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情感,不是规范

2020-10-12 02:41:28 读者 2020年20期

江岸

《红楼梦》里,贾宝玉看似过着“无事忙”的富贵闲人生活,但实际上,他身边的亲人对他并非没有要求和期待。

比如,父亲贾政希望宝玉能“慷慨挥洒谈吐”,通过读书明理,日后光宗耀祖。所以,贾政时时处处提点,在大观园里随意看到一处景致,都不忘提醒宝玉:“若能月夜坐此窗下读书,不枉虚生一世。”说毕,他看着宝玉,吓得宝玉忙垂下头。溺爱宝玉的贾母也曾说过:“若一味他只管没里没外,不与大人争光,凭他生的怎样好,也是该打死的。”王夫人对宝玉的期待是做“好好的爷们”,不要被坏丫鬟教坏了,要保全好他们“娘儿两个名声体面”,所以她郑重嘱托袭人:“保全了他,就是保全了我。”

为了实现他们的要求,贾政不让宝玉读“什么《诗经》古文”,要求“只是先把‘四书一气讲明背熟”,看到宝玉不务正业,就会动辄羞辱打骂。

粗暴、严厉、冷漠,居高临下,必须按照他们制定的规则和设计的道路成长,否则就会以爱之名打压,这似乎是许多人心目中“中国式父母”的典型形象。而这种教育方式以及情感表达,会给孩子带来不小的心理伤害。

一个母亲在某社交网站上向网友求助:“我的女儿因为我撕了她的笔记本绝食了,怎么办?”那个帖子下面,有很多网友感同身受,纷纷控诉父母曾经毁坏自己少年时代某个最爱的物品。那些轻易毁灭孩子爱好和梦想的傲慢父母,生生把亲子关系变成了紧张的对抗关系。

热播电视剧《小别离》《小欢喜》的原著作者鲁引弓,采访过许多家庭。他发现,这些焦虑的家长大部分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他们并不是不明白教育功利化的道理,但就如同“剧场效应”,前排的人已经站起来了,后排的人也不得不硬着头皮站着。

就像作家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里所描述的那样,人生也许满地都是人们需要的六便士,但也有人会在生命的某一刻,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无论是对大人还是对孩子来说,生命总还有另外一面,每个孩子都会有独特的个性和向往自由的心。再说,优秀其实很难定义。是考上剑桥、哈佛、北大、清华吗?是站在舞台中央,在万众瞩目中演讲或表演吗?是成为栋梁之材为国争光,还是在文壇或财经界呼风唤雨、指点江山?既然很难定义,就更难说父母和孩子的选择,哪个是对哪个是错。

创作过“印象”系列的著名导演王潮歌说,自己是另外一种母亲,只是旁观孩子的成长,而不去干预。“我会仔细观察孩子的喜好,看哪些爱好会被保留下来,也许那就是真的热爱,然后拼命支持和鼓励她。”

在家庭关系里,做所有的决定之前,别忘了一件事:爱。爱,就意味着不会忽视家人自由的天性和独一无二的个性。

说到底,爱是一种情感,不是一种规范。我们半生努力,不是为了改造谁或者变成谁,不是去设置各种藩篱和规范,让彼此受伤和失望。我们所有的努力,是为了给自己和家人创造体验世间一切美好的机会,以及充分的选择自由。

你和家人的关系,决定着你和世界的关系。想海阔天空,先从放手和鼓励开始。

(花 栖摘自《小康》2020年第21期,宋 晨图)