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店里的阳光

2020-06-11 08:47张颖
新少年 2020年5期
关键词:样书优惠券新华书店

张颖

我上小学五年级时,每逢周末,经常到县城的新华书店看书。尽管囊中羞涩,口袋里的零花钱常常不够买一本书,但是作为“蹭书族”,却乐此不疲。

书店里有两个店员,一个是四十多岁的董阿姨,一個是不到二十岁的李阿姨。

一天,我看中了一套儿童文学丛书,其中两册摆在外面作样书,内容非常精彩,其他十几册放在包装袋里。

“阿姨,这本书多少钱?”我拿着一本样书问道。

“这本十八。”

“把这套书买下来,得多少钱?”我的胃口很大。

“二百六十元,你要想买的话,可以给你打九折。”李阿姨面带微笑,脸上露出一个小酒窝。

我从兜里掏出二十元零钱来,说:“我只有二十块,能不能卖给我?”

“二十块只能买你手上那本。”李阿姨笑着摇了摇头。

“那算了吧。” 我把手里的书放回原处,目光痴痴地望着塑封袋里的图书。

我回家向母亲要钱买书,碰了壁。家里给爷爷治病,已经欠下几千元外债,我只好自己想办法。

我常看到一个老大爷拉着辆木车,到处收破烂儿,旧书、纸、铁、易拉罐,什么都收。我把家里的纸箱和过去的旧课本翻出来,卖给老大爷,得了七元两角。又利用课余时间,到处捡纸箱片、玻璃瓶卖,期盼早点儿攒够买书的钱。周末,我仍时不时地到新华书店“蹭书”看,那些书就像一个巨大的宝藏,对我的诱惑力太大了。

秋末的一天傍晚,我提着一条编织袋,顺着一条街道边,寻找可以变卖成钱的“宝贝”。

前方公共汽车站的站台处,一位阿姨坐在长椅上,似乎在等车。她身旁放着一个空汽水瓶。

我忙上前问道:“阿姨,这个汽水瓶您还要吗?不要的话,我就拿走了。”

闻声扭过头的人竟然是新华书店的李阿姨,我有点儿不自在了。

“我不要了,你拿走吧。”李阿姨含笑的眼神,如同斜照在站台的余晖,柔软而温馨。

等我将汽水瓶放入袋中后,她好奇地问:“你捡这个干啥?”

我不好意思地说明了原因。

李阿姨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等我再去新华书店“蹭书”看时,突然发现:我最爱的那套儿童文学丛书被拆开包装,摆出了好几本,就好像是专门为我准备的。

我扭头去看李阿姨,她正跟董阿姨交谈,似乎没有意识到我的到来和存在。

那些拆开包装的新书如同藏着一枚巨大的磁铁,而我被牢牢地吸引,如饥似渴地埋头阅读。看了这几本新书后,我购买这套丛书的欲望更加强烈了。

听人说,新华书店会在春节时进行打折活动,我便盼着到那个时候,用我的压岁钱,再加上卖破烂儿攒的钱,把书全买下来。

年末,因备战期末考试,我去新华书店的次数少了。寒假初,母亲又带我出了趟远门,我没去成新华书店。直到大年初六,街上的店都开门了,我便急不可耐地赶到新华书店。

李阿姨看到我,热情地冲我招手说:“来,你不是要买书吗?这里有张优惠券,拿上它可以打折。”

我高兴地接过优惠券,结账时,没想到竟然以一折的价格买下了我最心爱的那套儿童文学丛书!凭着李阿姨给的券,省了不少钱,真是让我喜出望外。

时光飞逝,斗转星移。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也成了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一天下午,我在街上碰到了李阿姨。她已经四十多岁,若非我说了当年买书那件事,她差点儿没认出我来。

李阿姨感慨我变化大,笑着说:“当年卖书,哪有那么便宜的活动,是看你费心用功,我们书店集体给你破的例!”

刹那间,我明白了那张优惠券的来历。

如今,我的儿子也上了小学,我喜欢领着他去新华书店。在那里,我能真切地感受到,每本书都带着阳光的温度,一如当年。

(责任编辑 李爽)

猜你喜欢
样书优惠券新华书店
优惠券套路,多不多
坐拥书墙
淘宝直播优惠券怎么设置
神秘的邮箱
回不去的书店
出书也烦恼
日假麦当劳券疑为中国造
样书缴纳制度与日本出版行业
优惠券:新角色,新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