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取一个卓尔不群的名字

2020-09-28 07:10郑子宁
读者 2020年19期
关键词:张馨菜市场姓名

郑子宁

2014年高居重名排行榜第一位的是张伟,全国共有约29.9万个张伟,而冰岛整个国家的人口也才35.25万。除了张伟,王伟、李娜、张敏、李静都不负众望地位居前列,任谁扫一眼重名排行榜,都觉得满眼是熟人。

在台湾地区,人们把这些“一呼百应”的俗名通称为“菜市场名”,意指你到菜市场去叫这个名字,很多人都会回头。

给男孩起三字名时第二个字取“子”是近年非常流行的做法。据统计,2010年以来,起了三字名的男童中竟然有5.93%的第二个字是“子”。而第三字的选择也有套路——“轩”字竟然占了6.04%。

但是,起了“子轩”这种“菜市场名”也实在不能全怪父母——并非他们没有才情,而是流行风潮变化之快,实在让人无所适从。

2010年以后出生的男童10个最常见的名字为子轩、浩宇、浩然、博文、宇轩、子涵、雨泽、皓轩、浩轩、梓轩。而在21世纪的前十年,十大俗名则为涛、浩、鑫、杰、俊杰、磊、宇、鹏、帅、超——竟然无一个进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十大俗名排行榜中,表现最好的“俊杰”,也不过排行第十一而已。

名字作为识别身份的重要符号,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理想的名字既要具备很高的识别度,又不至于怪异。为了起名,家长们往往绞尽脑汁,就如很多人追求时尚却往往掉进“淘宝爆款”大军一样,姓名的变化规律有时实在无法捉摸。

如何才能起个卓尔不群的名字呢?

单名还是双名

对比21世纪第一个十年和第二个十年的十大俗名,即可发现,一大变化就是,第一个十年的十大俗名中以单名为主,而第二个十年的十大俗名全是双名。

事实上,现如今单名越来越式微了。单名高峰期出现在20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60后”男性的单名率达到55%,“90后”中仍有52%。同样,女性单名率在这期间也基本稳定在40%上下。

但到了21世纪第一个十年,情况发生了重大变化,男性单名率暴跌到19%,女性的更是掉到17%。这个趋势至今仍在持续——2013年出生的男性单名率只剩10%,女性的已经不足一成,为8%。

其实,与其说单名在21世纪迅速失宠是一件怪事,不如说20世纪的单名流行是个偶然现象。

中国的人名在先秦时期以单名为主,虽然有不降、繄扈、於菟等表面上的双名,但这些名字无法拆解,就如同“蚂蚁”“蝴蝶”“马骝”之类,其实是用两个字表示一个词,实际上和单名无异。真正的双名如成师、大心等,其实较为稀少。

汉朝以后,真正意义上的双名才开始增多,但单名依旧占据主流。以帝王名为例,两汉的帝王几乎都是单名(昭帝“弗陵”尚有先秦遗风,平帝“箕子”因双名“不合古制”而改名为“衎”)。到了南北朝时期,50多个皇帝已经有17个采用了双名。就此之后,双名流行的趋势愈加不可阻挡,明朝的16个皇帝只有成祖用了单名“棣”。

而在民间,人口增长给单名的使用者造成了相当大的压力。特别是由于中国姓氏数量相对稀少且分布集中,使用单名往往会导致姓名全同,对区分识别个体非常不利。而随着宋朝以后宗族社会的日趋成型和愈发火热的修谱风潮,中国开始流行名中取一字表示字辈的起名法。字辈命名法大大推动了双名的盛行,到了明清时期,双名已经成了新的规范和制度,人们已经完全忽略古人对双名“不合古制”的批评了。

变化出现在民国时期——宗族社会的影响渐渐衰弱,加之久不流行的单名在文人看来颇有古雅之風,于是人们纷纷取单名为笔名,单名又开始兴盛起来。

虽然单名在清末民初一度是知识分子显示自身卓越品位的方式,但实际上,起单名有个极大的风险——单名重名率远高于双名,一不小心就“俗”了。

如2013年男孩单名中取“睿”的竟然占到了2.59%,第二名“浩”也有2.56%。目前全国重名最多的10个名字竟然都是单名,其中叫“英”的竟有4100多万人。从总体上看,要避免俗名,双名乃至新近流行的三名才是不错的选择。

将来会出现哪些“菜市场名”

名字的流行趋势虽然瞬息万变,但是也有一些大体的规律,可供家长参考。

流行文化对姓名的影响力不可小觑。如在英国,女演员Keira Knightley(凯拉·奈特利)的走红就让Keira这个本来并不常见的女名在2004年蹿升到女名排行榜第99位。而受美国流行文化,尤其是好莱坞的影响,不少源自英语的名字在法国迅速流行,如Dylan(迪伦)、Jason(贾森)、Kelly(凯利)等。

中国改革开放前后流行的姓名有明显的不同。看着琼瑶、郭敬明和《仙剑奇侠传》长大的一代纷纷为人父母后,子豪、峻熙、子萱等偶像剧味十足的名字开始盛行。

此外,名字的流行往往有相当强的地域性。一个名字的流行往往从经济文化较有优势的地区开始,迅速向其他地区扩张。

另外,在中国,许多“菜市场名”其实都是起名软件生成的。自1995年开始,民间的起名理念逐渐被一种称为“五格剖象”的祈福法则影响。所谓五格剖象,是根据《易经》的象、数理论,依据姓名的笔画数建立起来的五格数理关系,并运用阴阳五行来推算所谓“人生运势”的方法。

比如最典型的“张馨月”,按照五格剖象理论,“张馨月”一名的人格数、地格数、外格数以及总格数都是难得的大吉大利。因此,张姓孩子的父母尽管知道这个名字的重名率甚高,仍会执着地加入“张馨月”大军。

“一呼百应”不需要担心

随着交流手段的多样化和大众受教育水平的普遍提高,“菜市场名”的问题似乎越来越严重。事实上,父母并不用为给孩子起了“菜市场名”而担心——近年虽然“子轩”之类的名字颇多,但是总体而言,名字的集中度正在下降。

比起当年一个Mary(玛丽)就占去24%人口的盛况,当今英国最流行的女名也不过占到出生人口的4%。而流行名字更新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美国和法国的姓名流行期都越来越短,人们喜新厌旧的习气越来越重。

在中国,一股“思”字辈的起名新风正在袭来,“子”字辈大有成明日黄花之势。十几年后,当“子轩们”长大时,他们大概会发现除了同龄人,鲜少有人和他们同名。

(苍 耳摘自后浪·敦煌文艺出版社《东言西语》一书,本刊节选,肖文津图)

猜你喜欢
张馨菜市场姓名
神奇的“太阳雨”
鱼的嫁妆
张馨予
张馨予调配
小记者档案
热闹的菜场
一年级语文上册期末测试
买菜记
第一单元综合模拟测试卷
菜市场的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