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仪队员

2020-06-11 08:47商晓娜
新少年 2020年5期
关键词:和马马先生排练

商晓娜

小乔老师说明天将有两位十分重要的客人来学校参观。为此,她选了苏秘和马一右当礼仪队员,为客人献花。

马一右很高兴,他觉得小乔老师的眼光实在是好,他很乐意当礼仪队员的。

放了学,马一右拉着马一左走在回家的路上,他忍不住笑了又笑,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今天交了好运。

马一左看到马一右高兴,也跟着高兴起来。马一左跟馬一右长得几乎一模一样,马一右去给客人献花,就相当于马一左给客人献花。马一左想到这儿的时候,也笑得合不拢嘴了。

他们回到家,马太太、马先生,还有蓝心淼表姐也都回来了。

马一右甩开书包,一下子跳到茶几上,屋里每个人都瞠目结舌地看着他。

“我有重要的事情宣布。”马一右说,“明天我要代表全校男生去给客人献花。”说到这儿的时候,他又笑得看不见眼睛了。

马太太摇摇头:“哪有这样的礼仪队员,竟然站在茶几上说话。”

蓝心淼表姐也说:“什么礼仪队员,活像一只猴子!”

马一右听到这样的评价,赶紧离开了茶几。他回到儿童房里,躺在床上想象明天的情景,想着想着,他又翻身下了床。

马一右来到厨房,马太太和马先生正挤在那儿做饭——马太太负责煲汤,马先生负责炒菜。马一右对他们说:“你们能停下来吗?我有问题要问。”

马太太和马先生没办法停下来,不过他们很想知道马一右有什么问题。

马一右说:“明天见到客人的时候,我能跟他们说一句话吗?”

“当然能。”马先生和马太太都笑了,他们说,“你可以说欢迎客人到学校来,他们一定很高兴的。”

马一右点点头,接着问道:“我能告诉客人我叫马一右,我还有个哥哥叫马一左吗?”

“当然能。”马先生和马太太又都笑了,他们说,“客人会觉得你很可爱。”

“那么,我献花的时候,是用左手,还是用右手呢?”马一右的问题真不少。

“你应该用双手献花,这是礼貌。”马先生和马太太很有耐心地回答。

马一右记住了这些话,他离开厨房,没过多久又跑了回来:“现在我想知道,用双手抱着鲜花的时候,左手在上面,还是右手在上面?再有,我把花抱在左边,还是抱在右边?”

马先生和马太太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问题,他们互相看了看,谁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才合适,他们可从来没有献花的经历。

马先生说:“我去买束花,让马一右排练下吧!”

这个主意真是妙,马一右立即答应了,他还说:“凡是重大的活动,都需要预演的。”

马先生炒好了菜,就去小区外面的鲜花店买花,他买了好大一束香水百合,外面还包着淡紫色的包装纸。

蓝心淼表姐说:“这简直就是送给公主的礼物!”

吃过晚餐以后,蓝心淼表姐破天荒地对排练的事情产生了兴趣,她穿上马太太的职业套裙,踢掉拖鞋换上高跟鞋,扮演来学校参观的客人。

“小矮人,赶快来献花吧!”蓝心淼表姐对马一右说。

马一右左手在上右手在下,让鲜花靠在左侧的肩膀上,他挺直了腰板,向蓝心淼表姐走过去。他只顾着冲蓝心淼表姐笑,没留神脚下的路,结果被蓝心淼表姐脱下来的一只拖鞋给绊倒了。

香水百合差一点儿就摔散了,蓝心淼表姐说马一右是掌握不好平衡的笨鸭子,马一右不高兴了,他责怪蓝心淼表姐是乱埋地雷的臭乌龟——如果她没有埋拖鞋地雷,他就不会被绊倒哇!

他们几乎要吵起来,这个时候马先生说:“你们还要不要排练呢?”

排练可比吵架重要多了,马一右放弃了吵架,继续排练,不过他不高兴把花献给蓝心淼表姐,现在他把马一左当成了明天的重要客人。

这一回,马一右右手在上左手在下,把花捧在了右边,他觉得这样更舒服一些。

马一右冲着马一左走了过去。

“脸上一丁点儿表情都没有,谁能喜欢这样的礼仪队员?”蓝心淼表姐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

马一右假装听不到她的话,这一回他走得很小心,生怕再踩中拖鞋地雷。

终于,他平平安安地走到了马一左面前。马一左很兴奋,他迫不及待地伸出双手,要接受那一束鲜花。

可是马一右却没有马上献出鲜花,他看着马一左不停地眨眼睛。眨了好半天,才红着脸说:“我还有欢迎的话想说,可是忘了该怎么说。”

马一左只好让马一右先去把要说的话想清楚,然后重新来献花。

马一右理清了思路,他郑重其事地走到马一左面前,不过他什么都没有做,又转身返回去了。

“你又忘了要说什么?”蓝心淼表姐撇着嘴说,“连几句话都记不住,像你这样的小矮人,会被公主炒鱿鱼的!”

马一右不理她,他问马先生和马太太:“我究竟是先说欢迎的话,还是先献花呢?”

“一边献花一边说,这样节省时间。”马先生出主意说。

马太太对此没什么意见,她也认为应该速战速决,因为客人还要在学校里参观一大圈儿,马一右不好占用人家太多的时间。

马一右退后了几步,重新向马一左走了过去。

“尊敬的客人,您好。”马一右拿腔拿调地说,“欢迎您到我们学校来,我叫马一右,我还有个哥哥叫马一左。”

他把花献给了马一左。

“不错不错,过程很棒!”马先生和马太太都给马一右鼓了掌。

马一左抱着一大束花,没办法鼓掌,他冲马一右点了点头。

马一右和马一左接着排练,一遍又一遍,直到九点半,马太太提醒他们应该睡觉为止。

可是,他们躺在小床上,马一右又想出了新的问题。

“明天穿什么衣服去见客人呢?”马一右问马一左。

马一左觉得这是个万分重要的问题,他认为马一右应该穿得体面一点儿。

马一左和马一右从上铺爬下来,尽管蓝心淼表姐说他们简直吵死人,他们还是坚持打开了衣柜,把属于他们的衣服都翻了出来,一件一件地比试着。

把所有衣服都穿了一遍以后,马一左和马一右终于决定明天要穿黑色的小西服,像参加音乐会那样。

他们把小西服挂好,又爬到上铺去。可是这个时候,两个人都没有睡意了。

马一左和马一右决定数绵羊,数到快天亮的时候才勉强睡去。

早晨的情形可想而知,马先生、马太太轮流叫他们起床,叫了好久好久,他们才同意睁开眼睛。

他们没时间吃早餐,马先生开车载着他们到学校的时候,欢迎仪式已经开始了,马一右眼睁睁地看着客人走到了主席台上,然后苏秘和江渺上台为他们敬献了鲜花。

马一右看着江渺,忍不住哭了起来:“小乔老师本来没有选江渺,她选的是我……”

马一左抱住了马一右,他也伤心哪,早知道是这样的,他们昨天就不排练到那么晚了。

(责任编辑 王天抒)

猜你喜欢
和马马先生排练
马叙伦与“三白汤”
男孩、鼹鼠、狐狸和马
新年晚会
两个大忙人
地毯下的老虎和马
白云和马
找路边“专业防水”上门服务,说好的3000元却变8000元?!
乐师
骆驼和马
鸟雀排练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