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家分红

2020-10-12 02:41:28 读者 2020年20期

〔英〕诺曼·莱布雷希特

1933年,为了纪念勃拉姆斯100周年诞辰,欣德米特和施纳贝尔、胡贝尔曼、皮亚蒂戈尔斯基一起,在柏林和汉堡组织系列音乐会,演奏勃拉姆斯的钢琴和弦乐作品,却无法就分红达成共识。

“我们交给经理决定吧。”胡贝尔曼说道。他心里想着自己肯定可以拿最多。

施纳贝尔拒绝了,争执渐渐升温。

最后,施纳贝尔提议:“我们把报酬分成35份。”

“为什么要分35份?”其他人问。

“很简单,我们要演奏3首三重奏、3首四重奏、3首小提琴奏鸣曲、两首中提琴奏鸣曲、两首大提琴奏鸣曲……总共有35个部分。作为钢琴家,我应该拿13/35,小提琴家拿9/35,大提琴家拿8/35,中提琴家拿5/35。”

即便是拿得最少的欣德米特,也對这种所罗门式的明智安排表示认可。

“还好,施纳贝尔没有精明到按音符计算的地步,”皮亚蒂戈尔斯基仔细想了想说,“不然我就拿得更少了。”

(林冬冬摘自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音乐逸事》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