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中的蝴蝶

2020-09-28 07:10阮义忠
读者 2020年19期
关键词:车厢报纸免费

阮义忠

台北有地铁后,我就不开车了,自此免去了堵车、停车、养车、修车的麻烦,省时、省力又省钱。

只要避开上下班高峰期,搭地铁真是享受,干净清爽,空气好,班次多。我头发白了以后,还经常有人给我让座。

我出门渐渐离不了地铁,生活步调也随着它的路线调整,尽量去地铁站附近的饭馆、戏院,就是看牙也只需转乘一小段距离的公交车。

想想还真有趣,我的工作、生活范围就在地铁一路贯通的几个站附近,够方便了。

早期搭地铁,乘客多半安安静静地看报纸、看书,有时也跟邻座的人聊聊天。

后来报纸销路不好,媒体便印制地铁报免费赠阅,靠广告维持。那阵子,几乎人手一份地铁报。

但现在,就连免费报纸都很少人看了,乘客多半埋头于手机,只顾着聊天、看剧、玩游戏,连头都懒得抬,现实环境里的一切人、事、物仿佛都跟他们无关。

未来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真是不敢想象!

那天,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一只蝴蝶,在车厢里飞来飞去,慌慌张张地找出口。

怪的是,除了我,没人对它感兴趣,大家顶多淡然地瞟一眼,继续低着头。

蝴蝶本来是在天上飞的,怎么会闯到地底下来了?看样子那是一只雄性的玉带凤蝶,对习惯了绿林、溪谷、庭院、草原的它来讲,这陌生的环境一定可怕极了!

我家附近,在春、夏两季天天都可看到蝴蝶,它们除了在后山林间飞来飞去,有时还会短暂停留在我家的玻璃窗外。那么美丽优雅,却永远急促、不留恋,好像停下来就是浪费生命。我也曾想用相机捕捉它们的美,却发现实在是太难了。

有次我担任摄影比赛的评委,对那些美丽的蝴蝶是怎么被拍到的感到好奇。现场有人回答,擅于此道的人会用蜜糖,它们在花朵上一停就被粘住了。

我的目光片刻不离地随着这只蝴蝶转,甚至跟着它走过来走过去,瞧它有没有办法离开,或是何时休息一会儿。

显然它是在找风的方向。地铁停了几站,车门一开,有人上下车,它就特别着急,似乎感知到气流的方向。

我来回走了好几趟,终于见它悬在出风口不动了,肯定是力气已用尽,正在喘息。

这时,我才终于有机会把相机对准它,它是那么小,要靠得非常近才能拍清晰,即使如此,也只能占屏幕的一小部分。拍出来的效果,仿佛它正凝视着人群。

它到底是怎么飛进车厢的?是从哪一站上车的?是一路跟随着香水味儿,还是看到了印有繁花的衣裳、提包?

因为贪恋,所以它意外掉入陷阱,误闯进一个原本不属于它的世界。

台北的地铁一半建在地底下,一半筑在半空中,但愿它能撑到那几个紧挨着黑板树、栾树的车站,随着真正的花香找到脱身的路。

车厢内的低头族,不也像这只蝴蝶?

只不过,陷入网络世界的他们,甚至不觉得有脱身的必要。

(田龙华摘自译林出版社《云水读年》一书)

猜你喜欢
车厢报纸免费
德里女性专用车厢受青睐
阳光不是免费的
确实不容易
免费
免费
非常魔典
第9车厢
最珍贵的东西是免费的
旧报纸·巧存放
错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