁回答谁取消静音。这样学生能看见老师,老师能看见学生,相当于又回到了面对面的教室里,谁在哪里,状态怎样,都看得一清二楚。一节课下来80%的同学都能参与互动,大家的积极性被充分调动起来了。

虽然在线课堂缺少了面对面交流的真切,上课的形式和内容还有些不够理想,但这不影响孩子们对知识和成长的渴望。在疫情期间,不管是城市还是乡村,学生们在这新模式的线上课堂中收获的知识和经验,终将转化为力量,有一天会以星星之火为祖国贡献他们的光和热。 (责任编辑  李爽)

猜你喜欢
教科网速群里
奶茶群里戏精多
盯紧“教育四乱”专题警示约谈
英国网速快慢相差800倍
铜川市印台区教科体系统“五个再一遍”推动扫黑除恶问题整改
金主爸爸的炫酷
买奶茶
人兽表演
俄罗斯教科督察署:高校毕业生质量满意度有待提高
网速太慢
俄罗斯教科部要求高校取消宵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