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赋能农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机制研究

2020-10-09 11:07:39 科技智囊 2020年9期

唐红涛 李胜楠

摘  要:数字经济作为助推经济发展的新动能,为农村、农业、农民发展注入巨大活力。文章从推动农村资源配置、农业技术创新、农民收入倍增三个视角,分析数字经济赋能农村质量变革、农业效率变革和农民动力变革的机制机理,并揭示出我国数字经济赋能农村高质量发展的三重困境:农村数字基础设施尚未覆盖、农业数据协同系统尚未建立、农民数字人才体系尚未健全;进一步指出数字经济推进农村高质量发展的路径,需以信息建设为主补齐数字农村支撑环境短板,以农业要素、设施、管理为依托形成数字农业集群联动发展,以多方主体参与打造数字农民人才培养体系,实现数字经济赋能农村经济高质量发展。

关键词:数字经济;经济高质量发展;农村;农业;农民

中图分类号:F724.6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881/j.cnki.1006-3676.2020.09.02

Abstract:As a new driving force for economic development,the digital economy provides great vitality for the development of rural areas,agriculture,and farmers. From the perspectives of promoting rural resource allocation,agricultural technology innovation,and farmersincome doubling,this paper analyzes the mechanism of digital economy empowering rural quality changes,agricultural efficiency changes and farmersmotivation changes,and reveals that Chinas digital economy empowers rural high-quality development,the three-fold dilemma:the rural digital infrastructure has not yet been covered,the agricultural data coordination system has not been established,and the farmers digital talent system has not yet been completed,it is further pointed out that the path of digital economy to promote the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of rural areas requires information construction to supplement the shortcomings of the digital rural support environment,relying on agricultural elements, facilities,and management to form the linkage development of digital agricultural clusters,and multi-party participation to create digital farmers Talent training system to realize the digital economy to empower rural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Key words:Digital economy;High economic quality;Rural areas;Agriculture;Farmers

随着互联网、大数据技术的普及,数字经济快速发展。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显示,2019年,我国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达到35.8万亿元,对GDP的增长贡献率达36.2%,表明数字经济正持续推动经济增长,并加快融入我国经济社会各个领域。农村是经济高质量增长的关键领域,数字建设逐步向农村下沉。据商务部数据显示,农村网民数量已突破2.5亿,农村网络零售额由2014年的1800亿增长到2019年的1.7万亿元,规模总体扩大8.4倍。此外,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于2019年印发《数字乡村发展战略纲要》,明确提出大力发展农村数字经济,持续推进农业数字化转型,重点提升农村经济高质量发展。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实现之年,面对国内外错综复杂环境,我国依托数字经济新优势,重塑农村要素供给体系、提升农业经济增长效率、增强农民收入倍增效应,对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一、數字经济与“三农”发展

从Shannon[1]的“信息论”和Tapscott等[2]的“维基经济学”视角可知,数字经济是以信息化知识为要素,具有可再生性、普惠性、非排他性等优点[3],并且数字经济在与农村、农业、农民融合过程中展现出高渗透性、外部经济性和边际效益递增性等特点[4],能够实现自我更新迭代,进而以更经济高效方式共享数据资源创造的价值[5]。农村数字经济不仅在理论研究中取得良好成效,也在部分地区落地实践,为助推农村经济高质量发展,解决“三农”领域现实问题提供有效的实例。

(一)数字农村

数字农村是实现数字经济的关键一步,是实现农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保障。据工信部数据统计,2019年我国村级光纤和4G网络通达率均已超98%,贫困村的固网宽带覆盖率达99%,实现了全球领先的农村网络覆盖,为数字进村入户工程的整体推进奠定新基建基础。截至2019年11月,我国数字进村入户工程共建成34.6万个益农数字站,累计培训73.7万村级信息员,为农民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提供7709万次公益服务与2.6亿次便民服务[6],数字化已覆盖全国一半行政村。此外,数字农村的意义不仅在于新基建下沉,也在于建立了创新的农村流通模式与较为完善的农村治理体系。一方面,不仅形成以广西糖网交易中心、重庆荣昌猪交易所等为代表的新型流通模式,而且构建以信息服务、应急保障等为核心的国家农村产业示范园与数字农村服务中心[7-8];另一方面,数字农村切实强化治理体系,例如,浙江德清县依托数据共享,在167个行政村建立数字农村治理平台,覆盖民政、交通、文化、医疗等多个层面,为农村提供数字化的高效治理方案,推进农村经济高质量发展进程。

(二)数字农业

数字农业是数字经济的一部分,也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实现农村现代化的重要基础。2018年,我国农业数字经济占农业增加值的7.3%,预计到2020年,中国数字农业潜在市场规模有望增至2000亿元,表示数字经济在我国农业发展领域的应用前景广阔[9]。而数字农业是指将大数据、云计算等现代信息技术与现代农业技术融合的农村经济体系。自从2013年以来,中国以北京、江苏、黑龙江、内蒙古和新疆兵团5个地区为试点,建立国家物联网应用示范工程项目[10],以天津、上海、安徽、吉林和江苏5个地区为农业部农业物联网区域试验工程[11],推出426项数字农业新产品。一方面,数字技术将农村传统农业的各环节进行数字化改造。例如,四川成都市建立“农贷通”数字农产品信息共享平台,实现简便快捷的操作流程;河南光山县将农业生产数据通过云计算等技术,对农业管理体系进行赋能,带动周边420余户开展综合种养,优化农业生产经营;黑龙江北大荒农垦区域用卫星定位的地理数据,运行综合服务系统,进行无人机植保作业,提升农业生产效率。另一方面,数字技术在向现代农业融合过程中,自身也形成了数字产业化运营。以江苏武进区为例,其利用数字产业模式,将大数据订单识别与标准化流程应用于翠冠梨种植,让数字供应链聚合农业,提升农村流通和销售效率,进而促进了现代农业的高质量发展,助力经济增长。

(三)数字农民

数字经济不仅促进产业规模化和模式专业化,还可以更好地解决用户需求[12],吸引农村劳动力回流,促进农村人力资本积累[13]。据《中国淘宝村研究报告(2009—2019)》数据,中国淘宝村数量已达到4310个,覆盖2.5亿人口,带动就业的数字农民数量超过683万人。随着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为农产品提供了巨大的市场需求,并通过丰厚的商业利润吸引了包括大学生在内的大量互联网人才回乡创业[14],数字农民开始涌现。与传统农民不同,数字农民是具有新思想、新理念、新知识和新技能的农业经营者,他们善于利用大数据信息技术对接农产品供求渠道,成为农村经济发展的核心力量。据农业农村部统计[15],2018年返乡创业人员达780万,创办乡村民营企业630多万个,各地政府积极推进数字经济,运用现代信息技术聚集各类农民教育资源,上线运行“全国农业科教云平台”,该平台积累注册用户数达425万人,其中农业专家和农技人员35万人,农民用户390万人。数字农民的出现,不仅能有效地降低数字经济与传统农业融合的交易成本,缓解农村内部的经济不平等问题,还能实现以较少的资源带动更多农民生产、制造,促进农村经济高质量发展。

二、数字经济赋能农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机制

数字经济作为全球科技与产业革新的核心力量,与经济高质量发展理念的内在要求高度契合,成为重塑农村经济结构、提升农业生产效率、赋能农民动力变革的主导因素。我国正处于新旧动能转换的新阶段,农村作为培育和大力发展数字经济的重要端口,实现数字经济赋能农村质量变革、农业效率变革和农民动力变革,有助于推动农村资源配置、农业技术创新、农民收入倍增。

(一)数字经济的资源配置效应,赋能农村质量变革

数字经济的资源配置效应主要表现在减少供求信息不对称、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提升风险控制能力,从而增强数字农村质量。首先,数字经济减少供求信息不对称。数字经济赋能农村体系,可以有效整合碎片化的信息与知识等生产要素,促进生产者与消费者,即生产供求双方直接交易;数字经济加速要素资源向优质企业和特色农产品集中,减少双向维度造成的供求信息不对称,有效降低信息的收集和交易成本,并通过去中心化和多元化的服务方式进一步融通信息链,增强农村供应体系的供求配比。其次,数字经济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对农村资源配置而言,数字经济能突破时空限制,优化农村资源的运行方式,降低农村市场的準入门槛,扩展农村资源利用范围,沿生产可能性边界移动,提升农村生产活动的运行效率,增加全要素生产率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最后,数字经济改变乡村治理体系。数字经济依靠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广泛应用于农村,对制约农村效率提升的各种体系障碍作出变革和调整,改变传统农村的公共服务方式和乡村治理模式,形成准确、快速、及时的乡村治理体系。

(二)数字经济的创新效应,赋能农业效率变革

数字经济挣脱了原有农业发展的瓶颈约束,以更少的投入在农业生产技术与产业链协同发展的变革性上创新突破。首先,结合新农业生产技术视角。由于创新能产生新的产品、方法、市场、供应、组织,因此创新被作为经济发展最根本的作用力。数字农业作为一种新型生产方式,实现个性化、智能化的生产制作,形成数字化的交易方式,改变传统农业的业务服务流程,激发农业发展的内在动力,有助于优化农业生产规模、结构和效率[16]。此外,数字经济促进农业产业结构升级,基于对大数据的分享与互换,农村创新的生产体系日益普遍,农业资源也流向进行农业生产的每家每户,推动农业规模化,提升农业生产效率,推动农村经济高质量发展。其次,从改造农产链协同发展层面出发。农业供应链与数字经济耦合产生新的流通方式与产业组织模式,有利于创新农村经济范式。数字经济环境下,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实现对农村产业链的各个部分实行可视化、数字化、信息化管理,建立农产品溯源追踪体系与农产品数字化流通体系,形成生产、加工、经营、运输一体化的产业链,实现产业协同发展。数字经济可以加强农村网络设施、物流与金融体系建设,推动农产链协同,优化农村地区的行业格局,增加产业动力,实现产销衔接、劳动力对接,促进农业发展方式多样性,提升农业效率。

(三)数字经济的倍增效应,赋能农民动力变革

通过数字技术建立的高速运转的虚拟空间,农村经济数据的处理、传输速度显著提升,农民通过农产品上行与工业品下行,缩减了交易成本、增加了家庭收入,有助于挖掘农村经济潜力,增强农民的内生动力。首先,数字经济可以发挥农民主体优势。数字经济破除了传统的“积累”路径。高效发挥农民的主观能动性,促进农民通过数字化共享网络知识,提升农民的个人创造力和信息接收能力,降低对外部支持的依赖度,形成长期的社会竞争优势,进而促进科学、技术、研发等方面的农村高质量发展。其次,数字经济可以提升上下行流通效率。数字经济建立农户数据共享机制,让农民增加农产品上行空间,打通不同的销售渠道,丰富农民收入来源,缩小城乡差距,进而提升农村发展的内核动力。数字经济促进农民形成统一的、正确的信息技术认知,满足农民多样化需求,丰富农村要素报酬、优化农业供给侧软环境,扩大工业品下行的流通效率,提升农民的消费水平,逐步为农村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新动力。

三、数字经济赋能农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现实障碍

农业农村经济与数字经济融合发展,已形成了一系列丰富的实践模式,也逐渐成为农业现代化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引擎,但就中国的现实发展状态来看,仍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现实障碍。

(一)农村数字基础设施尚未覆盖

农村高质量发展是一个系统化的过程,农村数字经济发展壮大主要源于数据的获取、流通和利用,因而需要较为完善的基础设施,包括为农村增添部分信息技术与搭建无线网络等专用型数字化基础设施。据艾瑞咨询2019年数据显示,农村地区互联网的普及率仅为46.2%,我国仍有约35%地区暂无乡镇银行业及金融机构,在数字经济领域仍存在巨大的上升空间。此外,据2020年《中国农村电商物流发展报告》显示,虽然农村地区的数字信息基础设施在逐步建立完善,但仍有10个省份尚未实现乡镇快递网点全覆盖,农村地区的物流体系、支付清算结算体系和监管体系在现阶段的建设略显滞后,造成农村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不牢固、依托数据协调发展不易实现,制约了农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进程。

(二)农业数据协同系统尚未建立

开发新的数据要素融入传统农业转型,有利于助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17]。2015年,国务院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通知》,强调要发展农业农村大数据,到2025年全面建成农业数据调查分析系统。而企业所利用的大数据具有局限性,并未在各地政府实施中实现协同发展,相关信息数据未形成有效的网络互通,未能建立统一的整合集,造成多次进行无意义的重复性工作。此外,农村地区在基础设施建设上滞后,往往存在碎片化、可利用性不足的数据,造成数据采集与整理工作困难,尤其是农业各生产、流通环节,每个端口的体系建设尚未统一,呈现生产与流通分离、线上线下对称传输困难,由此带来的农业数据困境有待进一步破解。

(三)农民数字人才体系尚未健全

培养数字素养人才、建立农民人才体系是促进数字经济赋能农村高质量发展的核心与基础。目前,在我国农村地区,农民虽然占有土地和劳动力两种生产要素,但由于缺少相应的原始资本积累、数据信息等其他生产要素,数字素养的人才培育模式尚未健全,企业、政府、社会多维度的人才培育也体系有待完善,使得农民的基础能力长期落后于城市[18]。截至2019年底,全国70%的行政村虽然已建成了38万个益农信息社,累计培训村级信息员62.5万人次,但这仅占农村人口的0.08%。同时,与数字经济相关的人才往乡村回流的概率较低,人才更多集中于大中型城市,造成农村农民高素质人才不足。此外,农村数字经济素质的人才缺乏专业技能与业务培训,人才养成体系不健全,农民的创新管理程度不高,影响农村经济高质量发展进程与数字经济下沉。

四、数字经济赋能农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思考与建议

为发挥数字经济优势,解决农村发展困境,从农村、农业、农民角度可以提出数字经济赋能农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主要思考与建议。

(一)补齐数字农村支撑环境短板

数字经济需要一定的支撑环境才能发挥更大作用。第一,优化网络设施,组建协作服务环境。以“村村通”工程、“三网融合”等项目建设为契机,提高信息技术工程在我国农村区域及偏远地区的覆盖程度,促进网络体系以及移动手机终端等的发展,能够为农户破除地理障碍,获取高效数字经济服务。第二,保障市场环境,探索多元合作机制。充分依靠大数据区块链手段,破解当前信息技术服务农村发展的障碍,创新不同市场的合作模式,鼓励企業实现多元化优势互补,形成多方合作机制。第三,健全农村平台,打造网络信息建设。专人专项维护并更新信息平台,切实保障数字信息的时效性与准确性,扩展网络在农村的覆盖面,将分散的信息定期、定时更新完善。

(二)形成数字农业集群联动发展

产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是解决农村高质量发展的核心。解决现阶段的发展障碍,数字农业建设需要从农业要素配置、农业设施与农业管理三方面,促进农村高质量发展。第一,农业要素配置数字化。农业生产要素种类繁多,应根据不同要素特点分类管理,建立相应数据库,实现信息共享,将有关劳动力、农药化肥等生产要素的利用状况摸清,及时匹配各类要素,加快数字农业数据库建设。第二,农业设施数字化。建立农业资源数据库,定期对农业作物的产量、长势进行动态监测,以支撑国家粮食安全战略[19]。在此基础上,通过空间分布描绘将各类生产要素合理配置,根据数据调整农业结构,建立农业数字化制度。第三,农业管理的数字化。在管理平台落实农业分析环节和应用环节,政府鼓励企业利用遥感空间信息系统等技术对农业生产和流通的各项环节进行评判、决策,并制订行动方案,落实农业集群联动发展,实现农业全程数字化管理。

(三)打造数字农民人才培养体系

为保障农村数字经济服务能够有效进行,还需加快培育一批数字农民,鼓励更多主体参与进来,形成数字农民的人才培养体系。第一,加大对农村地区的数字教育投入,依托国家对职业教育的重视和规划,加快农民职业教育、远程教育发展,同时树立典型,选拔优秀农民进行专项培训,培养造就一批善用互联网的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和产业化联合体。第二,加强对数字农民的培育力度。数字农民不仅包括会使用信息技术的传统意义上的农民,还涵盖能够协同处理信息技术、具有数字化素养的跨界人才。在依靠大数据、云计算推进农业现代化的过程中,应培养该领域急需的应用实践型人才,并建立一系列培养考核机制,培育一批数字农民。第三,积极培育基层工作的数字农民,并出台相应激励政策,鼓励能力强、水平高的人下乡驻村引导。加强“产学研”合作方式,通过人才培育体系的建设与完善,创造出更大的融合价值,从而完善农村发展体系,为推动农业发展高级化、农村经济多元化注入强劲动能。

参考文献:

[1] Shannon C E. A mathematical theory of communication[J]. Bell System Technical Journal,1948(03):379-423.

[2] Tapscott D,Williams A. Wikinomics:How Mass Collaboration Changes Everything[M]. Portfolio Hardcover,2006.

[3] Rumana Bukht,Heeks R. Defining,Conceptualising and Measuring the Digital Economy[J].International Organisations Research Journal,2018(02):143-172.

[4] 肖旭,戚聿东.产业数字化转型的价值维度与理论逻辑[J].改革,2019(08):61-70.

[5] Gandomi A,Haider M. Beyond the hype:Big data concepts,methods,and analytic[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ormation Management,2015(02):137-144.

[6] 农业农村部发展规划司.发展智慧农业 建设数字乡村[EB/OL].(2020-04-30)[2020-09-10].http://www.jhs.moa.gov.cn/zlyj/202004/t20200430_6342836.htm.

[7] 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印发首批国家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创建名单的通知[EB/OL].(2018-01-09)[2020-09-16].http://www.gov.cn/xinwen/2018-01/09/content_5254703.htm.

[8] 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印发第二批国家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名单的通知[EB/OL].(2020-09-02)[2020-09-16].http://www.gov.cn/zhengce/zhengceku/2020-09/15/content_5543574.htm.

[9] 刘海启.加快数字农业建设 为农业农村现代化增添新动能[J].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2017(12):1-6.

[10] 农业部办公厅.关于组织实施好国家物联网应用示范工程农业项目的通知[EB/OL].(2012-01-09)[2020-09-16].http://www.scs.moa.gov.cn/zcjd/201904/t20190418_6183324.htm.

[11] 农业部办公厅,关于印发《农业物联网区域试验工程工作方案》的通知[EB/OL].(2013-05-20)[2020-09-16].http://www.moa.gov.cn/nybgb/2013/dwuq/201805/t20180508_6141570.htm.

[12] Arthur W B. The nature of technology: What it is and how it evolves[M]. New York:Simon and Schuster,2009.

[13] 马晓河,胡拥军.“互联网+”推动农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总体框架与政策设计[J].宏观经济研究,2020(07):5-16.

[14] 高彦彦.互联网信息技术如何促进农村社会经济发展?[J].现代经济探讨,2018(04):94-100.

[15] 农业农村部.去年返乡下乡人员达780万同比增加40万[EB/OL].(2019-07-10)[2020-09-16].http://www.bjnews.com.cn/feature/2019/07/10/601641.html.

[16] 温涛,陈一明.数字经济与农业农村经济融合发展:实践模式、现实障碍与突破路径[J].农业经济问题,2020(07):118-129.

[17] Schultz T W. Transforming traditional agriculture:Reply[J]. Journal of Farm Economics,1966(04):1015-1018.

[18] 张晓山,韩俊,魏后凱,等.改革开放40年与农业农村经济发展[J].经济学动态,2018(12):4-16.

[19] 刘海启.以精准农业驱动农业现代化加速现代农业数字化转型[J].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2019(01):1-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