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创新需要世界级的科技服务业

2020-10-09 11:07:39 科技智囊 2020年9期

李志起

摘  要:科技服务业运用现代科技知识、现代技术和分析研究方法以及经验、信息等要素,为社会提供智力服务,在许多发达国家已成为支柱产业。我国的科技服务业还处于起步阶段,文章通过解读北京科技服务业的现状,分析了我国科技服务业目前存在的问题,提出了运用好第三方平台资源,重视用政府及市场等多种力量和方式整合创新资源,突破“金融科技”难题,建设多元化金融体系等建议,阐明了发展科技服务业对中国创新的重要性。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浪潮已席卷全球,科技创新成为各国综合国力竞争的战略利器。随着科技经济时代的来临,全球产业结构由“工业经济”主导向“服务经济”主导转变,科技创新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以运用现代科技知识、现代技术和分析研究方法及经验、信息等要素向社会提供智力服务为主要特征的科技服务业,成为每个国家经济和科技发展的风向标,是“服务型经济”快速成长和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

科技服务业在许多发达国家已成为支柱产业。在经济、科技日益全球化的背景下,以美国、德国、日本为主的发达国家十分重视科技服务业发展,加速推进创新全球化。可以清晰地发现,新型科技服务业能够适应新的市场需求,同时也在自由的市场化环境驱动下催生新的服务模式和差异化发展路径。发达国家和地区拥有丰富的科技创新资源,技术进步和变革促进了各创新要素的重组和对接。加之政府对科技服务业给予充分的支持与引导,使得科技服务业更容易产生新的服务业态和模式。

美国科技服务业的突出特点是组织机构强大,除提供技术转化、技术咨询、技术服务、人才培养和资金支持等服务外,还参与服务对象的技术创新过程。德国在科技服务业发展模式上,除了在政策上全力支持中小企业创新发展,还在资金投入和人才培养方面聚集了多方面力量,包括各企业自主研发机构、社会公共科研机构以及政府政策行政系统等,形成政企联合的科技服务体系。日本科技服务业主要模式有大型科技服务咨询机构、非营利性政府委托中介机构、民间中介机构及科技孵化器。其中,大型科技服务咨询机构拥有丰富实践经验和完善的咨询服务体系,直接参与国防和尖端技术的研发工作。

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在科技服务业发展上仍需发力。国外的经验表明,一个国家的科技服务业越发达,科技服务体系越完善,其科技实力与经济实力也会越强大。作为知识技术密集、增值高、消耗少的新型高端服务业态,科技服务业已成为美国等发达国家的主导产业和新的经济增长点。随着我国社会经济发展阶段和国内外环境的变化,我国经济增长的模式正在由“工业+投资”向“服务+消费”转变,经济结构正在形成“内外双循环”的新模式,经济增长的动力正在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向服务业发展和创新驱动转变。我国社会经济的快速转变推动行业转化,各地都开始重点发展研究开发、技术转移、检验检测认证、创业孵化、知识产权、科技咨询、科技金融、科学技术普及等专业科技服务和综合科技服务。但我国的科技服务产业仍旧处于起步阶段,还存在诸多待解决的难点,在科技服务业的发展上还需持续发力。

以北京为例,科技服务业属于北京规划的十大高精尖产业之一,也是北京打造国际一流的创新环境、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关键一环。近年来,北京科技服务业发展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根据北京市统计局年鉴显示,2017年科技服务业收入仅为8513亿元,预计到2020年全市科技服务业收入将达到1.5万亿元。但从全市范围看,成规模的科技服务代表企业只有中科院创新孵化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启迪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以及北京紫光科技服务集团有限公司。三家科技服务代表企业均在各自领域取得了一定突破,但整体业务覆盖范围有限,缺乏为特定细分领域提供专业技术服务的能力及产业组织的能力。从产业垂直领域来看,北京市科研院所受体制机制限制,科技创新能力难以转化为实际服务能力。

通过解读北京科技服务业的现状,可以看到目前我国很多地区科技服务业的发展问题与北京如出一辙,地区科创服务资源处于“小、散、乱”的状态,缺乏统一的支撑和管理,没有形成合力,难以在专业服务领域进行深度服务。在科创服务行业发展中,普遍面临着四大矛盾,即专业化分工与集成化服务需求的矛盾,本地资源与跨区域发展的矛盾,人力成本与专业化服务的矛盾,行政化体制和市场化需求之间的矛盾,科技服务业专业服务机构支撑不足。中国的科创发展亟须突破这几大矛盾,也需要形成世界先进的科技服务业。

因此,笔者提出以下建议:

一、全国范围内要运用好类似“中关村”这样的第三方平台资源,高度重视打造科创服务产业生态

科技服务业未来发展空间巨大,可以充分发挥这种第三方平台的重要载体作用,对内整合“科技服务基础设施及产业服务平台”,对外赋能合作伙伴。通过“开放合作、广泛链接”整合科技服务资源,形成生态圈层,形成平台化、共享型、生态型、全周期、一站式、管家式的科技服务新模式,为我国建设世界一流的科技服务业提供重要支撑。

同时,打造各地区科技服务产业新动能,要特别重视支持第三方平台服务商成为创新要素之间的全向导通“连接器”;要以产业需求为导向,统筹地区内外服务资源,彻底改变传统的科技服务产业模式,成为科技服务产业迈向高质量发展的“转换器”;要形成科技服务联盟新态势,增强全域服务能力,成为科技服务产业增长的“放大器”。

二、重视“政府+市场”,用多种力量和方式整合创新资源

建设整合创新资源的市场化平台,既需要政府高度重视,在政策支持和协同配合上为平台创造生存和发展条件,与相关委办局和各级政府形成良好的合作沟通机制,为人才引进、专家服务、配套资源等方面提供政策优惠和直接支持,又需要运用市场手段,通过混合所有制等合作方式培养支持更多科创服务类企业,通过放大政府资源,实现企业价值,完成政府使命。

要構建政府机关、科研院所、科创企业、应用市场、金融机构、第三方服务商等要素之间全向导通。同时,以市场为服务载体,为需求方与供给方提供精准对接与数据匹配服务,形成信息共享、科技创新、成果转化的“加速器”;要驱动政策、数据、资源、资金的流通整合,以符合国家利益发展要求为框架、以顺应市场需求为导向,催生科技服务产业模式的革新,成为科技服务产业整合的“融通器”;要深化服务理念,驱动业务交叉赋能和业务协同,打造全新的地区科技服务业务新定位,助推地区产业优势互补、强强联合,构建科技服务产业的“助推器”。

三、突破“科技金融”难题,建设多元化科技金融服务体系

科创类企业普遍具有投入大、成功率低、回报周期长的特点,需要多种渠道提供融资支持,需要更多资本长期输血。因此,发展科创服务业可以先从金融领域入手,为企业提供最急需的金融服务,可以通过整合放大国有资本,探索投贷联动、无实物抵押微贷、纯知识产权质押等科技金融特色产品,面向科技创新,构建涵盖股权基金、科技担保、科技租赁、科技信贷、创业金融,覆盖科技企业成长全过程和产业发展全链条的科技金融生态体系。

要加强地区性金融支持统筹,允许民间资本进入科技服务领域,形成中央财政指方向+地方财政抓落实+民间资本搞市场的多重金融保障,成为区域科技服务业稳步前进的“稳定器”;要以促进科技创新为重要指导目标,引导现有金融机构针对科技服务企业“量体裁衣”,多角度、多维度为科技服务企业提供资金支持,成为科技服务产业的“稳压器”。

总体来说,虽然我国科技服务产业还处于艰难爬坡阶段,但整体发展的基本面向好。随着“供给侧改革”的不断深化,经济结构的“双循环”推进,我国的科技服务业将迎来历史性的机遇。在不远的将来,完善的科技服务业将成为助推中国创新的新动力,中国创新也将需要更多世界级的科技服务业新业态。

(作者:振兴国际智库理事长,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市工商联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