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参临床应用与药理学研究概况

2020-08-06 14:23张光云童英杨丽萍
中国民族民间医药·下半月 2020年6期
关键词:临床应用

张光云 童英 杨丽萍

【摘 要】 彝药小红参是临床中常用于治疗多种疾病的民族药,具有明显的临床疗效及药理活性。近年来有关小红参实验研究及药理研究报道逐渐增多。文章通过对小红参相关的临床应用及实验研究文献进行整理和综述,以期为小红参的进一步研究提供理论依据。

【关键词】 彝药;小红参;临床应用;药理活性

【中图分类号】R285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1007-8517(2020)12-0051-04

Abstract:Rubia yunnanensis Diels, a Yi medicine, is a kind of ethnic drug commonly used in the treatment of various diseases, which has obvious clinical effect and pharmacological activity. In recent years, there are more and more reports about the experimental research and pharmacological research of Rubia yunnanensis Diels. In this paper, the clinical application and experimental research literature of Rubia yunnanensis Diels were reviewed, in order to provide theoretical basis for the further study of Rubia yunnanensis Diels.

Keywords:Yi Medicine; Rubia yunnanensis Diels; Clinical Application; Pharmacological Activity

小红参又称为滇紫参、红根、小茜草、活血,为茜草科(Rubiaceae)植物Rubia yunnanensis(Fr.)Diels.的干燥根;主要生于向阳山坡疏林下杂草丛中或路边;分布于滇中、滇西北、滇东北地区。小红参最早见于兰茂所著的《滇南本草》[1],书中称“紫参,味苦、甘平,性微温;通行十二经络;治风寒湿痹,手足麻木、腿软战摇、筋骨疼痛、半身不遂、久病痿软、远年流痰”。小红参作为云南特有的民族药,药用资源丰富,随着长期的用药经验积累,民间形成有以小红参为主药的诸多经验方,且能发挥较好的治疗作用。基于它的临床疗效,许多学者对小红参的药理作用进行了研究。笔者以中国知网/维普/万方文献检索数据库为主,以小红参/小红参、临床应用/小红参、药理研究为检索关键词;主要以近10年来记载小红参临床应用的文献和书目记载为基础,对小红参临床应用和药理学研究概况进行综述,以期为小红参治疗疾病的作用机制及临床应用研究提供理论依据。

1 药理作用

1.1 抗心肌缺血 王淑仙等[2-3]研究表明小红参提取物Ⅱ-A可明显增加小鼠心肌的ATP含量和耐氧能力;并可减轻犬冠脉外周阻力,增加冠脉血流量,對犬缺血心肌具有良好保护作用,可显著减轻心肌损伤和减少心肌梗死面积。进一步研究表明,小红参抗心肌缺血的有效活性部位主要在乙酸乙酯提取物和B、C段;小红参乙酸乙酯提取物不仅可对抗去甲肾上腺素(NE)诱导大鼠主动脉环收缩和改善大鼠心肌缺血心电图,而且可提高SOD活性并降低MDA含量,其抗心肌缺血机制可能与提高大鼠抗氧化能力有关[4-6]。小红参在抗心肌缺血中是否通过抗炎,抗凋亡,调节能量代谢等其他作用机制发挥作用还有待进一步研究。此外,研究表明小红参中乔木烷型三萜类和游离蒽醌具有降血脂的作用[7],1,2-二羟基蒽醌(5)和1,3,6-三羟基-2-甲基蒽醌(6)具有抗血小板的作用[8]。目前,心肌缺血/再灌注损伤也成为医学中的一大难题,而小红参在心肌缺血/再灌注损伤中的研究未见报道,今后可进一步深入研究,以充分挖掘小红参在治疗心血管疾病方面的药用价值。

1.2 抗肿瘤 小红参多种化学成分具有抗癌作用:体外的抗癌实验中,小红参中分离的2-甲基-1,3,6-三羟基-9,10-蒽醌可诱导人宫颈癌HeLa细胞凋亡和阻滞G2/M细胞周期以发挥细胞毒性作用[9];另有实验[10]表明,药物浓度大于10 μg/mL时的小红参醌可抑制癌细胞生长,同时也能抑制正常人血T淋巴细胞的细胞分裂增殖和DNA的合成;当药量浓度达25 μg/mL时,更能明显地抑制淋巴细胞产生抗癌因子的能力,但小红参醌是否适用于抗癌尚需进一步研究。小红参中乔木烷型三萜Rubiarbonol G 能够通过线粒体途径诱导人宫颈癌细胞Hela 发生细胞凋亡,其分子机制与下调凋亡抑制蛋白Bcl-2的表达,影响Bcl-2/Bax的比值,导致线粒体中Cytochrome C释放,进而导致细胞凋亡的发生有关[11]。FAN JT等[12-13]研究报道了小红参中的茜草素和两个新的环六肽均具有抑制癌细胞毒性的作用,还能抑制NO的产生。ZENG GZ等[14]实验证明小红参三萜类化合物rubiarbonol G (RG)可诱导线粒体介导的细胞凋亡和G0/G1细胞周期阻滞,说明RG是小红参抗肿瘤作用的关键活性成分之一。此外,小红参中RY-I及RY-I的苷元RA-V成分和环已肽配糖体均具有抗癌活性[15-16]。

1.3 抗氧化 小红参醌作为小红参的主要有效成分,实验证明其抗氧化能力优于维生素E[17],具有开发成抗氧化剂的药用前景。药理实验[18-19]表明小红参醌能在4℃提高储存皮片的活力,减轻皮片水肿,升高保存液的PH值;但在深低温储存中使用对皮肤的活力没有影响,这可能与温度过低,细胞内外生化反应停止,氧自由基生成减少有关,而氧自由基参与多种疾病的发生发展,若能通过现代医学技术证明小红参的抗氧化机制,小红参将可能实现同时对多种疾病发挥治疗作用。

1.4 抑制NO TOSHIO M等[20]发现小红参中红芸香醇C(3),红芸香醇A和F,红芸香酮C,和2-甲基-1,3,6-三羟基-9,10-蒽醌化合物能抑制NO的产生;TAO J[21]实验结果也显示了小红参不仅能抑制NO,同时能抑制诱导型一氧化氮合酶。

1.5 升白作用 有研究[3]发现小红参提取物Ⅱ-A可以升高白细胞;苏秀玲[22]也证实小红参对环磷酰胺引起的白细胞降低有不同程度的升高作用。

1.6 其他药理作用 有研究[22]表明小红参能显著促进呼吸道分泌,具有祛痰的作用。刘瑾[23]研究发现小红参醇提物有促进辐射损伤小鼠外周血红细胞恢复的趋势。此外,小红参还可提高小鼠的痛阈值,减少小鼠的扭转次数,并能有效缓解大鼠足跖肿胀,抑制ADP诱导的家兔血小板聚集[24];说明小红参具有止痛、抗炎和抗血小板聚集的作用;这一药理学研究为治疗与疼痛、炎症和血小板聚集有关的疾病提供了药理学依据,值得进一步研究。对肠道细菌易位小红参同样具有明显的抑制作用,同时对枯草芽孢杆菌也具有抗菌活性[25-26]。

2 临床应用

2.1 消化系统疾病 据文献[27]记载使用小红参泡酒或煎服可治疗慢性胃炎;取小红参和叶下花各2钱,研末后,水煎服或开水送服,红糖为引可治疗吐血[28]。但有报道[29]发现若胃热者服用过多,胃部会出现不适及轻微的烧灼感,甚至使胃痛加剧,建议脾胃病患者应慎用,这可能与小红参性温有关,因此,在临床使用时,应根据患者的体质合理配伍方药,以达到治疗效果最大化。

2.2 呼吸系统疾病 《普济本事方》记载小红参膏剂“治劳瘵涂血损肺,及血妄行”之症,有独特的疗效。《云南彝医药》[30]中记载小红参具有润肺止咳之功,内服可治疗咳嗽、咯血。临床上使用小红参50 g,白芨50 g,蜂蜜150 g治疗肺结核,用法:小红参和白芨研末后配蜂蜜蒸服,每日3次,2天服完[31];此外,咳血使用3~5钱小红参煎服[28]。

2.3 心血管疾病 《彝族验方》[32]中记载:小红参10~15 g,鸡肉参20~30 g,满山香6~12 g,土连翘10~25 g,天麻10~15 g;水煎服可治疗脉管炎。普米族用小红参15 g,香附9 g,赤芍12 g,地龙15 g,当归9 g水煎服治療胸痹;小红参30 g,垂柳根6 g,杜仲12 g,千针万线草15 g治疗高血压。在纳西族民间,人们使用小红参50 g,水煎服,白酒为引治疗胸痹心痛证(冠心病心绞痛),并且在临床上使用小红参注射液治疗心绞痛,有效率可达90%;单独使用小红参或配伍其他药物治疗胸痹心痛证或高血压,在临床上均能收到显著疗效,且小红参乙酸乙酯部位还具有抗心肌缺血的作用。在治疗血液疾病方面,《云南民族药志》[33]记载小红参常用于治疗血小板减少、血虚和贫血:治疗血小板减少、血虚用小红参30~50 g,当归30 g,水煎服;治疗贫血时用小红参30 g,独活10 g,杜仲15 g,续断10 g,当归20 g,熟地20 g,用酒浸泡服用,每次10 mL;或小红参4钱,水杨梅5钱,紫地榆4钱,水煎服,每日1剂;或小红参15 g,续断15 g,舂细粉配肉炖服。药典[34]记载小红参3~4两水煎服,每日1剂可治疗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小红参在血液疾病中是否通过影响造血系统或其他方式干预造血系统来发挥作用目前尚未清楚。

2.4 其他系统疾病  ①妇科疾病:《云南民族药志》[33]记载小红参可用于月经不调,产后腹痛,恶露淋漓等,用量:15~30 g,水煎或泡酒服;治疗月经不调的小红参组方有:小红参15 g,月季花10 g;或小红参20 g,茜草20 g; 《中药大辞典》[28]记载小红参3两煮猪排骨(淡盐),可治疗月经不调、产后关节痛和闭经。②神经系统疾病:颜面神经麻痹[28]:小红参、泽兰、女金芦各5量,泡酒2.5 kg,浸泡半月后服用,每次20~40 mL,每日1次。失眠[35]:小红参加红糖水煎服。神经衰弱[31]:小红参20 g,五味子15 g,刺参15 g;或小红参5钱,砂仁2钱,朱砂1钱,加红糖,每日1剂。③泌尿系统疾病:尿道炎和膀胱炎:小红参10 g,仙鹤草12 g,紫地榆10 g,女贞子10 g,血藤12 g,小木通6 g,十大功劳6 g,甘草3 g。水煎服,每日1剂。此外,景颇族还用小红参治疗结石。

2.5 外科疾病 《滇南本草》[1]记载:“紫参,微苦,甘平,性微温。通行十二经络,治风寒湿痹,手足麻木,腿软,战摇,筋骨疼痛,半身不遂,久年痿软,远年流痰,为活络强筋、温暖筋骨药酒方中要剂。”1986版《中药大词典》[28]记载:小红参水煎或泡酒服,可治疗风湿或跌打损伤疼痛;《云南民族民间单验方集》[31]中记载:治疗跌打损伤使用小红参15 g,牛头七15 g,茜草15 g,云荨麻根50 g,藜芦50 g,野姜10 g,玉带草15 g,芸香草(挖耳草)15 g,鹿仙草15 g,捣敷患处,每3天换药1次;兼治骨折,筋骨风湿痛。此外,风湿骨痛还可用小红参30 g,当归15 g,独活10 g,杜仲15 g,续断10 g,熟地20 g泡酒服。符光利[29]使用小红参分别治疗腱鞘囊肿、肌肉牵拉疼痛和坐骨神经痛均收到非常好的疗效。

2.6 肿瘤 目前治疗肿瘤的主要方法多为手术联合西药治疗,而西药所带来的副作用会进一步影响患者的健康状况。从天然药物中寻找新的抗肿瘤新药已成为诸多学者研究的一个新方向。肿瘤可归属于中医学“癥瘕、岩、石疽、积聚”等疾病范畴,治疗以扶正祛邪,祛瘀消癥为主。民间运用小红参抗肿瘤治疗较常见,如《云南民族药志》[33]记载:白族和彝族认为小红参性味甘、平,具有补血活血、安神、祛瘀生新、软坚破结的作用。临床上使用小红参5钱至1两煎服或泡酒服可治疗脂肪瘤[27];治疗骨肉瘤:小红参、补骨脂、大麻药、三七等配伍;治疗血管肉瘤:小红参、木瓜、苡仁、斑庄根、半夏、金银花等共用;治疗子宫癌小红参、珍珠草、水红花子、斑庄根等同;治疗膀胱癌使用小红参、赤芍、苡仁、石韦、马齿苋等[35]。可见,小红参在抗肿瘤方面具有较高的临床应用价值,值得进一步深入研究。

2.7 皮肤病 纳西族用小红参的根捣敷患处治疗疮痈红肿、久不溃破者,认为其具有消痈散瘀,托痈生肌的作用。此外,小红参还具有活血化瘀,凉血通经及养血除风的作用,临床上使用小红参针剂治疗银屑病临床疗效显著。目前认为银屑病是由免疫细胞和多种细胞因子介导的角朊细胞异常增殖性皮肤病[36],银屑病皮损中先有CD4+T细胞进入和活化,接着出现CD8+T细胞,当皮损消退时CD8+T细胞又逐渐增多,而皮损中CD4+T细胞减少和消失[37]。吕昭萍等[38]研究发现小红参可降低银屑病患者外周血中CD8+ T细胞水平,何黎等[39]研究表明体外给药小红参蒽醌类及三帖类对外周血T淋巴细胞增殖反应均具有抑制作用,推测小红参治疗银屑病是通过蒽醌类及三帖类等免疫活性成分影响T淋巴细胞的功能来发挥作用的。

3 小结

小红参作为云南民族民间常用民族药,药用资源丰富,临床应用价值高。近年来,基于小红参的临床应用价值,小红参的药理实验开展越来越多,从笔者收集整理的文献看,虽然民间使用小红参已有很长的药用历史,但小红参在使用时多配合其他药物一起使用,并且缺乏有效的临床实验数据研究,大部分临床应用均记载于民间收集整理的书籍中,因此在小红参的临床应用研究方面还较为欠缺,今后可扩大样本量、多中心的进行临床实验研究。目前已从小红参中分离出多个化学成分,但具体的药用机制尚未清楚,如何利用现代实验技术明确小红参治疗疾病的药用靶点是值得进一步研究的课题。参考文献

[1]朱兆云,高丽.滇南本草[M].昆明:云南科技出版社,2007:12.

[2]王淑仙,谢顺华.小红参、茜草和丹参提取物对小鼠心肌、脑ATP含量的影响[J].中草药,1986,17(10):19-21.

[3]王淑仙,陈鹰,刘建勋.小红参提取物Ⅱ-A对犬实验性心肌梗塞的保护作用及对心脏血流动力学的影响[J].生理科学,1983(4):36-37.

[4]雪涛,张国伟.小红参不同溶剂提取物对心肌缺血实验性指标的影响[J].中国药业,2008,17(22):23-25.

[5]孔春芹,陈普,刘斌,等.小红参抗心肌缺血活性部位的筛选研究[J].云南中医中药杂志,2011,32(11):70-72.

[6]曹東,张国伟,金风丽.小红参乙酸乙酯部位抗心肌缺血活性研究[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1,17(9):209-212.

[7]GAO Y,SU YP,HOU TT,et al.Identification of antihyperlipidemic constituents from the roots of Rubia yunnanensis Diels[J].J Ethnopharmacol,2014(155):1315-1321.

[8]LION MJ,TENG CM,WU TS.Constituents from Rubia ustulata Diels and R. yunnanensis Diels and their Antiplatelet Aggregation Activity[J].John Wiley & Sons, Ltd,2002,49(6):1025-1030.

[9]ZENG GZ,FAN JT,XU JJ,et al.Apoptosis induction and G2/M arrest of 2-methyl-1,3,6-trihydroxy-9,10-anthraquinone from Rubia yunnanensisin human cervical cancer HeLa cells[J].Pharmazie,2013(68):293-299.

[10]黎文亮,胡文华,王升启.小红参醌在体外的抗癌作用[J].军事医学科学院院刊,1989(4):241-243.

[11]曾广智.小红参中乔木烷型三萜Rubiarbonol G诱导Hela细胞凋亡作用研究[A].//中国植物学会药用植物及植物药专业委员会、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第十届全国药用植物及植物药学术研讨会论文摘要集[C].中国植物学会药用植物及植物药专业委员会、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中国植物学会,2011:1.

[12]FAN JT,CHEN YS,XU WY,et al.Rubiyunnanin A and B,two novel cyclic hexapeptides from Rubia yunnanensis[J].Tetrahedron Lett,2010,51(52):6810-6813.

[13]FAN JT,SU J,PENG YM,et al.Rubiyunnanins C–H,cytotoxic cyclic hexapeptides from Rubia yunnanensis inhibiting nitric oxide production and NF -κB activation[J]. Bloorg Med Chem lett,2010(18):8226-8234.

[14]ZENG GZ,WANG Z,ZHAO LM, et al. NF-κB and JNK mediated apoptosis and G0/G1 arrest of HeLa cells induced by rubiarbonol G, an arborinane-type triterpenoid from Rubia yunnanensis[J]. 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 2018(220):220-227.

[15]邹澄,郝小江,周俊.小红参的抗癌环己肽配糖体[J].云南植物研究,1993,15(4):399-402.

[16]何敏,邹澄,郝小江,等.小红参的新抗癌环己肽配糖体[J].云南植物研究,1993,15:408.

[17]宋书元,丁林茂,王淑仙,等.抗缺氧药物的筛选研究[J].科技工作年报,1981:46-49.

[18]朱兆明.小红参醌能提高4℃储存皮肤的活力[C].//中华医学会烧伤外科学分会.全国第三届烧伤外科学术交流会议论文摘要.中华医学会烧伤外科学分会:中华医学会烧伤外科学分会,1991:130.

[19]贾晓明,纪晓峰,朱兆明,等.小红参醌对低温储存皮肤活力的影响[J].军医进修学院学报,2000(4):248-250.

[20]MORIKAWA T,TAO J,ANDO S,et al.Absolute stereostructures of new arborinane-type triterpenoids and inhibitors of nitric oxide production from Rubia yunnanensis[J].J Nat Prod,2003,66(5):638-645.

[21]TAO J,MORIKAWA T,ANDO S,et al.Bioactive constituents from Chinese natural medicines.XI.Inhibitors on NO production and degranulation in RBL-2H3 from Rubia yunnanensis: Structures of rubianosides II,III,and IV,rubianol -g,and rubianthraquinone[J].Chem Pharm Bull,2003,34(45):654-662.

[22]苏秀玲,周远鹏.茜草、小红参药理作用的比较研究[J].中国中药杂志,1992(6):377.

[23]刘瑾.茜草小红参对辐射损伤小鼠防护作用的研究[D].昆明:昆明医学院,2007.

[24]郑进,曹东,林青,等.民族药小红参滴丸的部分药效学试验研究[J].云南中医学院学报,2004(2):13-15.

[25]YOSHIHIRO S, YUSUKE H, NAONOBU T,et al. Stereochemical assignments of rubiaquinones A–C, naphthoquinone derivatives from Rubia yunnanensis[J].Tetrahedron Letters.2017,58(48):4568-4571.

[26]施志国,王亚平,于勇,等.小红参醌抑制烫伤小鼠肠道细菌易位[J].中国微生态学杂志,1991(1):1-4.

[27]昆明军区后勤部卫生部.云南中草药选[M].昆明军区后勤部卫生部,1970(12):28.

[28]江苏新医学院.中药大辞典[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1997:252.

[29]符光利.小红参临床运用点滴[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杂志,2001(4):246-247.

[30]杨本雷,郑进.云南彝医药下卷[M].昆明:云南科技出版社,2007:356.

[31]云南省药材公司.云南民族民间单验方集[M].昆明: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1993:46-181.

[32]王正坤.彝族验方[M].昆明:云南科技出版社,2007:78.

[33]云南省藥物研究所.云南民族药志[M].昆明:云南民族出版社,2012:6.

[34]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药典委员会.中国药典(一部)[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1978(12):40.

[35]新平彝族傣族自治县中药资源普查办公室.新平诸参与临床运用,1986(1):17-18.

[36]PRINZ JC. Which T cellscause psoriasis [J]. Clin Exp Dermatol,1999(24):291-295.

[37]翁孟武.免疫皮肤病学基础与临床[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1996:455.

[38]吕昭萍,李玉叶,李谦.银屑病患者用小红参治疗外周血T淋巴细胞亚群的变化[J].云南医药,2000(4):289-290,288.

[39]何黎.小红参治疗银屑病对免疫活性成份的影响[C].//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皮肤性病专业委员会.2001年中国中西医结合皮肤性病学术会议论文汇编.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皮肤性病专业委员会: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2001:101.

(收稿日期:2020-03-05 编辑:程鹏飞)

猜你喜欢
临床应用
臭灵丹的药理作用及临床应用研究进展
浅析超声心动图诊断肺动脉高压疾病的临床应用意义
通经草研究概况
浅析《针灸甲乙经》之郄穴的价值
“按动疗法”临床应用探讨
优质护理在肠镜检查中的临床应用
快速康复外科理念在肝胆外科围手术期护理中的应用
评价降钙素原在鉴别自身免疫性疾病活动和合并全身性感染中的临床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