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无人物流末端配送的发展前景和探索

2020-10-09 11:07:39 科技智囊 2020年9期

沈映春 王逸琪

摘  要: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无人物流作为智慧物流发展的一种形式,以“无人化”的智能科技实现物流行业的作业任务。依托先进技术支持、物流行业创新与后疫情时代的特殊应用场景,无人物流末端配送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在克服无人物流末端配送的挑战(如机器能力、法规政策、运营成本和后疫情时代特殊要求等)后,无人物流末端配送在智慧校园、人机协同、自营配送业务等方面有望取得更多进步。

关键词:无人物流;后疫情时代;人机协同;智慧城市

中图分类号:F252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881/j.cnki.1006-3676.2020.09.06

Abstract:After the outbreak of 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unmanned logistics,as a form of the development of smart logistics,used intelligent technology to achieve the tasks of the logistics industry. Relying on advanced technical support,logistics industry innovation and special application scenarios in the post-epidemic era,terminal distribution of unmanned logistics has a bright future. After overcoming the challenges in terminal distribution of unmanned logistics(such as machine capabilities,regulations and policies,operating costs,and special requirements in the post-epidemic era,etc.),terminal distribution of unmanned logistics is expected to be improved in smart campuses,human-machine collaboration,and self-operated distribution businesses to progress more.

Key words:Unmanned logistics;Post-epidemic era;Human-machine collaboration;Smart city

一、引言

随着互联网科技的发展,物流行业迎来了向智慧物流发展的新趋势。智慧物流依托智能化、物联网和大数据等高科技的技术手段,实现物流各环节的精细化与可视化管理,顺应当前科技的创新发展要求。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无人物流作为智慧物流发展的一种形式,以“无人化”的智能科技实现物流行业的作业任务。当前电商行业飞速发展,而疫情期间,市场对物流行业的需求也有了大幅度的增长。研究后疫情时代无人物流末端配送,有助于降低因人际接触增加而导致疫情扩大的风险,缓解因人口红利逐渐降低而形成的物流行业成本上升的难题,提升物流行业的运作效率。

二、后疫情时代无人物流末端配送的发展机遇

新冠肺炎疫情时期,为避免因人工接触产生的疫情扩散风险,物流行业可通过“无人化”的智能操作方式(即“无人化配送”的方式)使货物与客户对接,完成物流末端的配送任务。在后疫情时代,物流末端的无人化配送主要具有以下发展机遇:

(一)5G与物联网的技术基础

随着科技的进步,5G时代正在来临,5G所带来的高数据速率为无人驾驶等智能化机械的创新与拓展,提供了进一步的技术支持,有助于提升无人化配送在运行过程中处理物流信息的效率。

物联网是基于互联网与传统电信网等结合的信息承載体,能使普通物理对象形成互联互通的网络[1]。因此,物联网的进一步发展为物流无人化配送提供了更坚实的技术基础。无人化配送有望借助物联网中创新升级的全球定位系统等信息传感设备的升级,更顺畅地完成与客户接触的物流末端配送工作。同时,物联网丰富了无人化配送的商业模式和运营流程。无人化配送依托智能定位与物联网时代的“万物互联”,在配送的过程中可以根据不同功能的设备,随时记录并存储相应的道路信息,依靠专业传感器等领域的设备获得第一手资料。例如,无人化配送途中,其使用的机器可根据全球定位系统,为当地交通系统的随时更新工作提供更多支持,记录的视频也可为当地动植物园或生态环保组织的信息监测提供帮助。因此,无人化配送不仅在物流行业实现了无接触的升级智能配送,而且有利于带动社会其他领域的创新发展,提升了物流资源的使用效率。

(二)物流行业的创新转型升级

当前,物流行业各配送商覆盖的区域存在较多重合,在一定程度上产生了配送资源的浪费。从物流配送端角度观察物流行业成本,配送成本占物流总成本的一半[2]。随着人口红利的降低,物流行业创新升级的趋势之一便是依靠智能化的技术进行各项物流作业。尤其在配送需求量的高峰期,部分物流企业面临人工短缺的问题更加严重,劳务成本上升也成为物流行业创新升级面临的一大挑战。

无人机助力物流行业的创新转型升级。2018年,京东X事业部与京东大数据研究院联合发布《世界物流无人机产业发展年度报告(2017—2018)》。报告指出当前物流无人机的发展情况为美国领先发展、欧洲国家奋起直追、中国也几乎同步领跑的业界格局。在我国物流快递行业抢先利用无人机技术优势,占据当前巨大发展潜力的市场空间。因此,研究无人物流的末端配送环节,有利于开创物流行业资源的互利共享,节约物流行业的运营成本,顺应并助力物流行业的创新转型升级。

(三)后疫情时代降低接触的需求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暴发。由于新型冠状病毒可附着在空气中传播,因此在疫情期间,人们为降低感染疫情风险,尽量回避与他人产生直接的身体接触。物流行业作为连接货物与客户的环节,也在顺应疫情期间降低接触的需求。无人化配送方式可根据自身机器的智能化,做到与客户的无接触配送。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已有部分企业根据疫情需要而进一步进行无人化配送的尝试,改变了以往面对面的物流末端配送场景。例如,根据美团外卖在2月12日发布的《无接触配送报告》显示,采用“无接触配送”的订单占到了整体订单量的80%以上,且每一单外卖都使用“无接触配送”服务的用户占到了总用户数的66%。这充分展现了疫情期间社会对于物流无人化配送方式的认可,以及无人化配送方式隐藏的巨大市场潜力。当前我国新冠肺炎疫情逐渐得到控制,进入后疫情时代,无人化配送也可进一步优化疫情严重时期配送人员的配送细节,如展现配送各环节的健康情况与安全防护信息,从而使得无人化配送更加智能化与可视化。

(四)物流行业的国内政策助力

早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我国已颁布支持物流行业高质量创新发展的相关重要政策文件。2019年2月,政府颁布了《“互联网+”高效物流实施意见》《关于推动物流高质量发展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意见》等一系列重要文件。在《关于推动物流高质量发展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意见》中明确指出,“在具备条件的地区探索发展无人机配送等创新模式”。

2020年2月10日,财政部、税务总局发布《关于支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有关税收政策的公告》中说,“对纳税人运输疫情防控重点保障物资取得的收入,免征增值税”“对纳税人提供公共交通运输服务、生活服务,以及为居民提供必需生活物资快递收派服务取得的收入,免征增值税”。后疫情时代,经济逐渐复苏,物流业先行实践,以减税降费的政策助力快递企业稳健经营。企业节约的成本有助于增加对无人化配送的投入,进一步满足后疫情时代无人化配送的需求,增加物流企业的市场竞争力和占有率,提升顾客的满意度。

(五)后疫情时代应用场景的拓展

疫情期间,无人化配送不仅在普通货物的运输方面有所发展,在配送医疗物资等特殊物资时也进行了更多尝试与拓展。以京东在疫情期间的无人化配送为例,京东采用自主研发的配送机器人运送疫情期间的医疗物资[3]。在武汉地区,京东的无人化配送设备从京东物流仁和站出发,顺利依靠智能化装置穿越街道路口,将医疗物资运送到了武汉市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即武汉第九医院)。这充分展现了无人化配送在疫情期间的效率与未来的应用潜力,预示着无人化配送有更广阔的发展与改进空间。

后疫情时代风险逐渐降低,但社会对疫情的防范意识并没有消失。为防止疫情再次暴发,专业机构可通过集中隔离的方式将疫情风险控制在较小范围内。在这种情况下,无人化配送可以投入到更多医院或被隔离的小区中,为抗击疫情的过程保驾护航。

三、后疫情时代无人物流末端配送的挑战

随着智慧物流的不断发展与后疫情时代的到来,无人化配送展现的潜力愈发明显。但由于目前存在一些局限,无人化配送还面临以下几方面的挑战。

(一)机器智能化的学习能力有待加强

无人化配送的自动化机器在复杂环境中独立运行,这意味着自动化机器需要具备较强的规避障碍与自动适应的能力。例如,在远距离路途的场景中,无人化配送的机器应通过智能化的算法自动避让行人和行驶中的车辆。智能化机器有望具备自我建立一套系统规则的能力,在机器虚拟世界的学习环境中,自我研习先前配送进程中的数据,分析构建不同的技术算法,以完成既定路线的运行。目前,无人化配送技术的成熟仍需要一定的时间。

(二)相关政策法规有待明确

作为仍在探索发展的新型配送方式,无人化配送本身和相应的配送智能化机器都需要更多政策法规的推动,从而形成行业规范和标准。以无人配送车的相关政策法规为例,针对无人配送车的政策法规较多从技术方面规范无人配送车的运行,相对缺少从应用角度明确无人配送车的运行細节,如无人配送车是否应定期进行车检等规范化流程的监测、无人配送车是否应在人行道中行驶等。以无人化物流配送形式之一的无人机为例,尽管在近几年我国政策正在逐渐放开对于低空飞行无人机的地域限制,但关于无人机配送的具体细节仍有待进一步规范和明确。

(三)后疫情时代配送线路复杂多变

在疫情时期,无人化配送的智能机器依托先前已设计好的程序,将货物从出发地转移至物资所需要的地方,线路相对定向且单一。在后疫情时代,为探求和实践无人化配送更多领域的应用场景,无人化配送的智能机器将面临更多复杂且多变的线路。例如,当无人配送车行驶至城市中“礼让行人”的道路时,如何赋予无人配送车技术外的智能化思维是需要解决的问题。我国人口基数较大,人力成本暂未成为限制无人化物流终端配送的巨大挑战[4]。目前的无人化配送场景中,仍以人机协作为主要配送方式。为应对多变环境,在未来将人机协作的方式逐渐过渡至机器全自动化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下一阶段无人化物流终端配送的进步空间。且在后疫情时代,为防止交叉感染,在一些封闭场景如写字楼、商场等,无人化配送的智能机器也面临着定期自洁和消毒的要求。以何种频率和空间进行自洁和消毒,也是后疫情时代的无人化配送方式应考量的问题。

(四)后疫情时代配送速度受到限制

受到防护疫情危险的影响,在疫情期间,无人化配送的智能机器更多应用于交通不便或是疫情传染源密集的危险区域,特殊的送达要求是无人化配送方式关注的重点。当疫情逐渐得到控制后,无人物流的末端配送则有望更注重物流等配送方面的专业度。以无人配送车为例,2019年中关村智通智能交通产业联盟修订的《服务型电动自动行驶轮式车技术要求》中指出,在速度方面,服务型电动自动行驶轮式车最高行驶车速应不大于15千米/时[4]。如上要求中的速度对无人配送车的应用场景拓展产生了一定的限制。

(五)运营和维护成本待降低

由于目前无人化配送仍在探索和发展阶段,智能化机器的相关零配件并未形成规模化的供应体系。无人化配送智能机器在运行过程中出现问题、意外产生零件故障、日常的硬件磨损与老化等,造成智能化機器的维护成本较高。维护的成本将纳入无人物流末端配送的总成本内,因此,短期内无人化物流在后期的大规模推广上存在一定难度。由于无人化配送智能机器的无人化特点,若在行驶或飞行过程中遭遇人为的恶意破坏,在短期内通过技术降低相应的维护成本也是一项巨大挑战。无人化配送方式的拓展和进步有赖于高水平的科技人才,人力成本较高,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无人化物流降低成本的目标。

四、后疫情时代无人物流末端配送的发展探索

无人化配送在疫情期间实现了物流配送适应特殊环境的性能,展现了未来巨大的发展和推广潜力。在后疫情时代,对疫情风险的防范并不能降低。通过分析疫情期间的实践,后疫情时代无人物流末端配送发展需要在以下几方面进行探索。

(一)智慧校园与社区的应用场景推广

疫情期间,我国部分高风险地区的社区实施封闭管理,进入社区的人员一律测温并进行登记。随着疫情风险的降低,部分具备开学条件的高等院校逐渐开学,而在开学后的一段时间内,部分高校对校园实施封闭式管理。在社区与高等院校封闭管理的时期,快递和外卖多被要求采用无接触式配送的方式。为保持疫情防控常态化,智慧校园和智慧社区的发展受到更多关注,无人化配送方式也在这两种运行模式中展现了巨大潜力。

智慧校园与智慧社区具备较多无人化配送适用和发展的条件。智慧校园与社区内的道路多为宽阔平整的道路,为无人化智能机器的配送和运行减少了路面障碍。在智慧校园与社区内,车辆行驶具有一定速度限制,在满足客户需求的同时,处于应用和探索中的无人化智能机器有望以安全风险更低的方式配送货物。智慧校园与社区的物业管理完善,当无人化智能机器在配送过程中出现意外的问题时,相较于城市交通中大范围的应急救援,无人化智能机器可在智慧校园与社区内得到更及时的技术支持和反馈,有利于提升配送效率,并不断作为试点改进无人化配送的模式。

(二)短期内人机协同配送的探索实践

由于当前无人化配送的技术未完全成熟,且受到政策法规与应用场景的部分限制,无人化配送需依赖“人机协作”的模式[2]。无人化配送的智能机器有望节约重复机械劳动的人力资源,而短期内难以实现的模拟人类思维的智能技术还需交由人类完成。在发展探索期,从人机协同配送的角度,构建和完善无人化配送平台,有助于为后续实现完全独立状态下的无人化配送提供经验借鉴。

短期内的人机协同配送平台可重点关注物流配送的调度系统。调度系统提前进行程序设计,选派并指定人员和相应的无人化配送机器。特定路程内的无人化配送的智能机器运行,指定人员在规定地点与无人化配送的智能机器交接,并在交接阶段定期核验无人配送机器的相关状态,从而在实践中调整“人机协作”中人工劳务与机器工作的比例,增加无人物流末端配送的智能化和无人化的特点。当前我国新冠肺炎的疫情扩散程度正逐渐降低,在这个阶段以上述方式探索无人物流末端配送,有助于我国物流行业应对未来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为社会提供更多的生活保障和安全支撑。

(三)自配送业务场景公司的运营拓展

部分公司可应用公司内部的自配送业务,通过自我研发与应用实践相结合的方式,逐渐发展无人物流末端配送的模式,抢先占据更多市场份额。例如,作为自营式电商企业的京东,不断拓展无人化配送方面的实践创新。2016年,京东配送机器人开始进行路测,并在两年后开始了全场景的机器人常态化运营。借助自身电商平台对于物流配送业务的需求量,整合自身资源,降低与无人化智能生产厂商合作产生的成本,从而更及时有效地拓展无人物流末端配送的应用场景。

自配送业务场景公司的运营拓展,也有助于推动建立公司所在领域应用无人化配送的行业规范,以相对完整的运营模式助力无人物流的末端配送。

(四)无人化配送逐渐应对已有挑战

笔者在先前部分已经对后疫情时代无人物流末端配送发展的挑战作出相应分析,而在后疫情时代为进一步发展,无人物流末端配送应重点提高智能化的科技水平,跟进相关的法规政策,减少运营成本以获得更多收益。

五、结束语

后疫情时代,重视风险更低的物流配送方式是大势所趋,无人物流末端配送具有极强的市场发展潜力。我国科技的不断发展为无人物流末端配送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持,无人化配送方式的运营场景也有望得到拓展。

参考文献:

[1] 刘陈,景兴红,董钢.浅谈物联网的技术特点及其广泛应用[J].科学咨询(科技·管理),2011(09):86.

[2] 任芳,江宏.京东无人科技引领物流行业发展——访京东集团副总裁、X事业部总裁肖军[J].物流技术与应用,2019(02):94-97.

[3] 陆一夫.京东物流在武汉投入无人配送车 实现医院无接触配送[EB/OL].(2020-02-06)[2020-09-01].http://www.bjnews.com.cn/finance/2020/02/06/685617.html.

[4] 中关村智通智能交通产业联盟.中关村智通智能交通产业联盟关于修订《服务型电动自动行驶轮式车技术要求》团体标准的公告[EB/OL].(2019-01-02)[2020-09-22].http://www.ttbz.org.cn/Home/Show/6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