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医药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研究概况

2020-08-06 14:23马成红张光云段忠玉
中国民族民间医药·下半月 2020年6期
关键词:溃疡性结肠炎

马成红 张光云 段忠玉

【摘 要】 溃疡性结肠炎是临床常见的消化系统疾病,近年来其发病率呈不断上升趋势,该病病程长、难治愈、易复发,目前已被世界卫生组织列入现代难治病之一。少数民族医药在溃疡性结肠炎的治疗上具有明显疗效、安全低毒的优势,为充分挖掘民族医药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临床价值,文章整理藏医药、蒙医药、维吾尔医药、傣医药及壮医药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相关文献,以期从少数民族医药中探寻更多溃疡性结肠炎临床防治方法,更好地服务于临床。

【关键词】 溃疡性结肠炎;少数民族医药;研究概况

【中圖分类号】R29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1007-8517(2020)12-0055-06

Abstract:ulcerative colitis is a common disease of the digestive system. In recent years,the morbidity of ulcerative colitis is on the rise. Its course of disease is long,difficult to cure,easy to relapse. Ethnic minority medicine in the treatment of ulcerative colitis with the advantages of obvious curative effect,safe and low toxicity,to fully explore the clinical value of ethnic medicine in the treatment of ulcerative colitis,In this paper,the relevant literature on the treatment of ulcerative colitis in Tibetan medicine,Mongolian medicine,uygur medicine,dai medicine and zhuang medicine was sorted out,in order to explore more clinical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methods of ulcerative colitis in minority medicine and better serve the clinic.

Keywords:Ulcerative Colitis; Minority Medicine; Overview

慢性溃疡性结肠炎(Ulcerative colitis,UC)是一种慢性非特异性炎症性肠病,其病变主要累及直肠、乙状结肠黏膜及黏膜下层[1]。临床表现以持续或反复发作的腹痛、腹泻、黏液脓血便为主[2]。有研究[3]认为其发生与遗传易感性、细胞凋亡、免疫、精神,环境促发等多种因素相关。现代医学对溃疡性结肠炎的治疗以药物干预为主,主要为氨基水杨酸类制剂、肾上腺糖皮质激素类、免疫抵制剂及抗生素的使用[1],虽显效快,但治愈难度大,长期服用存在不同程度的毒副作用及不良反应,且易致耐药性或停药后复发。少数民族医药在治疗溃疡性结肠炎上有着丰富经验及显著疗效。笔者以中国知网/万方/维普文献检索数据库为主,以溃疡性结肠炎、藏医药、蒙医药、维吾尔医药、傣医药、壮医药、民族医药为检索关键词,以近年来民族医药在溃疡性结肠炎方面的研究参考文献和书籍记载为基础,对藏、蒙、维、傣及壮族医药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研究概况综述如下。

1 藏医药

1.1 藏医对溃疡性结肠炎的认识 溃疡性结肠炎属于藏医“大肠(培根)木布病”范畴,为人体三因(“隆”“赤巴”“培根”)紊乱与血、黄水混合引起的综合性病症[4],其认为饮食不当、情志失和、寒热不调等因素,会导致人体胃肠消化功能受损,食物积滞于大肠,大肠黏膜受损溃烂,最终腐败脱落形成腹泻、脓血便之症。治疗上以藏医独特理论为指导,以调和三因、保护肠粘膜、消炎止泻为治则,运用藏药内服疗法及特色药物灌肠疗法。

1.2 藏医治疗溃疡性结肠炎

1.2.1 内治法 藏医治疗溃疡性结肠炎,辨证口服藏药对其临床疗效明显。吴兴本等[6]应用具有止痛止泻功效的藏药奇正洁白丸治疗溃疡性结肠炎26例,总有效率达92.3%。此外,藏医治疗溃疡性结肠炎不仅局限于单方,还可根据不同服药时间使用组合方剂综合治疗。张学文[7]选取100例UC患者服用肠宁丸(散),三餐饭后及睡前分别服用七味熊胆散、九味石榴丸、十五味止泻散、二十五味绿绒蒿丸,治疗总有效率达90%,疗效明确。拉毛才旦等[8]发现口服藏药七味熊胆散及藏药灌肠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疗效优于常规西药口服治疗。

1.2.2 外治法 藏医认为局部灌肠[5]选用清热解毒、消炎止痛、收敛止泻功效的藏药,能够直达病灶、起效迅速,并且疗效持久及毒副作用少。杨桑加等[9]选取50例患者分为两组,分别给予口服藏药与十五味黑药散加五鹏丸温水灌肠进行治疗,结果证明藏药灌肠治疗通过直肠给药可改善肠黏膜损伤,消炎止血以缓解腹痛便脓血症状,其疗效优于单纯藏药口服。周加太[10]认为用藏医七味熊胆散给UC患者保留灌肠,能够避开肝脏及胃肠道对口服药物药效的破坏与影响,直接作用于病变部位,能够收到较好的临床治疗效果。上述案例都说明了藏药灌肠治疗在UC的治疗中能够最大程度的发挥疗效。目前藏药湿生扁蕾抗腹泻作用研究较为明确。景明等[11-12]发现湿生扁蕾提取物可通过改善UC小鼠结肠炎症反应,减少溃疡面积,促进结肠受损黏膜修复及溃疡愈合,从而减少小鼠腹泻次数与粪便隐血数,其有效活性成分主要在氯仿和乙酸乙酯部位;且藏药湿生扁蕾提取物通过对抗肠道慢性炎症,可有效抑制溃疡性结肠炎大鼠结肠肠纤维化。从现代医学的角度进一步证明了传统藏药保留灌肠的有效性。

2 蒙医药

2.1 蒙医对溃疡性结肠炎的认识 蒙医根据该病的临床表现及发病规律将其归属于“(大肠)敖勒盖包如病”范畴[13],认为是因饮食不当、起居失常、情绪失调等内外因相合,致使人体“三根”、“七素”失衡,胃部[14](另一说为肝脏[15])不能将摄入的饮食精华完全转化,因此生成恶血与巴达干、希拉、赫依分别结合形成血热,进而流注于大肠出现腹痛、腹泻、脓血便等表现。根据不同症状蒙医将其分为赫依盛型和齐素盛型两种[16],赫依盛型表现为赫依之症,主症见腹泻、腹胀、肠鸣,排瀉物夹杂未消化食物或白色胶状粘液,治疗原则是驱寒益肠止泻;齐素盛型表现为血热之症,主证见腹痛、腹泻、脓血便、全身症状重,治疗原则是清热益肠止泻。蒙医治疗UC通常根据患者病情轻重程度及临床表现分型采用酸马奶疗法、药物疗法、蒙医尼如哈疗法以及蒙西医结合疗法等。

2.2 蒙医治疗溃疡性结肠炎

2.2.1 酸马奶疗法 采取酸马奶疗法治疗溃疡性结肠炎在蒙医治疗方案中极具特色,酸马奶是新鲜马奶经过乳酸菌及酵母菌等微生物共同发酵而成的发酵乳饮品,有研究[17]表明其富含多种有益微生物,具有免疫调节、抑菌杀菌、调节胃肠道菌群等作用,可辅助治疗慢性胃肠道感染。如苏日嘎其其格[18]观察口服蒙药结合酸马奶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结果表明相比较单纯蒙药与单纯西药口服治疗,口服蒙药结合酸马奶治疗更能显著改善活动期轻、中度UC的腹痛、腹泻、粘液脓血便等主要症状。

2.2.2 内治法 伟莲等[19-20]观察加味壮西-21味丸治疗UC,发现壮西-21味丸加用几味对症及强化疗效的单味药可疗效增倍,该方通过调理三根,清“宝日”热邪毒,调畅气机,疏肝健胃能够有效缓解腹痛腹泻症状。赵红岩[21]研究蒙药补肾健胃21味丸合中药保留灌肠法治疗溃疡性结肠炎,该方能够祛寒健胃,补肾健阳达到固涩止泻的作用,在UC治疗过程中具有显著的临床疗效。蒙医同样发现选用三联疗法[22],在不同时间服用不同药物以及加用蒙药灌肠,能够实现多层次、全方位的治疗效果,其临床疗效理想,并能有效降低复发率。

2.2.3 蒙医尼如哈疗法(灌肠疗法) 蒙医尼如哈疗法是将单药稀释或多药配伍成煎剂,进行灌肠治疗的蒙医传统外治疗法,蒙药灌肠可有效疏理病变肠道,缓解患者的疼痛症状。敖其等[23]发现运用具有消炎杀菌、燥湿止痛功效的蒙药嘎木珠尔灌肠治疗UC,用药后患者腹泻、脓血便和腹痛症状明显改善或消失。娜仁其木格[24]研究表明蒙药大黄三味汤“尼如合(灌肠)”中三药合用能够起到清热解毒、抗炎消肿,泻下祛毒的作用,其中一味诃子能够解除平滑肌痉挛达到减轻腹痛的效果。青云等[25]运用蒙药阿木日-6灌肠结合蒙医护理治疗慢性溃疡性结肠炎患者56例,治疗总有效率达96.43%。有研究表明[26]在蒙医常规药物口服治疗过程中加用蒙医灌肠疗法,治疗效果更加明显。齐德格金等[27]观察蒙药口服加用蒙药哈塔格灌肠治疗,结果显示:观察组总有效率为94.67%,对照组总有效率为88.24%,验证了蒙医综合疗法治疗效果更加显著。

2.2.4 蒙西医结合疗法 斯日古冷[28]采用蒙西医结合治疗86例溃疡性结肠炎,观察组在口服西药基础上辨证给予蒙药治疗,蒙医在口服美沙拉嗪缓释颗粒抑制肠黏膜炎症的基础上根据患者个体情况,选用调理人体三根、消食导滞、补脾益气、消炎止血的蒙药,减轻肠道黏膜病变程度,缓解患者便血腹痛症状,结果证明蒙西医结合治疗效果高于单纯西医治疗组。阿日斯冷[29]研究同样得出这一结论。

3 维吾尔医药

3.1 维吾尔医对溃疡性结肠炎的认识 维吾尔医学将该病归为“库如依艾米阿(肠溃疡)”的范畴[30],认为环境、饮食、精神、感染、体质等不良因素会引起体液失衡,生成“乃孜乐”毒液流注于肠道内,继而结肠粘膜损伤导致慢性炎症及溃疡性病变。根据体液及症状不同,维医[31]将其分为五型:①数量过多的胆液质型,②蓝色胆液质型,③腐败的血液质型,④异常粘液质型,⑤异常黑胆质型,前三类通常表现为活动期症状(腹痛、腹泻与脓血便症状均会出现),后两类则表现为缓解期症状(轻度腹痛、腹泻或便秘、脓血便较少或无)。总体治疗以消炎生肌、调节异常体液、促进溃疡愈合及粘膜修复、恢复消化功能、增强体质为主。

3.2 维吾尔医治疗溃疡性结肠炎

3.2.1 内治法 阿不都克由木·阿不拉等[32]选择维吾尔药方比和玛尔将散治疗87例UC患者,将疗程时间分别定为30天与40天,结果表明比和玛尔将散的用药时间越长其疗效越佳。美热古丽·依米提等[33]和范晓红等[34]对维吾尔医常用药材没食子对治疗UC的药效学和机制进行了研究,发现其能明显抑制炎症加重,并促进机体正常免疫防御功能,其主要机制可能是通过降低UC大鼠模型血清IL-6、JAK水平及其溃疡组织IL-6、STAT3基因表达来发挥作用的。

3.2.2 调理体质法 维吾尔医的调理体质法是根据溃疡性结肠炎的五种体液分型给予患者相应的调理剂,关键在于治疗与调节相结合,通过清除人体内的成熟致病物质,在此基础上再进行药物治疗,提高临床疗效。阿不都克由木·阿不拉等[37]使用此方法对87例患者的异常体质进行调整,结果异常体质完全调整者76例占87.36%,异常体质未完全恢复者11例占12.64%,相比之下未能调整好异常体质的患者临床疗效明显存在差距。

3.2.3 灌肠疗法 维吾尔医对UC的治疗不仅仅局限于口服药物,加用灌肠治疗是维吾尔医治疗该病的特色之一。加米拉·海比布[38]、阿布都外力·阿布都克里木等[39]、 阿不都克由木·阿不拉等[40]均采用具有止血消炎、消除溃疡等功效的维吾尔药剂卡比子散灌肠液治疗UC患者多例,治疗总有效率可观,能够有效缓解患者便血现象,表明卡比子散灌肠液对治疗溃疡性结肠炎具有良好的临床疗效。木巴拉克·伊明江等[41]研究维药西帕依溃结安抗溃疡性结肠炎大鼠机理,发现维药西帕依溃结安(单味没食子)能够选择性诱导结肠炎症细胞凋亡,从而减少炎细胞含量,缓解炎症反应,且能改善及修复肠粘膜组织损伤,从而缓解及治疗溃疡性结肠炎保。

3.2.4 综合疗法 维吾尔医在治疗溃疡性结肠炎时,会采取内外综合治疗的方式,目前常见方法以调理疗法及内服药物结合灌肠疗法最为多见,其次为内服药物结合灌肠疗法。阿布都外力·阿布都克里木[41]采用调理疗法(根据不同体质给予口服调理剂)、内服药物疗法(玛目然胶囊、卡合日瓦片、卡比子散、比和玛尔将散等药)、灌肠疗法(卡比子散灌肠剂)综合治疗溃疡性结肠炎患者233例,结果显示维吾尔药内服及灌肠对溃疡性结肠炎具有良好的疗效。马合木提江·马木提[42]同样采用综合疗法对298例患者进行治疗,结果治疗总有效率为100%,表明维吾尔医能够有效改善溃疡性结肠炎患者症状,并且对不同异常体液情况的患者均能够有效治疗。古丽亚·尔肯等[43]采用具有清热解毒、消炎止痛、涩肠止泻功效的传统维吾尔灌肠方剂(由没石子、石榴皮、赤石脂、拳参、黄连、血竭、马齿苋、乳香、天竺兰、橡实组成)、西医抗感染治疗及口服维药综合治疗10例UC患者,治疗总有效率达100%,患者无任何不良反应。

4 傣医药

4.1 傣医对溃疡性结肠炎的认识 溃疡性结肠炎可归属于傣医“鲁短病”范畴,临床以持续或反复发作的腹痛泄泻、大便稀薄伴粘液或脓血为主要表现。傣族医学[44]认为“鲁短病”多因体内四塔(风、火、水、土)功能不足,加之饮食不节,误食禁忌,喜嗜辛燥或酸冷之品,内外相合,“四塔五蕴”功能失调,使得体内土塔(脾胃)受损,水食不运不化,湿邪毒素停积中、下盘,肠道受损,运化失常所致。傣医将该病分为鲁短皇(热性:舌边尖红、苔黄厚腻、脉行深细而快、口干舌燥、下腹灼热疼痛、大便时有干结)、鲁短嘎(寒性:舌淡苔白厚腻、脉行深慢而无力、下腹冷痛、大便稀薄次数增多、可见少量白色粘液)两型,治疗原则主以止痛止泻,热性采用清热解毒法,寒性采用温土健胃法。

4.2 傣医治疗溃疡性结肠炎 刀会仙等[45]采用傣医综合疗法治疗本病,辨证为热性结肠炎的患者给予口服雅解沙把(百解胶囊),雅罕鲁短(泻痢灵胶囊),雅罕鲁短皇 (热泻方:十大功劳30g,白头翁15g,芽英热15g,金花果5g,马蹄香15g,九翅豆蔻根30g,人字树30g)加减使用;辩证为寒性结肠炎的患者给予口服雅朋勒胶囊,雅罕鲁短(泻痢灵胶囊),雅罕鲁短嘎(寒泻方:藿香15g,茴香缩砂仁根30g, 15g,姜黄15g,金花果5g,十大功劳30g,人字树30g),两型均用傣药保留灌肠治疗(大黄藤15g,大黄15g,金花果10g,水煎200mL),傣医综合治疗后10天后两例患者症状基本好转,3月后随访未见复发。杨泽建等[46]选取60例慢性特异性结肠炎患者随机分为两组,治疗组采用傣药埋嘎筛(血竭)加利多卡因保留灌肠及口服血竭粉治疗,对照组采用常规西药对症治疗,疗程均为2月,结果总有效率治疗组为98%,对照组为72%,治疗组优于对照组。

5 壮医药

5.1 壮医对溃疡性结肠炎的认识 壮医将溃疡性结肠炎症状归属于“谷道病”中的“红白痢”、“屙意咪”范畴[47],认为该病的发生是因人体正气虚弱,加之饮食不洁或误食禁忌,“邪毒”直犯谷道,谷道运化失常、阻滞不畅,天、地、人三气与自然界的同步失调,气血受伤,与邪毒夹杂而下,产生疼痛、腹胀、腹泻、脓血便等症状[48],因此壮医关于UC的治疗原则以补虚扶正,调气解毒,祛毒外出为主。

5.2 壮医治疗溃疡性结肠炎

5.2.1 内治法 壮医内服方药讲究辨证论治与对因治疗,治疗“红白痢”、“屙意咪”病时通常使用七叶一枝花、凤尾草、水田七、飞龙掌血、委陵菜、干红薯藤、桑树、算盘子(野南瓜子)、钩刀藤、稔子根、石榴树、透地龙、灯盏菜(去叶)、金耳环、地榆、仙鹤草、菠萝根等具有清热利湿 、解毒止痢功效的药物组方治疗[49]。

5.2.2 外治法 张磊昌等[50] 研究发现壮医药线点灸疗法通过在体穴施药线点灸(天枢、气海、关元、双侧大肠俞等穴位),其疗效高于单纯西药口服,结果表明壮医药线点灸疗法能有效缓解患者症状,且提高患者活动指数及镜下黏膜积分,证明了其对溃疡性结肠炎具有治疗作用。石罗君[51]同样发现壮医外治法(药线点灸及灌肠疗法)联合美沙拉嗪肠溶片,通过补益正气,畅通肠道,祛毒利下,修复肠黏膜,能够有效缓解或消除患者腹痛腹泻及脓血便等症状。石罗君[52]同样发现在西药基础上辅以壮医药物灌肠(红藤番桃方)治疗不仅能够提升治疗效果,且局部药效较西药栓剂更佳。贾恒[53]研究西药配合复方毛冬青灌肠剂治疗溃疡性结肠炎有较好的疗效。何晓微等[54]研究壮医刮痧排毒疗法对溃疡性结肠炎的治疗效果,结果壮医刮痧排毒疗法有效率达95.00%,并发现壮医疗法能够达到与美沙拉嗪相同的治疗水平,甚至疗效明显优于中药对照组,能够有效地改善UC患者的腹痛腹泻症状,抑制炎症反应,降低感染率及复发率。周卓梅等[55]研究验证了壮医刮痧疗法结合艾灸法治疗效果明显优于单纯西药口服治疗。蒋志洪等[56-57]探寻壮药溃结栓对UC的治疗机理,临床治疗一月后,采用壮药溃结栓直肠给药治疗临床疗效总有效率(96.67%)明显优于柳氮磺胺吡啶栓剂直肠给药治疗(80.00%)。研究另将UC模型大鼠以每组8只随机分为壮药溃结栓组、柳氮磺胺吡啶栓剂、空白对照组(不含药物的基质肛栓剂)3组。结果壮药溃结栓组的损伤积分、溃疡数及溃疡面积明显低于柳氮磺胺吡啶栓剂组与空白对照组,表明壮药溃结栓对溃疡性结肠炎的临床疗效明确,溃结栓直肠给药治疗UC疗效优于柳氮磺胺吡啶栓治疗,其机制应是壮药溃结栓能够抑制促炎性介质的释放,改善局部炎症反应及结肠组织病理改变,修复受损肠黏膜,促进溃疡愈合。

6 结语

少数民族医药是各族人民在与疾病进行长期斗争的实践过程中,积累形成的关于未病预防、疾病诊治的独特理论与经验知识,近年来,我国溃疡性结肠炎发病率逐年增加,各少数民族医药医者均在积极探索治疗溃疡性结肠炎高效、安全、复发率低的方法。藏、蒙、维、傣及壮族等少数民族,将自身对该病的独特认识与本民族医药诊疗特色相结合,或采用天然药物,或采用特色外治技术,或采用传统医学结合现代医药,根基于患者的体质于临床辨证分型论治,针对不同体质的患者采用不同的治疗方案,发挥民族医药优势,达到同病异治,标本兼治的效果,各民族采用的疗法均取得较好的疗效,可供临床参考。但从现有的临床及实验研究的收集整理分析来看,各民族医药在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研究上仍存在很多不足与进步空间:①临床研究大多局限于传统方剂或自拟经验方的疗效观察,多數药物安全性及作用机制尚不明确,应加强民族药物的药效与作用机制研究;②实验样本数据少或未设实验对照组,应从临床中增加大样本、多中心的实验数据,严格遵循统计学方法进行对照组比较;③目前对民间有效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单药或验方收集尚不完全,应加快对各民族民间医药古籍文献及经验用药的收集整理工作,寻找更多利于溃疡性结肠炎疾病有效治疗的药物及方法,为开发治疗溃疡性结肠炎新药提供参考。参考文献

[1]胡品津,钱家鸣,吴开春,等.我国炎症性肠病诊断与治疗的共识意见(2012年·广州)[J].内科理论与实践,2013,8(1):61-75.

[2]叶任高,陆再英,谢毅,等.内科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7:407.

[3]周婷婷,仝巧云.溃疡性结肠炎发病机制的研究进展[J].胃肠病学和肝病学杂志,2012,21(12):1163-1166.

[4]伊希巴拉珠尔.甘露四部[M].呼和浩特市: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98:12.

[5]米玛卓嘎.藏药灌肠治疗溃疡性结肠炎[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02(2):19.

[6]吴兴本,周国荣.藏药奇正洁白丸治疗溃疡性结肠炎26例[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杂志,2001(6):329-330.

[7]张学文.藏药肠宁丸(散)治疗脏府瘀热型慢性溃疡性结肠炎临床研究[J].中国社区医师(医学专业),2010,12(14):134.

[8]拉毛才旦,化毛加,娘罗.藏药口服加灌肠治疗慢性溃疡性结肠炎[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8,24(8):58,72.

[9]杨桑加.藏药十五味黑药散加五鹏丸灌肠治疗溃疡性结肠炎[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4,20(3):11-12.

[10]周加太,多杰拉旦.藏药七味熊胆散灌肠治疗溃疡性结肠炎[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7,23(7):45,74.

[11]景明,罗永皎,陈正君,等.藏药湿生扁蕾对三硝基苯磺酸诱导的大鼠溃疡性结肠炎模型的影响[J].时珍国医国药,2011,22(2):351-352.

[12]景明,劉喜平,陈晖,等.藏药湿生扁蕾提取物对实验性大鼠溃疡性结肠炎肠纤维化的影响[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1,17(12):43-45.

[13]阿古拉,布仁达来,乌仁图雅.蒙医药学[M].呼和浩特:内蒙古教育出版社,2010:119.

[14]策·苏荣扎布.蒙医内科学[M].呼和浩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11:143.

[15]白清云.中国医学百科全书·蒙医学(下)[M].赤峰:内蒙古科学技术出版社,1987:152.

[16]巴雅尔.溃疡性结肠炎的蒙医治疗特色与优势[J].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18,5(14):190-191.

[17]陆东林,刘朋龙.酸马奶的营养价值和医疗保健作用[J].新疆畜牧业,2018,33(6):4-10.

[18]苏日嘎其其格.蒙药结合酸马奶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临床观察[D].呼和浩特:内蒙古医科大学,2019.

[19]伟莲,那顺.探讨蒙药加味壮西-21味治疗慢性溃疡性结肠炎的临床疗效[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7,17(55):160,162.

[20]岗敖其尔,包金荣.蒙药加味壮西-21味治疗慢性溃疡性结肠炎38例临床观察[J].北方药学,2010,7(6):25-26.

[21]赵红岩.蒙医治疗慢性溃疡性结肠炎128例[J].全科口腔医学电子杂志,2019,6(16):176,182.

[22]苏布德.蒙医三联疗法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疗效观察[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9,19(31):200-201.

[23]敖其,斯琴巴特尔,布仁满达,等.应用蒙药嘎木珠尔灌肠治疗溃疡性结肠炎临床疗效的研究[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9,19(40):195,199.

[24]娜仁其木格.蒙医“尼如合”疗法治疗48例溃疡性结肠炎临床观察[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6,16(4):137.

[25]青云,索改霞.蒙药阿木日-6灌肠治疗慢性溃疡性结肠炎护理体会[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9,25(11):76-77.

[26]包桂兰.蒙医尼如哈疗法治疗溃疡性结肠炎43例体会[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6,16(32):201,204.

[27]齐德格金,樱花,任志强.蒙医肠疗法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临床疗效[J].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16,3(31):6269.

[28]斯日古冷.蒙医药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临床观察[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9,19(94):261-262.

[29]阿日斯冷.慢性溃疡性结肠炎运用蒙西医结合治疗的有效性探讨[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6,16(79):229.

[30]易沙克江·马和穆德.中国医学百科全书维吾尔医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5:340.

[31]斯拉甫·艾白,买尼沙·买买提,阿里甫·恩提,等.维药新药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草案)[J].时珍国医国药,2015,26(7):1703-1706.

[32]阿不都克由木·阿不拉,肖盖提·阿不都拉,艾山江·司马义,等.比和玛尔将散治疗87例溃疡性结肠炎临床观察[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1,17(9):19-21.

[33]美热古丽·依米提,曹春雨,窦勤,等.没食子提取物对溃疡性结肠炎大鼠的治疗作用[J].医药导报,2019,38(4):435-439.

[34]范晓红,李治建,斯拉甫·艾白,等.没食子有效部位抗溃疡性结肠炎的实验研究[J].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10,17(12):26-28.

[35]苏来曼,木太力甫.维吾尔医药治疗慢性非特异性肠炎60例[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1996(2):24.

[36]阿不都克由木·阿不拉,肖开提·阿不都拉,热比亚·阿布力米提,等.维吾尔医药对87例溃疡性结肠炎异常体质调整的疗效观察[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2,18(4):21-23.

[37]加米拉·海比布.维吾尔药卡比子散灌肠液治疗溃疡性结肠炎黏膜病变63例的疗效观察[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9,19(65):238-239.

[38]阿布都外力·阿布都克里木,斯拉甫·艾白,古丽米热·买买提明,等.维吾尔药卡比子散灌肠液治疗溃疡性结肠炎233例黏膜病变疗效观察总结[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1,17(9):22-23.

[39]阿不都克由木·阿不拉,肖开提·阿不都拉,艾山江·司马义,等.维吾尔药卡比子散灌肠液治疗溃疡性结肠炎44例临床观察[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1,17(6):12-13.

[40]木巴拉克·伊明江,库热西·玉努斯,买吾兰江·依孜布拉,等.维药西帕依溃结安灌肠剂对细胞凋亡的影响及其抗溃疡性结肠炎机理[J].科技导报,2011,29(32):29-35.

[41]阿布都外力·阿布都克里木,斯拉甫·艾白,古丽米热·买买提明,等.维吾尔药卡比子散灌肠液治疗溃疡性结肠炎233例黏膜病变疗效观察总结[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1,17(9):22-23.

[42]馬合木提江·马木提.维吾尔医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临床分析[J].智慧健康,2019,5(10):128-129.

[43]古丽亚·尔肯,热彦古丽·艾山江.维吾尔医药治疗慢性非特异性溃疡性结肠炎疗效研究[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8,18(95):188.

[44]郑进,林艳芳,张超,等.傣医临床学[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7:60-62.

[45]刀会仙,玉波罕.傣医综合治疗鲁短(慢性结肠炎)验案举隅[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8,27(8):70-71.

[46]杨泽建,张祥乐.傣中西医结合治疗慢性结肠炎[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08(6):37-38.

[47]王柏灿.浅谈壮医“三道”、“二路”学说的具体运用[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1997(3):3-4.

[48]唐汉庆,黄岑汉,赵玉峰,等.壮医“三道两路”理论的辨析及应用[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5,30(12):4236-4239.

[49]董少龙.壮医内科学[M].南宁:广西民族出版社,2006:30.

[50]张磊昌,张森,钟武,等.壮医药线点灸联合柳氮磺吡啶治疗轻、中度溃疡性结肠炎的随机对照研究[J].针刺研究,2013,38(5):399-402.

[51]石罗君,李海元,黄瑞华,等.壮医药线点灸配合壮医药物灌肠疗法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疗效观察及安全性评价[J].世界中西医结合杂志,2018,13(11):1581-1584,1588.

[52]石罗君,李海元,黄瑞华,等.壮医药物灌肠辅助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疗效观察[J].中医临床研究,2018,10(20):46-47.

[53]贾恒.复方毛冬青灌肠剂灌肠联合美沙拉嗪肠溶片治疗溃疡性结肠炎[D].广州:广州中医药大学,2014.

[54]何晓微,尹星,张曼,等.壮医刮痧排毒疗法防治溃疡性结肠炎的临床疗效观察[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9,19(96):142-143.

[55]周卓梅.壮医刮痧疗法结合艾灸治疗慢性结肠炎的临床疗效[J].中国药物经济学,2014,9(S1):90-91.

[56]蒋志洪,罗和生,史宏,等.壮药溃结栓纳肛给药对溃疡性结肠炎模型动物的影响[J].武汉大学学报(医学版),2009,30(1):104-106.

[57]蒋志洪.壮药溃结栓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临床与实验研究[D].长沙:湖南中医药大学,2007.

(收稿日期:2020-03-05 编辑:程鹏飞)

猜你喜欢
溃疡性结肠炎
中药葛根芩连汤合归脾汤治疗溃疡性结肠炎临床分析
美沙拉嗪结合益生菌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疗效观察
美沙拉嗪口服联合结肠水疗、锡类散灌肠治疗溃疡性结肠炎患者的效果
半夏泻心汤加减联合中药保留灌肠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效果分析
联合应用美沙拉嗪与肠道益生菌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疗效探讨
野茼蒿对溃疡性结肠炎模型大鼠血清中促炎和抗炎细胞因子的干预作用
运用“土郁夺之”理论指导治疗湿热内蕴型溃疡性结肠炎的系统评价
中西医结合疗法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疗效及对凝血功能、炎性因子水平的影响分析
中西医结合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临床效果观察
溃疡性结肠炎伴抑郁的临床治疗及临床效果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