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吃百家饭

2020-08-28 11:28陈翠珍
做人与处世 2020年13期
关键词:张军水饺饭盒

陈翠珍

昨天晚上,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叫我老师,并自报名字叫张军。听到名字的瞬间,一张稚气的哭花了脸的男孩浮现在我眼前。我说:“你是我教的第一批学生,是我的小班长啊。”张军在电话那端哈哈大笑:“老师,感谢您当年的教导,要不我今天成不了律师。”我祝福他做了自己喜欢的工作。

18年前,我大学毕业,分配到县城西边的文家乡河头小学工作。来到学校,才知道没有食堂,十几个老师中,离家近的都回家吃饭;在学校里常住的,包括桑校长在内,还有彩虹和我。我们仨,一天三顿饭需要学生、家长轮流来送,每家一天,我们叫百家饭。

彩虹大我2岁,已经在这里工作好几年,我们俩住一间宿舍。经常是,清晨起床后,我们发现办公室里早已放着一个大竹篮,上面盖着干净的绒布。打开来,会看到2个大碗,盛着满满的青菜炒鸡蛋,另一个大碗里放着白馒头,有时是野菜包子和水饺。中午的饭菜更丰盛,村民习惯用大碗,而不用盘子,大碗盛菜多,每碗都要漾出碗口的样子,足见村民的朴实。其他老师显然已经适应,只有我觉得新鲜。

当时,张军是班长。一天早饭后,教务主任刚要抬头拉响悬挂在树上的铃铛时,一个妇女托着饭盒,急匆匆走了过来。教务主任问:“张军妈,你这急抓抓的干啥来了?”张军妈妈哭笑不得地说:“哎呀,别提了。今天我家送饭,一早我就给老师把饭送来了,可是等我把饭盒拿回家,张军一看就哭了。說肯定是我做的饭不好吃,所以剩了那么多。还说前一天人家张小燕妈妈做的饭就很好吃,老师们都吃光了。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饭没吃,也不来上学了。我重新包了水饺,老师们快吃吧。”

老师们刚准备去上课,结果听了张军妈妈的话,都站住了。都说,这种事孩子们还攀比呢!我赶紧解释说:“这事怪我们。昨天晚上桑校长开会去了,所以早饭只有我和彩虹老师吃,剩的有些多。您回去让张军来上课吧。”张军妈妈却说:“我都做了,老师们都尝尝吧,你徒弟嗓子都哭哑了。”十几个老师哈哈大笑,说这孩子真可爱。大家围在一起,你一个,我一个,用手拿着水饺就吃。张军妈妈高兴地说:“这次总算对张军有个交代了。”桑校长回来听说了这事,他规定,以后每顿饭都要吃空一个碗,免得孩子们不高兴,难为家长。

那一年,我天天和学生待在一起,一日三餐吃着不重样的百家饭,俨然成了一名孩子王。我们班的成绩也从开始的倒数,考到了乡镇第一。新学期开始,我离开了那所小学,辗转了很多学校,都有食堂,可是我却依然想念那一年吃的百家饭。

(编辑/张金余)

猜你喜欢
张军水饺饭盒
世上没有卑微的工作
张军的牙
润心的水饺
第一次包水饺
危险游戏
塑料饭盒异味巧去除
三勺凉水煮人生
甜蜜的饭盒
卖水饺的年轻人
饭盒里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