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融古今神韵逼目

2020-09-26 13:27韩晓
名家名作 2020年7期
关键词:神韵古人

韩晓

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对“笑”字的解释是:竹得风,其体夭屈,如人之笑。可见古人在创造“笑”这个字时,就由人笑弯了腰联想到竹在风中摇曳的样子。由此可见古人对竹的喜爱。由于爱竹,中国文人才会一代一代對竹进行审美,进行观察,进行描摹,从而赞竹、咏竹、写竹、画竹。如此爱竹,甚至到了“不可一日无此君”的地步,历史上才会留下许许多多关于竹的诗文及画作。

王松先生也是爱竹之人,竹韵是他画作的精神体现。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竹因四季常青而被喻为青春永驻,因弯而不折而被喻为柔中有刚,因中空外实而被喻为虚怀若谷。正直坚贞是由于其高耸挺拔,高风亮节是源于其生而有节、竹节毕露。王松先生常以竹的这种君子风度来抒发自己的情感,并以竹的精神来自我勉励。

虽然在艺术的道路上不可能一帆风顺,可能会出现一些挫折和困难,甚至是磨难,但他说:“爱者没有困难,只有乐趣。”爱,这是多么可贵的情感,是多么坚定的信仰,是多么温暖而勇敢的力量!

王松先生的竹画,讲究构图,讲究聚散关系。一幅画中竹叶的布局有聚有散,不平均对待。哪里为聚,哪里要散,哪里留白,都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对竹枝竹叶的取舍、概括,用笔自然,虚实相生,千枝万叶,一气呵成,并通过竹竿的粗细、用墨的浓淡干湿等来营造出虚实关系和空间感,表现竹的无限生机,浓淡相映,干湿恰当,妙趣横生,运笔用墨时挥洒自如,水墨淋漓,表现出了竹的神韵与气节,这都是因为他作画之前就有一定的计划,正所谓“胸有成竹”。

王松先生自幼酷爱绘画,不但擅长画竹,而且擅长画山水、荷,兼国画花鸟人物,以及油画和手工雕刻等方面的创作,还擅长画松鹤。其作品构图新颖,笔融古今,风格独具。他常以尺幅写意言志,直抒胸臆,其气势神韵又常在尺幅之外,作品美不胜收。

王松先生的松鹤画,笔墨清润空灵、流畅清秀,兼工带写。松树上一对仙鹤,一只呈金鸡独立状,弯着脖颈深情地朝后看着另一只,另一只刚好在专注地凝视着对方,二鹤好似在商量着什么,又像在窃窃私语,说着什么秘密话。旁边山石之上的松树分布在画的左和下的边缘,更突出了二鹤的主体地位。远方一轮红日散发出温暖的光芒,映照着天际,云朵也被染红了,给人的感觉是吉祥和谐、其乐融融。

这就是王松先生的《松鹤长春》,整个构图给人以动静结合、舒适恬淡之感。松鹤图本身就是大家喜闻乐见的吉祥图案之一,松乃“百木之长”,长青不朽,青春长驻,是长寿和高洁的象征;鹤为“百羽之宗”,祥和高雅,形态美丽,看起来道骨仙风,是瑞寿和高贵的象征。他借在古人观念里均为吉祥长寿之物的松与鹤,珠联璧合,松鹤同现,蕴含松鹤延年、健康长寿之意,喻人如松鹤般高洁。

王松先生说:“学无止境,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一山更比一山高……不断提高自身的书画素养。”愿他泼墨挥毫,描绘出更加斑斓多彩、更加璀璨美好的人生长卷。

猜你喜欢
神韵古人
如果古人会直播
古人时尚文化秀
古人时尚文化秀
古人时尚文化秀
古人时尚文化秀
古人时尚文化秀
神韵
7月,色彩斑斓,青春涌动
浅谈陶瓷雕塑的形与神
浅论诗歌体物绘景之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