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长存

2020-08-28 11:28林卓易
做人与处世 2020年13期
关键词:鼠疫安宁信念

林卓易

《鼠疫》,同书名一样,讲述了一场不普通的鼠疫,背后却蕴含着深奥的哲学,这个世界是荒谬的,每个人都会面临无休止的失败。像那场席卷阿赫兰的鼠疫,人生中的许多波折都会使人露出自己本性,人们就像书中的市民,从小心度测,到盲目乐观,最后回归恐惧。在我的眼中,鼠疫不只是一场天灾,更是对每个人的审判,在鼠疫面前,人人都是在悬崖上亦步亦趋的逃亡者。

如《爱、死亡和机器人》中说的:“人来到这个世界不是带着仇恨,而是恐惧。”人之所以恐惧,是因为在当下,困难看起来无法战胜。所以,如果生活就是无尽的失败,是否还要为之奋斗?“是的,”书中的里厄医生一行人足以给我肯定的答复:“在信念长存之时。”当信念长存之时,人们才不会听天由命。

里厄的妻子因病出城,而記者朗贝尔因为入城考察而被困其中。他们都与妻子分隔两地。然而里厄坚守阿赫兰,郎贝尔却千方百计想逃离城市。是什么给予了里厄勇气与自信?是什么迫使一个人甘愿离开爱人,牺牲个人幸福呢?作者借里厄之口说:“那些既当不了圣人,又不甘心慑服于灾难的淫威,把个人的痛苦置之度外,一心只想当医生的人,又一定会做些什么。”或许正是因为医生这份特殊的职业,给予他坚守的理由,而医生背后的善良与爱,与时间赛跑烙下的对命运不屈的抗争,坚定了里厄的人道主义信念,要反抗荒谬的生活,要拯救大多数人的苦难。哪里有荒谬的存在,哪里就有反抗。

朗贝尔是外乡人,所以阿赫兰的一切对他无关紧要,在威胁到他的生命之前,他和所有的市民一样“专为自己着想”,而里厄“同现实世界作斗争”,源于他不愿向鼠疫投降。德田虎雄说:“在全力以赴的努力奋斗中,在人的心中会建立起坚定的信心和信念。”我无法知道,这是不是走向真理的路,但我相信,这就是平凡生活中的英雄主义。

当信念长存之时,人们才会起来反抗不安宁的因素。因为生活失去了安宁,心也会失去安宁。书中有一句话:“我懂得了,我们大家时时都生活在鼠疫之中,于是我就失去了内心的安宁。”我想,安宁就是生活中最朴素,又最脆弱的东西。

在这样的瘟疫中,人们忙着恐惧,宗教信仰在此刻也会虚无。对于此时的神甫帕纳鲁,祈祷仍然是有意义的,在黑暗中仍存在“一切痛苦深处的永生之光”。但是正因其虔诚,所以有挣扎。神甫在看见孩子们死去之后,赖以生存的信仰也破灭了。他意识到了世界的荒谬,他和所有市民一样“勇气、意志和耐心一下子都垮了”,加入救援队,只是为了追求一份稳定的安宁。

在生活中,这样倔强的人多吗?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身患渐冻症,却毅然决然奔赴在第一线与时间赛跑。他的妻子不幸感染,他依旧在一线忙碌,有时候却三四天都顾不上去看妻子。救病人于水火,却忘了自己也是病人;为了方便穿防护服,节约时间,护士长单霞一狠心,把头发都剪光。她交出的何止头发,还有生命;军医刘丽在除夕夜告别久未谋面的女儿,脱下红装换武装;当年小汤山非典医疗队队员也写下一封请战书:“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

不管里厄组织的救治队伍,还是身边默默工作的医护人员,他们不是英雄,只不过是芸芸众生之中一些善良的人,有着洁净淳朴的灵魂。但正是因为这样,才那样真实。不禁想到《肖申克的救赎》的安迪,他正是因为有着向往自由的信念,才能勇往直前,才能逃出监狱重获自由。《楚门的世界》里,楚门更足以告诉我,信念真的足以改变别人的目光和思想。

是的,“人的身上,值得赞扬的东西总是多于应该蔑视的东西。”鼠疫,还有那些令人恐慌的一切啊,说到底不过是生活罢,它们固然因愚昧无知而变得强大,但当信念长存之时,也不过徒有其表。爱因斯坦说:“由百折不挠的信念所支持的人的意志,比那些似乎是无敌的物质力量具有更大的威力。”也许有朝一日,厄运会再次降临。但我想,人之信念会长存于世间,在无数次的失败里永远坚守下去。

指导老师  邬双

(编辑/张金余)

猜你喜欢
鼠疫安宁信念
鼠疫并非无药可治
鼠疫“六问”
巧联得安宁
重新认识鼠疫
港口上的笑脸
采蜜忙
鼠疫是一种什么病
围墙的信念
韦孝宽守玉壁
送我一台时光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