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奖

2020-10-12 02:41:28 读者 2020年20期

钱永刚

我的父亲母亲在生活中很幽默。

父亲(钱学森)晚年卧病在床,有一次,我母亲(蒋英)替他去外地领奖。临行前,母亲去和父亲告别。她笑着说:“老伴儿,我去领奖了,这两天不能陪你了,你好好待着。咱们先说好,我领奖回来,钱归我,奖给你。”父亲反应极快,回答说:“这个好,钱归你,奖(蒋)归我。”

父亲姓“钱”,母亲姓“蒋”,他这一句话里糅进了两个人的姓。

(夕梦若林摘自人民文学出版社《谢谢了,我的家》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